第1章 找女人

题记:

不做玫瑰,要做你心上野草,一点点湿意便肆意疯长,烧不尽吹又生。

——

A市。

夜幕渐渐拉开,酒吧里纸醉金迷,灯红酒绿,浓重的烟草味弥漫在包厢里。

谢添一头蓝紫渐变挑染的头发极其的扎眼,身穿着蓝色休闲西装,相貌堂堂,却满身劣质的香水味,他是谢家小公子,经常混迹于酒吧场所。

他端起酒杯,睨了眼身旁隔了一米远的男人,“你这次打算留在这多久?”

男人额前的碎发遮住了眉头,侧脸棱角分明,皮肤皙白色,他敛着眼皮,让人看不清眼底的神色。

这是近几年来横霸A市的肆爷。

名为容肆砚。

他生了一双极致好看的桃花眼,浑身散发着慵懒散淡的欲,指尖捏着的烟点燃着,思绪却在回忆着什么。

稍稍片刻,他把烟掐灭,扔进烟蒂里。

声音冷淡,透着低沉磁性:“不走了。”

“你还有什么事没办完?”

谢添惊讶地抬眸,这家伙不一直都是回来一两天就离开的么,现在怎么说不走了?

他冷着一张漂亮的脸,微皱着眉头,十分不耐:“留下继承家业。”

谢添奇怪地看着他,“之前怎么不见你说要继承家业了?”

容肆砚掀了下眸,薄凉地笑:“再不继承,可能就要成遗产了。”

谢添打趣着说:“真毒啊你。”

“老太太自个儿这么说的。”他兴致缺缺地把玩着手机,没一会就起了身:“还有事,走了。”

谢添翘着的腿伸了过去,挡住男人的去路,“哎,别急着走啊,你刚回来,还受着伤,会有什么事?”

容肆砚瞥了眼谢添的双腿,有些不耐烦地说:“找女人。”

谢添慢悠悠地端着酒杯,刚喝了一口,听到他这句话,“噗”地一下,一口酒直接喷了出来。

容肆砚冷眸幽幽扫向他,修长的双腿往后退,避开他吐出来的酒水。

他微蹙着眉心,很是嫌弃。

谢添赶紧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角,然后开口:“你这家伙,早干嘛去了,一回来就找女人,你以为沈家那小姑娘会要你?”

男人微微偏头,声音寒凉:“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找的女人是她。”

谢添:“?”

谁不知道他当年除了沈知婠,其他女人都是一个眼神也不搭理的吗?

谢添觉得容肆砚可能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我可不瞎说,我听说沈知婠又交了个男朋友,而且那男的还是我们熟悉的。”

谢添和容肆砚是发小,从出生起就认识的。

自从五年前,他们兄弟几个就知道,容肆砚因为他哥变成植物人,并且还丢了个小姑娘之后就一蹶不振,脾气也变得极为偏执、且暴躁。

但小姑娘死了三年,被人遗忘了三年后。

却在两年前突然回到A市。

所有人都很惊讶,又很惊喜。

谢添把这个消息带给容肆砚的时候,以为容肆砚会去找沈知婠。

却没想,容肆砚并没有去打扰人家小姑娘。而是冷漠地说:“她死没死,关我什么事。”

这两年,他们一直不见容肆砚的人影,谁也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

但现在回来了,谢添以为他不会去找人家姑娘。

没曾想,他一开口就说要去找女人!

找女人,也就等于找沈知婠。

容肆砚坐回原位,阴沉着一双漆黑的眸子,冷冰冰地说了个字:“谁?”

谢添见他这副模样,笑了一声。

就知道这家伙绝对会对这件事上心。

谢添很不委婉地直接开口:“燕少离。”

容肆砚眯了眯眼,眼神跟冰刀子似的看过去:“再说一遍。”

谢添笑道:“只是刚听说的,还没来得及确定。燕少离那家伙,我已经有一阵子没见着了,我约了他,他说晚点过来。”

他估计啊,燕少离要遭殃了。

俗话说,兄弟妻不可欺。

这家伙刚回来,听到沈知婠被兄弟撬走了,估计能把整个A市掀翻。

虽然吧,前两年容肆砚听说沈知婠回来没去搭理。

但谁不知道他那个性格,死要面子,想让人家小姑娘自己来跟他解释为什么会死了三年又回来了。

**

题外话:

在这里推荐一下新书《疯批小娇娇被偏执大佬惯坏了》!!

各位漂亮的小仙女,看到的话,希望宝们多多支持呀~~

读者群:633415458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