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拜师

“啊!”张一凡感到头痛欲裂,一声大叫之后终于清醒。

甩甩头,想要甩去方才的诡异噩梦。

“啊……”

可是不甩还好,这一甩,一股更加强烈的疼痛涌入脑海,就像是有一个电钻在脑袋里把脑浆打成了浆糊一样!

“嘶……”

张一凡从未感受过如此深入骨髓的剧痛,忍不住倒吸凉气,想要缓解疼痛。

可惜,随着凉气吸入体内的并不是疼痛的缓解,而是一段既熟悉又陌生的记忆。

“张小凡?草庙村?普智和尚?黑衣人?林惊羽?灭村惨案?”即便疼痛难忍,张一凡依旧忍不住心中波涛起伏。

“这不是《诛仙》剧情么?想当初火遍大江南北!”张一凡心中感慨,不过随即便无奈苦笑,“可惜因为我名字叫张一凡,小名叫‘小凡’!故而代入感非常强,刚开始的时候非常兴奋地看小说!”

“但是田灵儿被齐昊抢走的情节,与我当时和暗恋对象的情况实在是太相似了,让我实在难以面对,而且后边的张小凡也太悲催了,故而在魔教攻打青云山,张小凡叛出青云门之后便一气之下弃书了。虽然后来也零零碎碎接触过不少相关消息,但是因为个人原因,我都没怎么放在心上,甚至还有一些抵触!”

张一凡想到此处不由得苦笑,就连头脑中的剧痛也缓解了不少,心中不禁纳闷:“我怎么会忽然梦到张小凡的事情,还这么栩栩如生,细节逼真到了极致,就好像自己亲身经历一般!”

诡异的头痛来得快去得也快,张一凡终于松了口气环顾四周,

嗯?

怎么是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旁边还躺着一个眉目清秀,身着古装的十二三岁少年,眉头紧皱,面色痛苦,似乎也在做噩梦!

嗯?

怎么我也穿了一身麻布古装,小胳膊小腿?

“我勒个去!我不会是穿越成张小凡了吧!”张一凡不由自主惊叫一声!

身旁的林惊羽却被张一凡的惊叫声吵醒,双目通红地望过来,难以抑制地悲呼一声:“小凡!”

刚刚开口,林惊羽便又忍不住泪流满面,哽咽到失声!

张一凡前世乃是孤儿,接受许多好人的救济长大成人,为了回报社会他选择在一个养老院里工作。

可能是习惯使然,也可能是张小凡的灵魂作用,见到悲伤不能自已的林惊羽,张一凡本能地开口安慰道:“惊羽!别伤心,你还有我!”

“你们都醒来了?”一个青年道士不知道何时出现在厢房之中,一身蓝色道袍,颇有英气,轻声道,“正好师尊等几位长辈也想见见你们,问你们一些问题。你们如果身体吃得消就随我来吧!”

张一凡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英气青年道士,心中回忆道:“嘶……让我想想,这个好像是通天峰的常箭吧?好像还挺厉害……”

常箭看到张一凡“呆头呆脑”的神情,微微摇头。

林惊羽此时已经收敛心神,起身行礼,道:“是,有劳这位大哥带我们去吧!”

常箭见状心中暗自赞叹:“此子年纪轻轻处变不惊,心性卓然,不同凡响。”

张一凡的成年心性,也不和一个小孩子争什么表现,顺其自然地跟在他们身后一路感慨着经过了云海、虹桥。

来到了水潭之旁,灵尊水麒麟的突然出现,融合了两个人的灵魂而产生的强大灵魂让张一凡敏锐地意识到水麒麟的注意力是集中在自己身上!

怀中清冷的感觉传来,张一凡才豁然想起来,自己怀里还揣着一个魔道邪宝“噬血珠”!

张一凡的震惊在常箭眼中就是“惊慌失措”。

一路来到“玉清殿”中,已经接受了穿越现实的张一凡,不!以后就是张小凡了!

张小凡全神贯注地思考着自己今后该怎么办!该怎么改变自己悲惨的命运。

期间更是后悔万分,自己当初不应该因为个人喜好而弃书,使得自己现在对主线剧情根本没有一个完整的全局观!

故而在讲述草庙村惨案前因后果,以及王二叔出场时,张小凡都在努力回忆自己知晓的那些情节,在外人看起来就是魂不守舍,痴痴呆呆,道玄真人等七脉首座眼中却是坐实了张小凡资质驽钝的现实。

最后在张小凡心中有了初步计划的时候,“玉清殿”中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林惊羽依旧被龙首峰首座苍松道人收做弟子,张小凡还是被打发到了大竹峰田不易的门下。

“苍松!”张小凡就是再不记得情节,也明确记得这个看似一身正气的家伙就是与普智大师交手的神秘人!是青云山的叛徒、毒瘤!

不过张小凡“呆呆地”看着苍松道人带走了悲伤过度被“定神珠”镇定入睡的林惊羽,明智地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依旧一副木讷呆傻的神情。

大竹峰的田不易气恼地将张小凡交给宋大仁带着,一起御剑向着大竹峰飞去。

张小凡心中虽然震惊、新奇、激动,但是强大的灵魂让他能够完美地控制着自己的神情从呆滞缓缓变化,似乎刚刚从巨变中清醒过来的样子。

“多谢师兄!还未请教师兄如何称呼!”张小凡表现出恰到好处的恐惧和胆怯,低声开口道。

正在御剑飞行,将张小凡保护在双臂之间的宋大仁忽然听到问话,楞了一下,随后回答道:“小师弟,我叫宋大仁,是师父坐下大弟子,你以后教我大师兄,宋师兄,大仁师兄都可以!”

“是,大师兄!我叫张小凡。多谢大师兄救了我和惊羽,也多谢大师兄让惨死的村民入土为安!”张小凡悲声道谢。

“小凡节哀顺变……”宋大仁不是很擅长安慰人,尤其像张小凡遭遇的这般巨大变故,更是不知道该如何开解。

“大师兄放心,小凡明白,逝者已矣,作为幸存者,我和惊羽必须好好活下去,将来才能为村民们报仇雪恨!”张小凡悲伤却分外冷静。

“咦?”本来已经对张小凡失望的田不易听到此处,不由对张小凡刮目相看,乡野小子能够说出这么一番话实在难得,于是放缓脚下“赤焰剑”的飞遁速度与宋大仁并排飞行。

田不易好奇地打量着张小凡,目光灼灼注视这张小凡询问道:“小凡你倒是想得通透!方才在‘玉清殿’中怎么不见你如此谈吐?”

张小凡心中松了口气,他可是知道田不易一开始对他并不满意,虽然他也清楚,田不易外冷内热,其实对门下弟子都十分关心,即便是张小凡这个“废物”,同样十分爱护。

但是张小凡却不想按照原本的剧情,遭受田不易冷遇,反而想要和大竹峰诸人好好相处。

于是才有了张小凡方才与宋大仁的一番谈话,果然成功引起了田不易的注意力。

“回禀师父!弟子方才沉浸在灭村惨案的悲痛之中难以自拔,惊羽自小聪慧过人,无需弟子开口便足以回答掌教真人疑问!”张小凡这番话说得十分自然,让田不易和宋大仁明白了他性格低调,习惯把风头让给林惊羽。

田不易闻言心中十分满意,他自己便是内秀之辈,看起来并不突出,但是根基扎实,修为精湛,道法精深,和万剑一等人一同深入蛮荒,突袭魔教圣殿之后才崭露头角。

故而意识到张小凡并非真的愚钝,而是内慧之人,瞬间对张小凡的印象大大改观!

于是田不易再次仔细询问张小凡昨夜事情经过,张小凡除了“噬血珠”和神秘人施展“神剑御雷真诀”之外,其他事情全部一五一十向田不易讲述一遍。

“弟子被那位大师和神秘人的交手余波震得晕了过去,之后的事情便如师父所知!”张小凡条理清晰地结束了自己的回忆。

“那神秘人应该是看上了林惊羽的惊人天赋,而你也是因为自己的善良这才躲过一劫!”田不易叹息一声,“就是可惜了草庙村二百多口的性命!”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大竹峰,田不易收起“赤焰剑”,宋大仁带着张小凡跳下飞剑,同样收起“十虎”。

片刻之后,大竹峰诸人已经齐聚“守静堂”,听完了宋大仁的讲述之后都同情地看着张小凡,苏茹更是拉着张小凡连连安慰。

就连古灵精怪的田灵儿也没有开口吵闹,只是好奇地盯着张小凡打量。

“这田灵儿长得确实漂亮可爱,而且气质灵动更是少见,怪不得会让张小凡苦苦暗恋。”张小凡心中惊叹,即便是后世的明星美女也难以比拟。

“好啦!”端坐上首的田不易一开口,其他人便安静下来,“小凡刚刚经历巨变,需要休息,赶紧行过拜师礼之后就下去好好休息!莫要伤了心神,对以后修炼不利!”

“是!多谢师父关心!”张小凡赶紧双膝跪地,规规矩矩磕头行拜师礼,动作缓慢而郑重。

等到磕了九个头之后,田不易淡淡一笑,衣袖一摆,张小凡不由自主便站了起来,并没有如同原著一般露怯。

“小凡,希望你以后好好修炼,莫要被草庙村惨案影响……”田不易苦口婆心告诫道,苏茹也柔声鼓励。

“是!弟子虽然资质普通,但一定努力修炼!勤能补拙,笨鸟先飞,一定不会辜负师父、师娘的期望!”张小凡这番回答更让田不易和苏茹十分满意。

“大仁!帮小凡安顿好生活起居,先休息两天,恢复好精神再做其他安排!”田不易说罢起身与苏茹一同离开,转身回后堂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