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7.我会笑着送他走的

黄昏时的落日仿佛映照着一位老人生命的落幕

“爷爷?”

虎杖悠仁似乎有些察觉到了什么,问了问他爷爷,希望得到爷爷的回应,可是他的爷爷却再也不能回应他了

虎杖悠仁心头出现了他一直有所耳闻,但却从来没有发生在他身边的两个字

“死亡”

但是,此时的虎杖悠仁并没有时间感叹什么死亡,他的心里被因为失去至亲的悲痛填满着。

如果此时有咒术师在这里的话,就能看出虎杖悠仁周身浮现出了一丝丝淡淡的咒力

没过多久,池田骏介回到了病房,刚来到了门口的他感觉到病房里少量的咒力,听到了有些抽泣的声音,知道是斋藤爷爷离世了。

打开门看着坐在病床前,抓着他爷爷的手哭到眼睛有些红肿的虎杖悠仁,张口想要说一些劝解的话,但是却发现自己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就这样站在那里等着虎杖缓过来

过了不久,虎杖悠仁缓了过来,看着站在那里的池田骏介声音有些低沉的说:

“你回来了,爷爷他……去世了。”

“嗯。”

池田骏介走到饮水机旁打了杯水,递给了虎杖悠仁又说到

“你……好些了吗?”

“我还好的,不用担心我。”

“虎杖啊,在我们那里,每个长辈都会很开明的告诫自己的后辈,如果家里的长辈是寿终正寝,那后辈们就不能为长辈的死而悲痛,应该为长辈这一生的无病无灾、寿终正寝而感到高兴啊。”池田骏介不忍虎杖继续悲伤,给他说了个故事

此时的虎杖悠仁也从悲痛之中恢复了过来,说道:

“谢谢你啊,骏介,我不会再悲伤了,我会笑着把爷爷送入火葬场的。”虎杖悠仁恢复了乐观后说到

“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你不要悲伤了而已,笑着把亲人送进火葬场什么的,怎么看都太不孝了。”池田骏介稍有些开玩笑的说到

“啊?是这个意思啊,那样确实不太好,不过爷爷他也不希望我哭丧着脸送他走吧。”虎杖悠仁并没有改变主意

“好吧,那就照你的意思来喽,毕竟那是你的爷爷嘛。”

“嗯,我得把这件事告诉护士小姐,该把爷爷他送到停尸房了。”虎杖悠仁说完后立刻起身打通了护士的电话

“喂,虎杖?”

“……,爷爷他去世了。”

…………

虎杖悠仁和池田骏介在病房门口看着护士们带着斋藤爷爷远去

“虎杖啊,我现在想去学校看看前辈们的那个“仪式”,我走慢点,你要是也想去的话,办完手续后也能跟得上哦。”

“啊?那好吧,你先走吧,我看情况吧。”

“嗯,再见。”

然后虎杖悠仁来到了一楼办理死亡证明手续

“嗯,需要的资料就这些了。”

“好,谢谢关照。”

“你真的不要紧吧。”

“嗯,这种事,我也是第一次,还没有什么实感,但是,老是愁眉苦脸的,爷爷会生气的,我会笑着把他烧成灰的。”

“怎么说话的啦。”

以上是虎杖悠仁和护士的对话

这时,那位海胆头少年终于追到了医院

“你是虎杖悠仁吧,我是咒术高专的伏黑,现在有话和你说。”海胆头……啊不,伏黑说到

“我正在服丧呢。”

“不好意思,没时间了,你手上的咒物非常危险,请你立刻交给我。”

“咒物?”

“就是这个。”说着,就把那张照片给虎杖悠仁看了一眼

“是是,是我捡到的,我倒是无所谓,但是前辈他们很感兴趣,那东西怎么危险了?”

“日本国内,不明死亡和失踪的人口,年均超过一万人,其中大部分都是“诅咒”造成的。”

“诅咒?”虎杖悠仁不相信,随意的问到

“信不信由你,这就是事实,我继续说了,在学校和医院,尤其容易聚集大量怨念,痛苦、后悔、耻辱,人类的负面情感,就是“诅咒”的源头,所以很多学校里都秘密存放着“驱魔”的咒物,你拿到的那个也是其中之一。”

“既然是“驱魔”的,难道不是好东西吗?”虎杖悠仁打断他的话,问到

“听我把话说完!”

“存放邪恶的咒物,其他“诅咒”便不会接近,此乃剧毒,驱魔不过是徒有其名的恶习,其封印逐年松懈,如今成为了招引“诅咒”令其不断壮大的诱饵,你拿到的那个,是被分类为“特级”的危险物,趁还没闹出人命,快叫出来。”

“都说了,我无所谓,你找前辈们去。”说完,把那个装过“特级咒物”的盒子扔给了伏黑就要离开

“空的?那我追踪的只是附着在盒子上的残秽吗?”伏黑赶紧拦住虎杖悠仁

“里面的东西呢?”

“都说了,在前辈那边。”虎杖悠仁不耐烦的说到,但刚说完就想起了佐佐木说过的话

“对了,他们说过今晚要在学校揭下那张符纸。”

虎杖悠仁看着震惊的退后了几步的伏黑说到

“难道要出大事了吗?”

“岂止如此,他们,会死的!”

与此同时,学校里的综合楼里,只有“灵研社”还亮着烛光

“拿不下来啊。”

“有必要特地偷跑进来做这个吗?开灯吧。”井口前辈说完起身就要去开灯

“不行!别破坏气氛,感受刺激才是“灵研社”的精髓,反正也不会出什么事的,拿下来了!”说完便把符纸全部撕了下来

看着那原来被符纸包裹着的物体井口说到

“人类的,手指?”

“是真的吗?”

突然,蜡烛灭了,附近的几只“诅咒”都像闻到血腥味的饿狼一样向这里赶来

而此时的虎杖悠仁和伏黑正在快速赶来的路上

“符纸是能随便揭开的吗?”

“不,没有咒力的人类是做不到的,一般来说是这样。”

“走右边,抄近道!”

“这次的内容物太强大了,封印也年深日久,就和纸片一样。”

“但是,听你说什么“诅咒”,我还是难以想象啊。”

此时他们马上就要到达学校了

“他们在哪里?”

“四楼。”

他们来到了学校侧门的门口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