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10.被捆绑的虎杖

“那个带眼罩的,你要干什么!为什么要弄晕虎杖!”

池田骏介终于是醒来了,被宿傩攻击的余波震醒的,他一看到这种局面就知道事情已经结束了,该给自己加戏了

“啊嘞?这里为什么会有个普通人……唉?”五条悟似乎看出了什么,把虎杖放到伏黑身边,并暗示伏黑不要说话

“哦?你小子居然醒来了,虎杖他马上就要被我杀掉了,本来你昏迷我都没打算杀你,看来又要多费些手脚了。”五条悟此时扮演着一位不折不扣的坏角色

池田骏介看着这个场景心里突然有些懵,“为什么是这种打开方式?嗯……是要试探我吗?算了,五条悟也不是正常人,他的想法谁能知道。”

“可恶,虎杖可是我的朋友啊!我一直把他当亲兄弟来看待,你居然要杀他,那就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不把我放在眼里也就算了,还要杀我!”池田骏介看着五条悟慢慢走向他,眼神中出现愤怒,借着怒意轰出带着咒术的一拳

“如此目中无人!吃我一拳!”

这一拳结结实实的命中了五条悟……的掌心,池田骏介那可以在内部破坏的咒力在进入五条悟的掌心后就像石沉大海,但是连一点点波澜都没有泛起

“嗯……力量还可以,速度也不错,就是咒力差了点,攻击到敌人就可以在体内破坏,生得术式也不弱,算是个好苗子。”五条悟突然对他的攻击点评到

“啊?可恶啊!被戏耍了吗?”池田骏介不甘的说到,他意识到了试探结束了,但是戏还得演下去

“好了,不要生气啦,只是试探一下,不会杀人的啦。”五条悟又变成了那个逗比五条悟

“啊?那你为什么要弄晕虎杖?”池田骏介放下了戒备

“这你就不用知道了,反正你也得晕过去。”五条悟说着说着就点了一下池田骏介的脑袋,他也扑了虎杖的后尘

“没想到会在这里在次见到他。”五条悟自言自语道

“他不会有事,但是你旁边那个要怎么处理呢?他醒来的时候,要是没有被宿傩附身,那他就有可能是“容器”了。”五条悟先后指了指池田骏介和虎杖悠仁,问伏黑

“就算他是容器,根据咒术法则虎杖也是死刑对象,但是我不想让他死。”伏黑坚决的回答到

“这算私情吗?”

“是私情,请您想想办法。”

“哈哈哈,可爱的学生的开口拜托了,交给我吧。”五条悟答应了伏黑的请求

“那你就先找个地方过夜吧,虽然天也快亮了,把他也带上,我去给我可爱的学生把人保下来。”五条悟说完就不见了踪影,带走了虎杖只留下重伤的伏黑看着地下的池田骏介还有那楼里的两个,陷入了沉思

“唉,只能是先把楼里的那个重伤的人送进医院了,话说我还是个重伤呢,算了,玉犬。”伏黑接受了现实,开始搬运伤员。

第二天

在某个地方五条悟和高层的人的商谈进入尾声

“那就这样吧,我带虎杖悠仁去那里,他醒来如果被附身,就由我来解决他,如果没有就按我说的来。”五条悟对高层这么说到

“也只能是这样子了,谁敢阻拦你的想法呢,你保下他,那你就要对他之后做的事负责。”

“知道了,可真是无趣的谈话。”五条悟说完就又不见了踪影

“等等!上头还有很多人恐惧那个“容器”,有可能会做出……”

“走的真着急啊。”

在一个贴满符纸的房间里,虎杖悠仁被贴着符纸的粗麻绳五花大绑的绑在椅子上,而五条悟正坐在他的对面

“就是这样,再说一遍,你,要被处死刑了。”五条悟帮虎杖回忆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回忆和展开,怎么对不上啊。”虎杖悠仁露出奇怪的表情

“不不,我也争取了一下的,虽然一样是死刑,但现在有缓刑了。”

“缓刑,不是马上执行了吗?”

“没错,我从头给你解释。”说着便取出了一根“手指”

“这和你吃下的咒物是一样的,一共有二十根,我们保管了其中的六根。”

“二十根?哦,是算上手脚吗?”

“不,宿傩有四只手。”五条悟说着就把宿傩的手指抛了起来,一掌把它打在墙上,把那么厚墙都打出像蜘蛛网一样裂痕

“如你所见,他无法被破坏,它的诅咒就是这么强大,诅咒在一天天变强,现存的咒术师封印无法跟上,于是就需要你了,只要你一死,你体内的诅咒也会死去,我们这边的老人们很胆小,都在嚷嚷着现在就杀了你,但是,这样多可惜啊。”

“可惜?”

“你这样能承受宿傩诅咒的容器,今后未必还能遇到,所以我就提议:反正要杀,不如让他把所有宿傩都吸收了在杀,上头同意了,你现在有两个选择,是现在就死,还是找到所有的宿傩,吸收之后在死。”五条悟将选择丢给了虎杖悠仁

“看样子……我只能同意死缓了吧。”虎杖悠仁几乎没有选择的余地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选,对啦,你要去看看你的朋友吗?你昏过去之后,他可是相当担心你的,他还打了我一下,虽然基本是我逼着他打的。”

“哦?那他现在在哪里?不过你回答之前,可以先把我解开吗?”

“啊嘞,不好意思,刚刚忘记了,不过你那个朋友和伏黑在一起,那么,你现在要去哪里呢?”

“他没事吧。”

“没什么大事的,不过你的那两个学长,有一个被“诅咒”攻击到了,倒是没有生命危险,你要去看一看吗?”

“嗯,我要去医院看一看,还要去把我的爷爷送走。”

“你的爷爷吗……,我带你去医院吧。”

不久后来到了医院

“五条前辈,您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先去火葬场那里等我,我很快就会过去的。”

“哦,那我先过去了,你也要快哦。”五条悟说完,又消失不见

虎杖悠仁来到了井口的病房门口看着在那里失神的坐着的佐佐木学姐,敲了敲房门

“咚、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