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明镜

  • 民国狙神
  • 纪渡溪洋鸿
  • 2060字
  • 2021-04-05 14:13:58

晚会现场的人越来越多,不少男男女女,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谈着各自的事情,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极佳的交际机会,很少有像纪溟两人这么悠闲的。

哥俩一人端着一杯红酒对桌子上的食物大快朵颐,吃的油光满面。

时不时的走过来几个成功人士与阿唐打招呼,他都笑着一一应对,不得不说,阿唐天生就是做商人的料。

这种繁琐的交际与交流如果让纪溟来,干脆一枪毙了他算了。

出奇的是,现场并没有看到明家人的身影,亨得利既然连裁缝铺老板都请了,不可能不清这位明珠集团董事长。

纪溟对这位气质极佳的姐姐颇为好奇,吃饭的同时眼睛也在四处打量,忽然,周围开始喧闹起来,一大堆人的目光齐齐往爆发点看去。

只见在人群中淡然走来两个人,一男一女。

男的玉树临风身姿挺拔,走起路来稳重缓慢,戴着副斯斯文文的眼睛,身穿黑色西装,竟然是与电视剧里一般无二的明楼!

“卧槽,真的是东哥诶?”

阿唐还在进攻那些点心,嘴上沾了不少白色奶油,听到纪溟轻呼一声问道,

“老大,东哥是谁?”

纪溟摆摆手示意他别说话,再看明楼的身边正有一个女人搂着他的臂弯,那女人比他稍矮,但也有一米七多点。

乌黑秀丽的头发高高盘起,整个人显得十分干练,

穿着紫色旗袍肉色丝袜,一双五厘米黑色高跟鞋在庄重的同时又不失野性。

明镜。

这个女人也与电视剧里一模一样!

天呐,纪溟整个人都愣住了,这些人竟然全都是真实存在的,而且竟然与后世明星长的一模一样,这到底是什么时空位面呐?

难不成是伪装者这部小说里的?

自己生存在别人的小说里吗?

这太细思极恐了,纪溟不敢再想下去,阿唐见他神色不对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大,你这到底怎么了?”

纪溟摇摇头,指着场中两人道,

“那两个人就是明镜与明楼吧?”

“对啊,怎么了?你跟他们有仇?”

纪溟再次摇头,转过身去,

“不,你一会儿想办法约他们见面。”

阿唐又抬头看了看,随即脸色有些古怪的说道,

“老大,应该不用约了,人家过来了。”

阿唐的话音刚落,纪溟的身后就响起一个高灵的女声,

“唐老板好兴致啊,听说你们最近又发了一笔横财,我这江浙财团可是眼红的很呐。”

闻言纪溟转身,正好与明镜的眼睛对视到一起,后者又惊讶的问,

“诶,这位年轻人是?”

“哦,明董事长好,我是我老板的司机。”

纪溟将身子稍稍前倾了些以示尊重,明镜也是友好的点点头,随即没有再理他,阿唐适时的道,

“哈哈哈,明董事长的消息很灵通嘛,不过这种事儿有人欢喜有人忧,您说是不?”

说道这明镜的眼神明显一变,但是却不留痕迹的一带而过,若不是纪溟眼尖根本发现不了。

看来阿唐正巧说在了她的软肋上!

估计前几日想要打劫阿唐与刘芳的,就是她的人!

见别人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刁难自己姐姐,明楼站了出来,理了理衣领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道,

“阿唐老板,我们终于见面了。”

阿唐见是明楼也不敢嘚瑟,毕竟他是经济委员会的主任,这可是一个实权人物,既然老大不让自立山头,那就绝不能与政府作对,必须要低调点。

“明主任,少见呐。”

明镜似乎不满意弟弟打断了自己,悄悄拉了他一把,又道,

“唐老板,过几日我有一批货从米国来,不知能否借用一下你的码头呢?”

阿唐低眼一想就知道这位大姐想干什么,也不点破,

“当然没问题,我家的码头随时为明董事长开放。”

“咯咯咯咯,看不出来唐老板倒是很会说话嘛,行,那就这么定了,具体的事宜我们过后再商议。”

说着两人就点点头走了,阿唐见人走远赶紧对纪溟道,

“老大,这娘们有问题!”

纪溟还沉浸在幻想当中不可自拔,明镜这种熟透了又极其干练坚强的女人有一种很特殊的气质,看起来像和蔼可亲的大姐姐,交流起来,一个眼神一个笑容又是那么的风情万种。

据说,明镜为了明家,为了明家兄弟决定终身不嫁。

诶,这保留了三十几年的落红...也不知道那位得道高人能夺去。

“老大!老大!”

“啊?”纪溟根本没听到刚才阿唐说什么。

后者啧了一声,

“啧,哎呀,我说这娘们有问题!”

“是啊,有问题。”

“不是...不是那种问题,我是说,她的身份!”

“是啊,有问题。”

“我....”

纪溟好似在一瞬间变成了傻子,不论阿唐怎么说,他都说有问题有问题。气的阿唐干脆不说了,拿起一大块提拉米苏塞进嘴里大嚼起来。

过了约二十分钟的时间,在泳池的最北面响起一阵钢琴乐曲,随着曲子的起伏,从别墅内缓缓走出一个高挑的欧美男子。

白种人,长得很帅,黄色的络腮胡,黄色的头发。轻轻莹笑着走到搭建好的舞台上面,一个女仆推着蛋糕车来到边上,等待亨得利说完话就把它送上去。

亨得利果然不是一般的公子哥,身体里流着不列颠皇室的血液,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那般,就连明镜,老月,阿唐等人都是站在最面前,一手端着红酒一手轻轻鼓掌助兴。

亨得利拿过话筒,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过后就开始倒酒切蛋糕,纪溟本来以为自己也能分到一块冲冲喜气,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从半空中传来一声枪响,而且听方向,它的目标正是切蛋糕的亨得利!

“砰!”

“咻,啪!”

飞速而来的子弹没有打中他本人,而是蹭着他的头皮打在了后方的灯泡上!

忽然间,舞台就暗了下来,随后在几秒的时间内,又是几声枪响传来!

“砰砰砰砰!”

场中所有的照明设备全部被点射的一干二净,黑黝黝的夜晚,只有一汪深色的月亮挂在天上,霎时间,舞会一片混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