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潘龙又挨揍了

  • 民国狙神
  • 纪渡溪洋鸿
  • 2538字
  • 2021-04-02 14:37:24

【上一章最后一句话被和谐了。】

纪溟一直认为潘龙是个有底线的半优秀青年,不为别的,因为他仗义有为,路见不平敢拔刀相助,可按幽冥的说法,这小子肯定是调戏人家小乞丐了。

这些小乞丐岁数都不大,而且都是女孩子,他一三十多岁的老爷们竟然下得去手,也难怪纪溟会如此生气。

见师父要打自己,潘龙赶紧蹲下身一抱脑袋,

“师父,我冤枉啊!”这话虽然喊的委屈,但总感觉字里行间有一点漏风,要知道,潘龙可是牙口很好的。

纪溟觉的有些不对劲,于是把他的脑袋掰起来,定睛一看,好家伙,这小子竟然两颗大门牙都不见了!

纪溟瞬间眼睛就红了,

娘的,谁这么大胆子敢打我的徒弟!?

“娘希匹,谁打的你!?说!”

潘龙知道自己的丑态被师父发现了,支支吾吾的也不敢多说,纪溟看他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个表情分明就是被人给打怕了!

房间里还有几个骨干成员,纪溟怒目一扫全都浑身不自在的站了起来。

“说,谁打的!?”

“师父...我...”这里只有幽冥敢说话,但面对发怒中的师父她也有些犯怵,于是也没继续说下去。

“你打的?”纪溟以为是幽冥打的潘龙,火气顿时消了大半,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只是奇怪,幽冥这次怎么下这么狠的手?

“不是的师父,是...是小朱打的。”

“让猪拱的?”

“是小朱打的...”

旁边的阿东被逗的一乐,暗道老大这什么耳朵,纪溟也是愣了半晌,他琢磨着歌舞厅所有的人,一楼的装修队,以前的服务员还有舞女酒女陪唱女,包括后院伺候米拉吉的女佣——白白胖胖的王琪。

想了一圈也没想起来这里还有个姓朱的!

幽冥见纪溟疑惑不解干脆直接打电话让王琪把小朱送过来。

等人到了以后纪溟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个个子很高,长的清秀的小乞丐叫小朱。合着潘龙刚才就对她犯生活作风错误来着?

“解释解释吧?”

纪溟坐在沙发上对一边的潘龙道,后者看向小朱的目光有些闪躲,而小朱还是那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见潘龙看她,也是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这俩人有问题啊!

按幽冥说的,这姑娘才特么十1岁!【上一章就是屏蔽了年龄】

潘龙这得有多变态才能调戏她啊,再说,这姑娘由于长期的营养条件不好,现在虽然长的清秀,但也是面黄肌瘦,骨瘦如柴的,凶前的不是凶器,而更像是凹下去的碗。

这...

潘龙看了两眼就收回目光,对纪溟狼狈的解释道,

“师父,我真的没有调戏人家啊。”

幽冥坐在他对面,听到这话不乐意了,放下二郎腿高声的道,

“放屁,我清楚的听到你要脱人家衣服的!”

“我!我...我没有啊!师父我真的没有,我就说,我给你们新买了衣服赶紧去换下来,然后舒舒服服的洗个澡,需要搓澡工我去给你们找,实在不行我就亲自...”

说着说着,潘龙低下了头。

纪溟都给气乐了,这小子真是死性不改,明明没有这个色胆却还总喜欢嘴上占便宜。

这不是没病找灾吗?

那幽冥什么脾气,这些小姑娘都是幽冥找回来的人,也可以说是她的徒弟,你公开调戏人家徒弟,人家能高兴?

不给你来一记断子绝孙脚就算你俩关系好。

“那你又是怎么挨得打啊?”

潘龙抹了下脸,显得极度无奈憋屈,声音从手的缝隙中传来,更是凭添一道忧伤,

“别提了,那个叫小朱的也太猛了,竟然从裤子后面掏出一把小锤子!照着老子的脸就来了一下,要不是躲得及时估计你就看不到我了...”

好家伙,纪溟直接说了句好家伙。

转头看看还在一边傻站着的小朱,只见她虽然身上脏兮兮的,但小脸上写满了刚毅不屈,两手攥着拳头,指甲泛白十分紧张,

这年头竟然能有如此倔强的姑娘,倒也少见,于是纪溟问道,

“丫头,你应该是个大户人家出身吧?”

纪溟知道,这个年代的女子很少有像她这般宁折不弯的,很明显从小受过良好的教育,既然如此又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副样子呢?

小朱张了张嘴,还没等说话幽冥就道,

“小朱,别害怕,到我这来。”

小朱见幽冥还是很亲切的,慢吞吞的走到她身边,幽冥拉着她坐下,幽幽开口说道,

“没错,我来自江苏朱家,母亲早死,后来家道中落,父亲又染上福寿膏,把祖父的家产挥霍一空,前阵子他因没钱买烟土把我卖给了烟馆的人,当天晚上我趁夜逃了出来。然后就一边乞讨来到了上海。”

简单的话语竟然令听者伤心,就连见惯生死的纪溟都是唏嘘不已,暗道摊上这么个死爹真是一点办法没有,只能怪命不好。

阿东还没什么感觉,自顾自的抽着烟,而幽冥更是神情冷漠,搂着小朱的肩膀像亲姐妹一样道,

“没事的小朱,以后有我在,我看谁还敢欺负你!”

小朱眼角含泪的点点头,到现在纪溟也不想追究她的锤子是哪里来的了,肯定是半路捡的或者偷来的防身工具。

看来,潘龙这两颗牙算是白掉了,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抚,随即自己上楼休息。

一连过了几日,阿唐已经派人把这些孩子的身份调查清楚了,基本都是有迹可循的苦出身,底子干净,而纪溟自己也是信守诺言把通讯与情报这一块悉数教给了幽冥。

一对一的培训令潘龙有些不爽,非要也加入其中,拿着小本本像个好学生似的听的聚精会神。

通讯方面的知识基本都是死东西,也不需要她们破解敌人密码,所以课程没两天就结束了,幽冥又反复琢磨其中奥妙,打算自己亲自交给那些新来的孩子们。

米拉吉送的几栋别墅都已经准备出来,纪溟等人全都入住,包括给医护团队一栋,阿东和洪门的弟兄一栋,也给了米拉吉一栋。

这一日,纪溟正在别墅的二楼照镜子,他穿着深蓝色的西装,打着黑色领带,寸头也稍稍留长了些,看起来很年轻帅气,极佳的身材令身后的潘龙都是忍不住一阵羡慕,

今天,是亨得利王子的生日,纪溟作为后起之秀自然也在邀请的范围内,开玩笑,现在整个上海滩谁不知道狙神?

他们就算不知道狙神,也肯定知道有一个新来的过江龙把大鳄米拉吉给干掉了。

这样的实力,谁敢小觑?

“师父,不就是参加个宴会吗?至于这么西装革领的?”

潘龙穿着纪溟请专业裁缝做出来的迷彩服,叼着个烟吊儿郎当的在后面道。

这种迷彩服与纪溟最开始穿的制式迷彩有一点差别,兜更多了,衣服的弹性也更好了,不会像后世迷彩那么的古板紧致。

帽子上的徽章也变了,是一只正在飞翔的白色鸽子。纪溟给它起名为组织LOGO,和平鸽。

潘龙等人虽然不知道LOGO是什么,但听起来就很牛掰,以至于看见谁都说,

“嘿,你瞧,我是组织楼狗人!”

好家伙,当纪溟听到的时候差点一头栽倒,

组织楼狗?

合着后面三个字人家自动删除了。

纪溟还在不断的照镜子,边照边对潘龙道,

“你小子懂个屁,今天晚上去的可都是名流雅士,而且美女数不胜数,要是不打扮的帅气点,你师父我这终身大事难道靠你解决?”

“行。”

“去你马德。”

“哈哈哈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