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明台的请求

  • 民国狙神
  • 纪渡溪洋鸿
  • 2049字
  • 2021-03-29 17:25:39

大战将至,就连空气中就弥漫着火药味。

光头蒋下令将抗日战线从南北转为东西,以便拉长战线,长期作战,这几日开来上hai滩的火车络绎不绝,心里有数的百姓早已经开始收拾细软,打算逃离这是非之地。

纪溟喝了口咖啡,站在窗前看着租界内依旧繁华热闹的南京路,眉宇间的忧愁怎么也挥之不去,时已入夜,霓虹灯闪烁的商业街上人来人往,丝毫不在意外面的战事以及即将发生的,震惊中外的淞沪会战。

幽冥带来的孩子纪溟尽数收下,这些孩子有孤儿,也有随父母一起乞讨的乞丐,无一例外的是,都是苦命人。

底子干不干净还有待调查,但当着众人的面,纪溟没有悖了幽冥心意,也算是对她宠爱至极。

现在这些孩子都已经安排到了歌舞厅后院仓库暂时与米拉吉同住。

据说这米国佬已经想好要与他合作了,下午的时候还找阿唐说要打电话联系本国军火商。

看来,在不久的两个月后又会有一大笔资金进驻。

让手下去圈地的事情也已经提上日程,毕竟小鬼子用不了多久就会占领上海,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租界也不是最保险的地方。

这时,阿东敲敲门走了进来,告诉纪溟说,在米国的洪门元老已经同意这笔交易,具体的货物清单已经发过来了,就等船到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纪溟自然没什么意见,这是对人对自互赢共利的事情。

忽然,纪溟的眼里闪过一道寒芒,因为他捕捉到了对面楼上竟然有一个人在用望远镜盯着他!被反射过来的光虽然昏暗,但是依旧逃不过他的法眼。

他摸了摸兜里的枪,扶住窗沿想都没想直接从二楼窗户跃了出去!这一幕给阿东都看傻了,还以为老大因为价钱没谈好想不开了呢,赶紧跑到窗边大喊,

“老大,老大!”

纪溟没有回答他,留给他的只是不断往前奔跑的背影。

歌舞厅对面就是一家咖啡厅,咖啡厅的楼上据说是“鸡窝”,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反正纪溟是没去过。

对于特种兵王而言,爬楼根本不需要走楼梯,来到咖啡厅楼下先是双手扒住雨搭,腰部发力一个反向引体向上就翻了上去,随即脚下不停,一只脚踩住二楼窗户,另一只脚搭住小花坛再次往上翻。

如此数次没用三十秒的时间他就来到了五楼房顶。

而那人也没想到纪溟会用这样的方式来上楼,见他忽然就到了眼前微微有些发愣,随即嘴角一笑摘下圆帽,露出了一张令纪溟异常熟悉的脸。

明台!

这个人真的存在!

而且,与电视剧里长的一般无二!

都是那么的帅气,阳光,充满青春气息。

唯一的不同,就是他眼神里带着股怨毒,像是老婆被人睡了,自己还无法报仇的样子。

“明台?”

“哦?你认识我?”

明台有些不解,自认为从没和狙神打过交道,没想到对方竟然一眼认出自己,看来...组织内部确实有他的人!

“呵呵,也算是久仰大名了,怎么?难不成你们军统的人,都有半夜窥视别人的怪癖?”

“非也,我也是久闻狙神大名,所以今日才会些许冒昧,还请见谅。”

纪溟懒得像阿唐一样阿谀奉承,干脆一摆手,

“行了,说说你的目的吧,我可没时间与你搞基。”

“搞基?”

明台被这个新鲜词给听的愣住,歪着脑袋不解的看着他,纪溟也是微微尴尬,

你说说,两个大老爷们半夜不睡觉来天台干什么?

不是地下党就是搞基,还能有别的理由吗?

“就是闲聊。”

“哦,哈哈哈,狙神大哥果然有才学,不知大哥是否还记得上次抢劫兴隆仓库的事情?”

“记得,你的人帮了我,我欠你们一个情,怎么?今日是来讨债的?”

明台拿出一支烟递给他,后者接过掏出火机点燃,明台道,

“讨债说不上,只是想狙神帮我们一个小忙,上次为了帮助你们抢劫仓库,我损失了我最好的兄弟,甚至还受伤了一个战友,这情...是不是得还啊?”

纪溟没搭茬,明台看了看他的眼神继续道,

“老月身边有个汉奸名叫樊水。此人与他关系极好,但老月乃上海滩黑道教父,关系错综复杂,我的上级担心他泄露秘密,所以让我们除掉他。但是你也知道,现在郭骑云死了,于曼丽还没出院,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帮我。”

纪溟听后沉吟一声,他可不认为这件事情有明台说的那么简单,一个教父身边的汉奸,再牛逼也就那么回事,毕竟黑帮对军事上的事情涉及不深。

打仗的时候,就算军人不够,也不会拉黑帮上去顶缸。

可是明台却要杀这个人,这是为什么?

忽然,纪溟想起了在明台身后的那个人,明楼。

他可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三面间谍,更是明台的直属上司,难不成是明楼要杀这个叫樊水的人?

想了想,也理不出头绪,干脆等回去先让潘龙去调查一番,自己欠人家伪装者的人情总是要还的,于是几秒过后便点点头,表示自己答应了。

明台露出一抹喜色,还很江湖道义的对纪溟一拱手,

“多谢大哥帮忙,具体的事情,明日会有人给您送来。告辞!”说罢明台就有了。

纪溟想着事情,也慢慢从楼上走下来,期间也确实听到了咿咿呀呀的怪声,看来风传这里是鸡窝的消息,准确无疑。

没准上次潘龙解决生理问题的时候,就是来的这。

回到歌舞厅已经快午夜了,来到三楼休息室发现大家都还没睡觉,尤其是潘龙,眼睛瞪得像个铃铛!

纪溟感觉哪里有些不对,赶紧问道,

“怎么了这是?”

幽冥没好气的站起身,一指潘龙冰冷的道。

“师父,潘龙太欺负人了”

纪溟听的眉毛一拧,暗道你这小子还真是一点底线都没有啊,连特么孩子都不放过?

潘龙张张嘴想解释,却一声没吭,看来猥亵的罪名算是做实了。纪溟气的快步走到他身边抬手作势要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