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是松井的外甥(求收藏求推荐)

  • 民国狙神
  • 纪渡溪洋鸿
  • 3265字
  • 2021-01-29 14:05:15

纪溟一番慷慨激昂的话给说的冰糖一愣一愣的,不住的点头像是一个被洗脑高呼“板载板载”的传销分子。拍着胸脯保证说,一定用这些钱赚到更多的钱。

那面红耳赤,脖子涨大的样子有点像甲状腺炎,一度让纪溟怀疑自己找错了人。

微微摇头后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开始上楼收拾东西,还有一个月七七事变就要发生了,他必须要为守备北平的29军做点什么。

自己远道而来只带了一把巴雷特狙击枪,和一把大口径沙漠之鹰以及不到两百发子弹。这两把枪都经过特殊改装,共用一种17.5口径穿甲弹。

在这个时代,可以说是无往而不利的杀人利器。尤其是巴雷特狙击枪,一千米范围内打小鬼子的薄皮坦克一打一个准!

沙漠之鹰也可以在300米的距离内杀敌于无形。

但同时这两把枪也有一个致命缺点,就是弹药很难补充,为此纪溟也是头疼的很,可眼下战争即将来临,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实在没子弹再想办法。

将枪拆卸好装进包裹里,还有老刀牌香烟,即便自己很少吸烟,但偶尔思考问题的时候还是得抽两口。

这一身迷彩也不算另类服装,就这么穿着吧,别人问起就说自己是修下水道的,这身装扮估计也像。

一切收拾好以后,又对冰糖嘱咐几句,便夺门而去。

上海有直达北平的火车,纪溟来到这里花四块大洋买了张票。在暗骂火车站黑心,售票员没儿子的同时,竟发现乘坐这列火车的很多都是外国人。

而且不是一般的外国人,是小鬼子!他们虽然穿着便装,但那吃了粑粑粘牙上的语言还是瞬间暴露了他们。

尤其一个个还矮挫矮挫的,普遍身高160,纪溟这185的身材往人堆里一站绝对的鹤立鸡群,外加像骑头猪似的罗圈腿,傻子都能认出来!

如果不出所料,这些人应该都是支援北平的敌人,纪溟没有说话,看看车票自己是三车25号座位,径直走上去。

随着一声长鸣,火车发动,上海到北平估计要两天的时间,旅途漫漫找个人套套近乎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尤其是小鬼子,万一问出点什么有价值的新闻呢?

正要起身时,旁边忽然传来一阵吵闹声,

“八嘎!你滴!是瞎了吗!”

“八嘎压路!你滴,速速对我们滴队长道歉!”

“快快滴!快快滴!”

纪溟听着他们口中的汉化日语起身,发现原来是一个穿着得体西装的成熟美女,这女人梳着一头金色长发,发梢优雅的披在两肩,身材高挑,站在那里竟然比小鬼子高出半头。

看那精致的侧颜更是美不胜收,仿佛仙女下凡。

不知道正脸怎么样,纪溟没有英雄救美的打算,而且这火车上国人很多,也不怕几个小鬼子把那姑娘怎么样。

那姑娘眼里闪过一丝慌乱,随即很快平息,一只手捂着脖颈纽扣给几个小鬼子鞠了一躬,“实在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再往下看,原来这姑娘竟将一杯刚刚冲开的咖啡洒在了小鬼子身上,难怪人家暴跳如雷呢,听说被烫的哇呀乱叫的还是他们小队长。

“八嘎!你滴,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旁边的鬼子继续对那姑娘叫嚣着。

小队长坐在哪里哆哆嗦嗦的用手帕擦着衣襟,看来是被烫的够呛,半边腮帮子都红了。

姑娘也算巾帼不让须眉,面对小鬼子的唾沫星子和老黄牙硬是临危不惧,面无表情的道,“那你还想怎么样?”

“想怎么样?队长,你说怎么样?”

那队长刚把衣服擦完,抬头一看忽然发现眼前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的精致美丽,尤其是那修长圆润,拥有完美比例的长腿,如果能扛在肩上...

他嘴角猥琐一笑,站起身道,

“花姑娘~苦苦那一得(不要害怕),我滴,没有事情~请问,能不能和你聊聊?”

那姑娘眉头一皱,他已经看到小队长眼里的不怀好意,摇头道,“对不起,我没有时间,如果弄坏了你的衣服,我可以赔偿。”

说着伸手就从口袋里拿出几张十元面值的法币递了过去,那小队长一看到钱就像见到了亲爹,屎壳郎胡子都挤到鼻孔里去了,接过来的同时还不忘在那姑娘的小手上摸一把!

姑娘“啊!”的一声大叫,小鬼子的过分举动瞬间激怒了全车的国人,纷纷站起聚拢过来要为美女主持公道!

“小鬼子!敢欺负我们华夏姑娘!”

“你狗日的!再敢动手动脚,手给你们剁了!”

“就是的!我们国家的姑娘不许你们碰!”

一时间,全车人民义愤填膺,开始慢慢向鬼子包围,可能也是出于紧张,其中一个鬼子掏出一把王八盒子,朝着车顶“砰”的放了一枪!

“八嘎!都退后!”

“啊!!”

“快闪开,闪开!”

“大家小心,小鬼子有枪!”

众人一看到鬼子开枪,慌忙躲避,大部分回到座位上开始瑟瑟发抖,毕竟强出头也要做好牺牲的准备,乱世虽然不好,但活着总比死了强。

说来滑稽,那姑娘本来身边围着一群人,鬼子一开枪顿时吓走大半,还剩下两个带着眼睛斯斯文文的年轻人,可能是那姑娘的同伴或者同事。

纪溟趴在车座上看的好笑,但不管怎么说,我国人心中是有良知的,对小鬼子也是深恶痛绝的,虽然在强权面前低头,那也叫识时务而已。

鬼子见掏枪好使,顿时嘻嘻哈哈笑成一片,大嘴一咧呲着黄牙笑的像一只只发情的癞蛤蟆,尤其是那个小队长,拍着身边的手下“呦西呦西”个没完。

随后来到那姑娘的身边,再次问道,“不知,花姑娘滴,能否和我聊聊?”

说着,这老小子竟然开始动手动脚,伸手朝那姑娘的手腕抓去,他身边的同伴也算一条好汉,当场站了出来把那姑娘护在身后。

“小鬼子!再警告你一次!别碰我朋友!”

“八嘎!”

“啪!”

小队长旁边的手下大骂一声,胳膊抡得溜圆,一巴掌打在那年轻人脸上,顿时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金丝眼镜也顺势而飞,摔倒在地昏迷不醒。

小队长再次露出猥琐的笑容,

“呦西,枸腿君,你滴,回去后,大大滴升职加薪!”

“哈依!多谢龟田队长阁下!”

“哈哈哈,花姑娘滴呦~我滴,再问你最后一次,愿意与我聊聊吗?”老鬼子今天是非要占便宜不可了,纪溟知道,再不出手估计这姑娘今天难逃厄运,没想到两国还没开战,这群人就敢如此大胆,光天化日之下视我天朝上民如无物!

只见小队长的糙手再次向那姑娘的手腕抓去,这次她身边的另一个同伴再也不敢站出来,姑娘不断后退着,他后退一步,小队长就上前一步,形成一股很大的压力。

“龟田阁下!”纪溟说着,兴高采烈的来到身前对这小队长惊喜的喊道!他用的是京都口音,因为他已经听出来,这龟田小队长是京都人了。

果然,龟田一听口音顿时愣住,也没有再管那姑娘,不解的小眼神,抬头仰望着纪溟,问道,“你是何人?”

这时,他用的也是京都日语,两人竟然开始毫无违和的交流起来!

“龟田阁下,您不记得我了吗?我是松井十次郎啊!松井石根的外甥,我们在神社庙会上见过,还喝过酒呢!”

一听说是松井石根的外甥,那不认识也得认识啊,龟田顿时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随后紧紧握住纪溟的手道,“呦西,搜得寺内~记得记得,转眼间几年不见了,你最近可好啊?”

“好得很好得很,怎么,听说最近部队又有大的动作?”两人握着手在鬼子们不解的眼神与百姓杀人的眼神中坐下,龟田道,

“是滴嘛,河边将军让我们去北平驻守,听说是有什么动作,但具体还不得而知。”

两人正说着,那姑娘的同伴赶紧对他说道,

“海棠,你还再犹豫什么呢,赶紧走啊!”

纪溟听的真切,原来这姑娘叫海棠。

海棠听后这才反应过来,一个转身就要溜,不料旁边的一个小鬼子正盯着她的酥胸猛看呢,突然间不见了哪里会同意?

“八嘎!谁滴让你离开了?”

说着便抢先一步去拉海棠的手,他比那小队长幸运多了,海棠一个不防竟然被他抓到!

随后猛的一甩,娇嗔道,

“你放开我!”

纪溟见状突然起身暴喝!

“八格牙路!”

喊完直接走上前去,“啪”的一声,抽了那小鬼子一个大嘴巴。直接把他抽的一愣!反应过来以后掏出枪就要与纪溟拼命,这时候龟田站起身也是同样的大喝!

“八嘎!”

“啪!”

又抽了他一个嘴巴,这回小鬼子是彻底蒙圈了,怎么外人也打,自己人也打?

“你滴疯了不成?这是我的贵客!”

“哈依!”

那小鬼子低头认错,不得不地说,*******国家就是这点好,等级森严,纪律严明,上级打下级天经地义,没什么人道好讲。

纪溟对龟田怒气冲冲的道,“龟田阁下,那名姑娘是我在华夏的同学,希望你以后好好管理你的手下,否则,我将如实禀告给我舅舅!”

说罢气呼呼转身拉着海棠就走,不得不说,这姑娘的小手是真嫩,抓在手里柔若无骨,光滑似水,别人没占到的便宜,反而被自己占了。

海棠身子一怔,刚要挣扎,却听纪溟道,

“别怕,我是华夏人。”

PS:本来想一天更一章的,但是怕大家不够看索性又发了一章,各位看在老纪如此诚恳的份儿上,给几张推荐票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