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幽冥的变化

  • 民国狙神
  • 纪渡溪洋鸿
  • 3115字
  • 2021-02-26 18:15:33

张万山也没想到这B说动手就动手,这伙条子拿的还都是中正式步枪,这种与汉阳造没区别的老式步枪与这些保镖所持的芝加哥打字机根本没法比,

前排的几十个黑衣条子还没等拉开枪栓呢瞬间就死了一半!

张万山吓的脑袋一低,一溜烟就往歌舞厅跑。

而眼前这一幕也给纪溟看愣了,暗道这群保镖对米拉吉可真是忠心耿耿,不论那个朝代,袭警那可绝对是重罪,基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果然,条子不等于傻子,一见打不过对面赶紧都往歌舞厅里面跑,能找掩体的找掩体,找不到掩体的干脆上楼,匆匆忙忙的身影把潘龙撞了好几次!

纪溟更是神色不悦,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这群乌合之众毕竟是来帮忙的,就算现在逃跑也是情理之中,不能强加干涉。

好在这支队伍还有一些敢与黑恶势力作斗争的人,在一楼的掩体后面纷纷开枪还击。但零星的子弹根本没造成多大的杀伤力,

布鲁斯一挥手示意身后弟兄往里面冲,这群家伙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悍不畏死的狂奔起来,纪溟见了眉头一皱,对潘龙道,

“潘龙,你和阿文速速去地下室拿枪支援他们,别拿M2,那东西就是活靶子,多拿点手榴弹和冲锋枪!幽冥,你跟我来!”

三人对纪溟的命令没有半点迟疑,齐齐点头各自准备。

纪溟带着幽冥跟在潘龙的后面来到地下室,打开一个箱子,里面是全新的春田步枪,这枪只要稍加改造就很适合幽冥使用,于是纪溟拿出两把,又拿出两盒子弹装在兜里,拉着幽冥的手腕就往外走。

幽冥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妥,只是老大的手有些粗糙,抓在自己的手腕上稍微有些痛罢了。

两人来到一楼办公室,这里有一扇可以打开的窗户,纪溟上去一脚将其踹飞,丝毫不心疼这是自己的产业,

站在窗边拉着幽冥的手一起跳了出去,窗户外就是买房子时明叔送的大院子,这院子很大,摆下三十辆坦克肯定没问题。

歌舞厅的后面只有简单的装潢,还有一排径直向上的墙梯,这梯子就是最老式的消防梯,此时纪溟来到下面对幽冥道。

“幽冥,你学着我的动作,一点一点往上爬,别害怕。”

“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会令我害怕了。”

“......”

这句话给纪溟呛的一愣,想想也确实是这么个事儿,不论是谁,在拥有全家被杀自己又被凌辱的经历后,恐怕对任何事情都不会害怕了吧?

纪溟咂巴咂巴嘴没敢吱声,把春田往身上一背,徒手开始向上爬去,幽冥也有样学样,只不过脆弱的身子还没有经过锻炼,爬了不到三米就开始气喘吁吁,鬓角冒汗。

但是她意志力很坚挺,硬是一声不吭的跟着纪溟一路爬到天台,纪溟来到台边蹲下身朝下看去,果然,还有不少的黑衣人没有进入到歌舞厅内部,

见幽冥已经来到身边,说道,

“幽冥,我现在教你用枪,来,你看。”

纪溟把春田拿下来,又掏出子弹,一个一个的压进枪膛里去。

幽冥学的很快,娇嫩的手指头被子弹磨得发红也毫不在乎,直到把五发子弹全都压进去才停下。

纪溟见她认真的样子微微笑了笑,不禁暗道,这真是个坚强的姑娘。

“幽冥,愿意拜我为师吗?”

幽冥见他一脸认真,也用同样的表情问道,

“你能教我什么?”

“教你杀人。”

“好!”

幽冥听到纪溟愿意教她杀人,忙不迭的跪了下去,隆重的磕了三个头,纪溟也没阻拦毕竟是自己收的弟子,承受这三个头也是情理之中。

幽冥磕完头赶紧叫了一声师父,好像怕纪溟跑了似的。

“好,来,我告诉你,这把枪叫春田步枪,是狙击枪的首选,今天我们就打近距离的目标。”纪溟再次恢复成好师父的模样,对幽冥一点一点的教授用枪姿势。

两人来到台边上,纪溟在幽冥的身后,两手抓着她的手腕,成一个半环抱的姿势,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手把手的教吧?

天地良心,纪溟对这个十五岁的少女,真是一点感觉没有!

他发誓!

“眼睛与膛线保持五厘米左右的距离,这,瞄准这,在瞄准敌人,然后扣动...砰!”

“卧槽!”

纪溟不由大骂一声!

他连扳机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呢,幽冥就直接开了一枪!而楼下那名正在抽烟解闷的黑衣保镖应声而倒!

天才啊!

这尼玛不就是天才吗?

这还不算完,幽冥貌似杀人上瘾,一枪干掉一个就重新拉枪栓继续开枪射杀。

一时间楼下的保镖都慌了神,他们根本想不到房顶居然还有狙击手!现在纷纷按声音找掩体躲避。

但无遮无拦的大马路哪来的掩体?

除了几个楼缝能钻进去几个之外,剩下的人见避无可避直接开枪还击!

纪溟见状赶紧大喝一声,

“小心!”

他的动作很快,直接将幽冥拉到台下,半秒的时间不到,无数子弹带着破空声打在台边叮当作响,幽冥没有一丝恐惧,将五发子弹再次压进枪膛,一把挣开纪溟的臂弯跑了出去。

纪溟见状大惊失色!

“喂!你特么疯了?干什么去?”

幽冥丝毫不管不顾,跑到天台的另一边继续抬枪射击!

但毕竟是初学者又兼身体瘦弱,没办法很好的控制后坐力,导致这两枪根本没打到人,纪溟骂了一句,也捡起一把春田开始往里面压子弹,还不时的想着这姑娘实在太不令人省心了。

可就在这时,一楼再次传出数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响!

“砰!”

“砰!”

巨大威力震的整个楼梯都是一阵颤抖,纪溟咬紧牙关,心理隐隐有些担忧,也不知道楼下的潘龙等人怎么样了。

纪溟担心潘龙,而潘龙在担心阿文,几颗手榴弹在一楼大堂里爆炸,他躲在实木的沙发后面并没有受什么伤,

倒是在不远处与他形成交叉火力的阿文,左臂不小心中了一枪。

潘龙扯着嗓子对他喊道,

“阿文,别死抗了,去楼上帮老大,这里有我呢!”

阿文咬着血牙摇头,

“不,老大的命令是让我盯在这里,潘哥,你去楼上吧!幽冥需要你!”

“滚一边去,幽冥有老大在肯定不会出事,你先去地下室包扎一下,我掩护你!”

阿文上来倔劲也是不肯同意,哥俩你来我往劝了半天发现谁也劝不动谁,干脆一致对外先打死这帮狗日的再说。

黑衣人悍不畏死源源不断的往大堂里面冲,潘龙手中的芝加哥打字机已经换了两个弹匣了,枪膛都开始隐隐发红,眼看就要报废了。

阿文也好不到哪里去,伤口还在流血脸色也越来越苍白,现在全是凭一口气硬挺。

“砰砰!”

“砰!”

又是几颗手榴弹在大堂爆炸,本来还有十几名坚守的条子已经被炸的七七八八,剩下的几个人也是浑身带伤。

张万山已经趁乱从二楼跳窗户跑了,据说是去搬救兵了,条子也开始面临群龙无首的严峻时刻,潘龙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对仅剩的几个人道,

“兄弟们,别硬撑了,赶紧退到地下室去拿枪!”

这群条子拿着中正式步枪根本没办法和敌人的芝加哥打字机形成火力对等,密集的弹雨总会打在几个倒霉蛋身上,

其中一个条子名叫郭雷,应该是个小队长级别的人,他蹲在沙发后面大吼,

“弟兄们,听人家的,赶紧进地下室!”

有了他的命令,其余几个完好的条子纷纷丢下枪就往地下室跑,潘龙与阿文给他们打掩护,门外的布鲁斯一见机会赶紧又让一批保镖冲了进来。

......

......

“东哥,这大晚上的哪来的枪声啊?”

一辆别克车上,前排司机正在询问坐在后排的一个年轻男子。

这个人就是阿东。

他已经带着洪门的弟兄把码头的活儿干完了,正在按照纪溟的命令把所有别克轿车开回歌舞厅后院,可刚刚来到南京路就听到一阵密集的枪声与手榴弹的爆炸声。

他心里顿时一沉,一种极度不安的预感涌上脑海。

“快!开快点!”

阿东不敢迟疑,赶紧吩咐司机开快些。

前后一共九辆黑色别克车坐的满满登登都是洪门的人,这些人都是码头的管理者,阿东打算今天晚上带他们见见老大,认认家门的。

没想到,人还没见却先出了变故!

值得庆幸的是,他发现米拉吉的这些别克车后备箱里,都装着数目不多的军火!

看来,今天晚上注定要恶战一场了!

凌晨四时,夏日的太阳已经在天空泛起了白肚皮,一抹带着朝气的阳光挥洒大地,充满无限生机。

可惜,这美丽的晨光注定很多人看不到了。

尤其是来进攻歌舞厅的米拉吉保镖们,布鲁斯攻击了歌舞厅将近一个小时,可就是攻不下来,人家据守不出,火器犀利,即便自己人多却也根本不够往上填的。

正琢磨怎么办才好呢,忽然,他身后出现一个小弟,是个白种人,踉踉跄跄的跑过来险些跌在他身上。

他不爽的大喝道,

“慌鸡毛?”

“布鲁斯,大事不好,我们身后来了好多人!瞧那样子是来支援这群华夏狗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