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巨大的财富

  • 民国狙神
  • 纪渡溪洋鸿
  • 3062字
  • 2021-02-21 18:02:16

米拉吉被阿唐像拖死狗一样拖进后院的土房子里,这里是歌舞厅平时所用的仓库,里面有各种碗碟,酒水桌椅,甚至还有成箱的“拦精灵”。

味道就不说了,反正阿唐一进来就捂鼻子,眉头紧锁连连欲呕的样子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干净人呢。

潘龙到底还是睡着了,纪溟把他抱回歌舞厅三楼的休息室床上,亲自操刀给他缝合伤口,先是酒精消毒,没有手术刀只能用刚才杀人的剔骨刀来代替。

三十厘米的刀刃用起来有些张飞穿针的感觉,还好潘龙是昏迷的,否则看到这么大的刀在自己身上操作还不得直接吓死。

幽冥见潘龙受伤,也是小脸吓的唰白。

赶紧亲自从一楼端过来好几盏煤油灯,把不大的房间四周照的灯火通明,纪溟慢慢的将枪伤口切开,又用镊子把弹头夹出来。

这子弹很小,杀伤力也不大,只是在潘龙的胳膊上留个小眼,取出后又用酒精杀了一遍毒,这才开始缝合。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与专业的外科大夫没啥区别。

幽冥一边眨着担忧的大眼睛,一边很轻柔的给纪溟擦汗,后者也难道享受一次来自于阶级的的快感,顿时有些面色红润,一摆手道,

“行了,你就在这看着他吧,我还有事情要处理。”纪溟说罢起身往外走,幽冥赶紧站起来问道,

“老大,你要去哪?”

“我去银行取钱。”

“取钱?......”

纪溟当然是去取钱了,米拉吉这现成的巨型提款机不用白不用!相信在自己的手段之下,根本不存在什么硬骨头。

纪溟来到仓库,发现米拉吉已经醒了正低头献媚讨好的和阿唐说着什么。

后者只是微微轻笑着也不答话。

“冰糖,冰糖你听我说,你放过我,我给你五十万美金!”

“一百万!”

“真的,冰糖,我发誓,我出去以后什么都不会说的,也不会来找你们麻烦的!”

“你特么还敢找麻烦?”

纪溟听了两句就骂骂咧咧推门而入,阿唐对他点点头识趣的走了出去,歌舞厅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处理呢,更何况一介文人也不适合看这么血腥的场面。

纪溟搬过一个板凳坐在米拉吉的面前,他手脚都被捆住了,胸骨凹进去一大块,但纪溟的脚法很巧妙,既让他疼痛,也不至于伤了肺腑危及性命。

“老东西,来,我们好好谈谈。”

“你...我不认识你。”

“哎呀,谈谈不就认识了吗?自我介绍一下,我,人称狙神,也就是冰糖的老板。”

狙神,米拉吉听到这个词瞳孔猛一收缩!

这两个字最近可是如雷贯耳,他身为上hai滩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有自己的情报网,而狙神不正是最近炙手可热,处在风口浪尖的抗日分子吗?

“原来你就是冰糖的老板,好,我们谈谈,多少钱才肯放了我?”

米拉吉有些想当然了,他根本不了解纪溟,还以为他只是图财呢。

岂不知这小子就是一个占便宜占不够的主!不可能会因为一笔钱就放了他的。

果然,纪溟不屑一笑,

“呵呵,钱?老子有的是钱,我要的是军火!说,你储存军火的仓库在哪里!?”

米拉吉暗道一声不妙,这小子竟然知道自己有军火库,而且瞧他哪意思是要全部抢走!

笑话,那可是自己的命根子,军火库没了,自己也就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由穷变富易,由富变穷难。

让他一个享受了半辈子荣华富贵的人接受贫穷,倒不如杀了他痛快。

于是脖子一埂,道,

“什么军火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纪溟其实很讨厌这样嘴硬的人,直接说出来不是少受一点苦吗?

何必呢?

难道你们米国人都贱?不见棺材不掉泪?

他也不多废话,掏出刚刚给潘龙做完手术的剔骨刀,在他的小手指头上用力一划!

一小截手指头就被平整的切了下来!

速度之快,甚至让米拉吉在几秒之后才感觉到疼!

“啊啊啊!!!法克!”

“你干什么!?”

“啊啊!谢特!谢特!法克由马德儿!我真的不知道啊!!”

纪溟狞笑,拉出他正在滴血的小手指头又来一刀!

又是一小节手指头掉了下来!

“啊啊啊!!”

米拉吉忍不住疯狂的大叫,十指连心,断指之痛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他还没昏迷过去已经是意志力惊人了。

“说不说,再不说我把你这十根手指头全都切下来喂狗!”

“我说!我说!”

“在...在滨海码头...托尼仓库里...那是我明面上储存粮食的仓库,其实里面都是军火...不..不要在折磨我了...求求你。”

纪溟不屑的笑了,他就知道这米国佬没那么大尿性,跟我玩死抗这一套,这不是没病找灾吗?

伸手拍了拍他的大胖脸,啪啪作响。

“早点说不就得了,省得遭这个罪,你那个仓库有多少人把手?”

“两..两百多人。”

米拉吉呼吸急促的很,而且很喘,纪溟从怀里掏出白酒,又抻过他的手指头猛的浇灌了一下!

天哪,血肉模糊的手指头受到酒精的刺激,这疼痛如何能忍?

米拉吉顿时又哇哇大叫起来!

“啊啊!!法克!你还想知道什么,你倒是问啊!”

“你现在有多少个房子,多少存款,外汇,产业,一笔笔一件件都给老子从实招来!要是说得好,我可以考虑优待你,如果敢心存侥幸欺骗我...呵呵,后果你懂得!”

米拉吉彻底面如死灰,纪溟这是不榨干他誓不罢休啊。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人为刀俎他为鱼肉,除了乖乖听话以外根本没有谈条件的余地。

“四个别墅,六个银行的存款有一百余万美金,外汇英镑十五万,一个歌舞厅,一个西餐厅一个赌场,一个跑马场,一个码头一个仓库...”

纪溟越听越是震惊,这厮可是真够有钱的!虽然很多都是不动产,但也是实打实的财富。

这其中一个码头的价值就远远不止一百万美金,更别说那些零星产业了!

这可真是人在家中坐,钱从天上来啊。

纪溟做梦也没想到一个米国军火商会有钱到这个程度!

想到这,又想到这白胖子身后的超级大国,纪溟忍不住又是坏坏一笑,米拉吉见状本来松下去的心情再次提了起来!

“你你你你...你还要干什么!”

纪溟起身蹲在他面前,用最温柔最亲切的表情与笑容对他和煦的道,“嘿嘿嘿,老米啊,你的表现不错,我决定优待你,你放心,从现在开始我绝对不会在打你了,而且,还会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你。”

米拉吉听着不对劲,如果一个魔鬼突然告诉你他不吃荤了,哪不是有预谋就是有条件,或者说,自身还有被魔鬼敲诈的价值。

“我我我我真的没有任何东西了...”

纪溟笑的越灿烂,米拉吉就越是肝颤,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不不不,现在的我只是希望你能好好活着,我们合力共赢,我保证你的生活水平,同时,你也要帮我做一些事情...”

米拉吉的脑袋虽然一时有些转不过来,但好赖智商还在,知道自己没有跟纪溟讨价还价的余地,于是一个劲的点头,

“好好好,我都听您的。”

纪溟笑着拍了拍他的脸,这种侮辱老米提高我华夏人地位的举动他简直不要太喜欢,也没有再说多余的话,直接走了出去。

他留着米拉吉的最大目的,就是看上了他身后的军火集团,不管以后是能运一次还是两次,只要有油水可榨,他就打算一直留着他。

再说,不就是多养一个人吗?

老子腰缠万贯还差你一口吃的?

离开库房纪溟来到歌舞厅大堂,此时已是凌晨,客人陆陆续续的开始离开,有的男女相互挽住,肉麻的商量着去哪里开房好。

有的则是喝的酩酊大醉,叫嚣着明天要去谁谁家找回场子。

不管是什么人,阿唐都是微笑着相送,有的关系户还死不要脸的顺走两瓶好酒。纪溟看着一切,感慨颇多。

以后生意火爆了,还得开家酒店才行。

与人方便就是于己方便嘛。

“阿唐,明天去医院招募几个大夫和护士来作为我们特聘的内部人员,米拉吉这胖个蛆的身材再不治疗一下估计就嗝屁了。”

阿唐听着还为之一愣,

“不是吧老大,你没杀他啊?”

“我为什么要杀了他?”

“不是...以你的操行,以往不都是榨干以后就地格杀的吗?难不成您也看出了他背后还有油水可图?”

纪溟翻了个白眼,阿唐这是变着法骂他暴殄天物呢,顺手给他一个脑拍。

“啪,小崽子敢骂我,我看你真是活拧了!”

阿唐嘿嘿一笑,

“嘿嘿嘿,您知道为什么我刚才都不劝你的吗?因为在我这,给你出气才是最重要的,一点点利润而已,无所谓。”

这小子现在是越来越像纪溟的人了,那就是极其护短,潘龙为了救他挨了一个枪子,他以为纪溟会杀掉米拉吉为潘龙出气,没想到却是这么个结果。

果然呐,阿唐的书生良心已经大大的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