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黑吃黑(下)

  • 民国狙神
  • 纪渡溪洋鸿
  • 3172字
  • 2021-02-20 19:47:34

好家伙,脚面与枪托的撞击谁胜谁负暂且不说,直把纪溟疼的眼泪都下来了,他顿时怒火中烧,气的是七窍生烟!

“握草尼玛!”

他是彻底生气了,来到这个时空将近两个月,还是头一次吃这么大亏呢!

只见他掏出已经安装好消音器的沙漠之鹰,对着那保镖的脑袋抬手就是一个点射!

“噗。”

本来还奸笑的保镖,脑袋瞬间出现一个巨大的血洞,带着不甘与惶恐的眼神仰面倒了下去!

纪溟蹲下身揉着发酸的脚背,疼的是冷汗直冒,要不是体格好这一下非骨裂不可,再次恨狠的看了那尸体一眼,端起地上的芝加哥打字机直奔下一个目标。

周围的保镖越来越少,米拉吉的人就算再迟钝也肯定知道是出问题了,其中一个保镖与同伴对视一眼,打算将此事报告给米拉吉,却不知纪溟已经从身后冒了出来!

愤怒中的他根本顾不得什么惊不惊动的了,再说,就算不主动出击他们也会将少人的事情告诉米拉吉,倒不如抢先一步,先干掉他们!

两个保镖并排往前走,纪溟从幽暗中站起身端起芝加哥打字机就是一顿搂火!

“嗒嗒嗒嗒嗒!”

“啊啊啊!!!”

“什么人!?”

几个保镖的惨叫外加汹涌的枪声,把还傻站在码头上吹风冷的米拉吉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保镖很厉害,从听到枪声的那一刻起,护着米拉吉就要逃跑!一边跑一边用手枪对着阿唐两人连开数枪!

阿唐没有战斗能力,为了躲避子弹直接跳下码头,景忠更是依靠掩体掏出M1911还击。

“这群华夏人果然有鬼!杀了他们!杀了他们!一个都不留!”

米拉吉跑的和瘸腿王八一样,还不忘对着身边保镖叫嚣着,忽然,一声凌厉的枪响从远处传来!

“砰!”

“不好!”

米拉吉的保镖心下一沉大叫一声不好!这群华夏人竟然暗藏狙击手!

他刚说了两个字脑袋就被7.62子弹贯穿,而狙杀他的人,正是潘龙!这小子从瞄准镜里见到纪溟大大方方像个SB似的瞎突突,就知道事情有变。

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于是他选择第一时间狙掉米拉吉的保镖!

景忠毕竟是当过兵上过战场的职业军人,见米拉吉的保镖被一枪干掉,直接将枪口瞄准米拉吉的大腿!

砰。

m1911的精准射击与他完美配合,子弹毫无意外的射进米拉吉的大腿,他身子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就在此时,周围二十几名保镖全都围了上来,组成一道人墙将米拉吉死死护在中央!手中的芝加哥打字机对着景忠就是一通齐射!

好在这厮见事不可为赶紧又躲在码头的一个箱子后面,弹雨虽然密集但并没有伤到他。

纪溟见米拉吉受伤嘴角牵起一丝狞笑,猩红的双眼像一匹恶狼那般蹲在小山坡的灌木里,端着芝加哥打字机对着人群又是一顿突突!

四五个保镖冷不防的被射死在地,而剩下的人一部分继续护送米拉吉往山坡上走,另一部分对着枪声来源也是奋力还击。

纪溟鬼精鬼精的,又是狙击手出身,当然知道要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子弹如风般在他脸边擦过,他却没有一丝恐惧,反而生出一股如灭世魔神的暴戾之心。

张着大嘴哇哇狂笑着继续开枪射击。

可他毕竟只有一个人,而且没有多余弹匣,芝加哥打字机的子弹很快宣布耗竭。

保镖的动作很快,一口气将米拉吉护送上别克轿车就要逃跑。剩下的十几个人端着枪留在原地阻拦纪溟的追赶,他气的一咬牙,对周围大喊,

“米拉吉跑了!追!”

米拉吉今天是必死的,他如果不死,恐怕纪溟几人在上hai就待不下去了,刚刚建立起来的组织也将夭折于萌芽之中。

所以,哪怕今天要大闹租界,大闹上hai滩!也要将米拉吉格杀!

潘龙端着加兰德从山坡上跑下来,阿唐也被景忠从水里捞上来,一边跑一边拧着水,像特么不愿意下锅的落汤鸡。

阿东还隐在暗处,他没有出来的必要,等事情结束后直接占领码头就好。

几人虽说狼狈了些,但速度尚可,而且这个时候的轿车也跑不了多快,纪溟扔掉冲锋枪举起沙漠之鹰来到马路上,以别克车做掩体,对着阻拦的保镖连番点射。

保镖又被射死几个,剩下的人受不了这时刻恐惧的心理折磨,对着纪溟的位置扣住扳机就不撒手了!

“嗒嗒嗒嗒。”

“叮叮叮叮。”

密集的子弹打在铁皮上并没有穿透,但同时也让纪溟无法露头!

潘龙从远处追来见到纪溟被压制的很惨,直接边跑边开枪,这小子的狙击天赋在这一刻得到完美体现,基本一枪一个,抬手就有!

潘龙的增援让纪溟压力大减,而此时景忠也跑了上来,端着M1911疯狂点射,纪溟见时机成熟也从车后面站起,没用一分钟十几个保镖被全部击毙。

这也不得不说纪溟等人的能力之强,配合之好。

十一辆别克车米拉吉只开走了一辆,纪溟来到打头那辆车前翻身钻了进去,潘龙也抱着加兰德来到副驾驶,后面是阿唐与景忠。

阿唐上车后还打了个喷嚏,

“啊切!我糙他姥姥的,这水怎么这么凉啊?狗日的米拉吉,看老子今天抓到你不整死你!”

纪溟冷笑着发动车子,熟练的挂挡抬离合,别克车在这一刻简直被他开成了F1,车屁股喷出一股火焰飞也似的窜了出去。

米拉吉在车上捂着大腿,疼的直吸凉气,就这样还不忘狂吠着,

“法克!该死的华夏人,你们都得死!都得死!”

“皮特,你回去后立刻组织人手,给老子端了上hai歌舞厅!”

“谢特!老子要让他们所有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絮絮叨叨个没完,却没发现司机根本没搭理他,

为什么?

因为车后正有一个大尾巴跟着他呢!

“老板,我们恐怕回不去了。”

米拉吉眼睛一瞪!

“你说什么!?再特么胡咧咧,老子先一枪毙了你!”

“老板,你听我说,我们现在......”

“砰!”

皮特的话还没说完,脑袋就被一颗子弹瞬间射穿,重重的砸在方向盘上!

而失去方向的别克车在打滑过后一头撞在路边的大树上!

往回一看,好家伙,潘龙这小子上半身探出车窗外面,两手端着加兰德一枪就把他爆了头!那姿势,就连纪溟看到都得说一声,帅呆了。

阿唐在后面惊讶的更是拍手叫好!

“好啊!老潘,你这狙击能力不比老大差啊!”

纪溟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这个装比的机会让给潘龙或许很不错,毕竟现场也没有女人。

一个甩尾将车停在边上,开门下车缓步走了过去。

只见米拉吉那胖胖没有脖子的脑袋鲜血淋漓,昏迷不醒,而他的司机皮特早已死的不能再死。

身手探了探鼻息,还好,这米国佬还活着!

他活着,作用远比死了要大!纪溟赶紧对身旁的几人吩咐道,

“把他抬出来放车里,带回去慢慢拷问,景忠,你去告诉阿东,让他干完活以后带人把那九辆别克车开回歌舞厅后院去,别忘了把车牌号摘了啊。”

景忠点点头,转身离开,没入黑暗之中。而潘龙阿唐两人则是合力将胖胖的米拉吉从变形的车厢内抱了出来。

可谁也没想到,就在这时本来昏迷的米拉吉竟突然睁开了眼睛!从胯兜里掏出一把精致的小手枪,对着阿唐胸口开了一枪!

“小心!”

“砰!”

纪溟根本没想到米拉吉会装晕,听到潘龙的叫喊赶紧转身,却发现米拉吉一脸的狡诈,而潘龙为了救阿唐,推了他一把,自己躺在了血泊之中!

纪溟瞬间眼睛就红了,潘龙可是他最喜欢的大徒弟!而且也是目前唯一的徒弟!

“啊!我糙你吗!”

暴怒中的纪溟飞起一脚,直接将米拉吉的胸骨踢碎,这一下让他彻底的昏了过去。

随即赶紧来到潘龙身边查看。

仔细一看伤口,还好,并没有命中心脏,子弹只是射进了他手臂的肱二头肌!

这小子躺在地上还咧嘴笑呢,

“嘿嘿嘿,还好躲开了。”

纪溟气不打一处来,笑骂道,

“嘿嘿你大爷!你特么吓死老子了!”

潘龙被阿唐扶了起来,纪溟看了一眼半死不活的米拉吉,心中暗想,

这可是财神爷啊,可不能让他就这么死了。

托起他的身子将他放入后排座位让阿唐看着他,回头一看,车厢里竟然还有一把金灿灿的手杖!

土匪可没有走空的道理,干脆搂草打兔子一起拿走。

纪溟重新上车,几人直奔歌舞厅而去。

一路上他开的很快,潘龙神智都有些模糊了,半睡半醒之间喊着爹呀娘呀的,

这是失血过多的缘故,如果不及时取弹缝合,恐怕一会儿就会挂掉!

纪溟暗骂他没出息的同时,脚上也狠踩油门,

“潘龙!你给老子清醒一点!不许睡觉!”

“别特么喊你老娘了,你老娘听不见。”

“诶?别往我身上靠,我特么不是你爹!”

他一边喊着给潘龙加油打气,一边驰骋于夜色之中。

富丽堂皇的上hai滩依旧灯火通明,全然不知道在不远的码头上刚刚发生了一起重大枪杀案,或许这才是都市本来的面目吧。

不相信鲜血与眼泪的面目。

......

【推荐票呢各位?老纪都给你们点名了,还不赶紧交上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