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黑吃黑(上)

  • 民国狙神
  • 纪渡溪洋鸿
  • 3305字
  • 2021-02-19 20:38:48

白天与纪溟动手的服务员名叫景忠,是个参加过北洋战争的退伍军人。

其实,也不存在退伍。

只是景忠在北洋战争时负伤被疯狂逃命的大部队所丢弃,他只得费尽千辛万苦爬到苏州求生,也许是他运气不错,刚一进城就被一个店家收留,于是一直在哪里当伙计。

可是好景不长,华夏大地兵荒马乱的,店里也没什么生意,所以店老板就让他来上hai租界碰碰运气,总比跟他一起饿死的好。

景忠是个知恩图报的人,给店家磕了三个头就独自一人来到租界,没想到第一天当力工就碰到了阿唐,阿唐见他身体不错,细问之下竟然是当过兵的,于是赶紧招揽过来充当保镖。

上次与米拉吉会谈时带的服务员,就是景忠。

然而打脸的是,身为保镖的景忠第一次出手就差点被纪溟一记窝心脚踹死,现在老老实实跟在阿唐身边一声也不敢吱,就连看纪溟的眼神就都些躲闪。

来黑吃黑的人不多,只有纪溟、潘龙,阿唐与阿东。至于幽冥这小妮子来了也没用,反倒添麻烦,纪溟干脆让她直接在家睡大觉了。

月黑风高杀人夜,高高的月亮本来明亮无比,却在纪溟等人来到码头时悄悄隐藏了起来,躲在乌云后面静观人类苟且之事。

这片码头是米国佬的地盘,也就是米拉吉走私的专用码头,纪溟之所以把交易地点设在这里,就是为了打消米拉吉的疑心,最重要的是...阿唐曾听说这里有一个米拉吉派重兵把守的仓库!

既然黑吃黑,那就要吃的彻底,全然没有抢一半留一半的道理。

杀人要砍头,杀鸡要割喉,就连斩草都要除根呢,更何况是一个背景深厚的军火贩子,于是几人商定在杀人越货之后要把这米国佬的仓库也一起顺走!

纪溟看了看从小鬼子手腕上拔下来的劳力士手表,转头对潘龙道,

“赶紧去找狙击位置,保护阿唐和景忠,我去暗中除掉‘桩子’,事成后我会通知你,开枪果断一点,别犹豫。”

桩子是黑话,也就是暗中的保镖。

潘龙等人都没什么暗杀经验,所以这脏活儿累活儿还是得大老板亲自来。

潘龙点点头就走了,身后背着那把刚拿到手还没捂热乎的M1加兰德步枪,阿东隐藏在暗处并没有露头,等事情办完他直接联系洪门弟兄占领这里。

阿唐与景忠站在码头边缘上眺望远方,像极了等待故人的侠客。

纪溟狰狞一笑,没入夜色之中。

......

......

午夜12点整,米拉吉那一身白白毛毛的胖肉从一个倭国艺伎的肚皮上爬起来,神色萎靡的咂巴咂巴嘴,看起来是经过一场大战,巴适的很。

又放肆的掐了下她的屁股这才起身打算抽支烟解解乏。

他完全忘记了与阿唐的约定,等到保镖走进来时才想起来,

那人道,

“老板,您与华夏人约定的时间到了。”

米拉吉吐出一大口烟雾,想了想道,

“唔,知道了,你去准备吧,我洗个澡就来。”

“是。”

米拉吉能在上hai滩折腾这么久,可不是一点手腕没有的人,要怪只能怪阿唐最近的亲昵工作做的太下血本了。

这不,床上正欲求不满的艺伎就是阿唐花大价钱从倭国一个洗澡堂子里请来的。

“呵呵呵,这个冰糖还真是有点意思,也罢,看看你耍什么花样。”

正所谓艺高人胆大,米拉吉虽然大本事没有,但对自己的属下还是非常信任的,否则他也不会想都没想就答应阿唐提出的交易地点。

这也间接性造就了他的死亡。

慢吞吞的将半只雪茄抽完,这才在艺伎的服侍下穿好衣服,临走还不忘在她胸口大白兔上胡掐一把,弄的艺伎又是娇笑连连。

米拉吉走进轿车内,前后各有五辆通用别克轿车开道保护。

他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与阿唐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不过没关系,迟到一会儿量他也不敢说什么。

小小的华夏人,如果识相乖乖交钱便好,若是敢出什么幺蛾子,别怪我老米心狠手辣!

他心狠不狠纪溟不知道,但纪溟是真的狠,只见他蹲在一个不起眼的桅杆旁边,趁着黑夜隐藏在箱子后面,如狼般的目光死死盯着从远处驶来的车辆。

嘴角冷抽,

“呵,到底是有钱呐,这破别克一辆就得二十万大洋。老子时来运转,今天就让你连车带保险全都姓纪!”

米拉吉还不知道纪溟已经惦记上他的车了,此时来到码头不远处将车停下,其余十辆车的保镖哗啦一下集体开车门下车,那动作整齐划一,煞风阵阵,还真有点古惑仔的既视感。

米拉吉身后的保镖头子一挥手,周围五十名小保镖即刻散去,他们有的人拿着芝加哥打字机,有的人手持m1911,还有两个狙击手端着加兰德跑进了丛林深处。

看来,米拉吉对自己的人生安全还是很在乎的。

离老远,阿唐就看到了拄着拐杖慢慢走来的米拉吉,对身边的景忠悄悄的道,

“诶?你说他也不是瘸子,拄鸡毛拐杖啊?”

阿唐对敌人就是一句好话没有,张嘴特么闭嘴鸡毛,也不知道跟谁学的,一旁的景忠脸色微尬,茫然的道,

“啊这...要不一会儿问问?”

阿唐笑着怼他一下没再说话,两人心照不宣,看着米拉吉漫步走来。

阿唐赶紧上前伸出手迎接道,

“亲爱的米拉吉先生,我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您盼来了呀!”

米拉吉象征性的与他回握一下,高傲的道,

“怎么,冰糖先生等的不耐烦了吗?”

“哈哈哈,岂敢岂敢,能够在此等您那绝对是我的荣幸啊!”

米拉吉嘴角冷笑,他就知道这个华夏人不敢怎么样,但考虑到今后的大笔合作还是故意的放下身段,尽量低调的道,

“冰糖先生可把钱带足了?”

“绝对带足了,不过,在给您钱之前能不能再让我看看物品清单呢,说实话,上一批的货真是没够用!”

米拉吉没想到第二笔交易来的这么快,见到冰糖提着一个大黑袋子也不担心钱会飞走,索性吹着凉爽海风陪他唠唠,

从保镖手里接过物品清单表递给冰糖,后者接过还真煞有其事的仔细看了看。

其中,冰糖的手心早已经出汗了,他虽然表面装的镇定,但这种事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干,容不得他不紧张。

三分钟过去,冰糖一句话也没说,米拉吉等的有些不耐烦,毕竟大晚上的在这里傻站着远没有躺在女人肚皮上舒服。

于是便轻咳两声意思意思。

冰糖当然知道他什么意思,只是他还再等,再等潘龙的信号!

几人已经约定好了,如果纪溟解决完桩子就给潘龙发信号,而潘龙会在第一时间狙掉米拉吉的保镖,但现在来看,纪溟的速度还是太慢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冰糖无奈只得再强行拖下时间,一指清单上面的M2重机枪道。

“尊敬的米拉吉先生,这个M2重机枪我要五十挺!子弹一百万发!”

米拉吉一听这话险些咬掉自己的舌头!

这数额太大了,他从来到华夏的那一刻开始,M2重机枪就只卖过他一个人!而现在他还要五十挺!

来了来了,自己期待的大买卖来了!

M2也终于在华夏打开销路了!

“哈哈哈,冰糖先生,您的需求绝对没问题!五十挺,老规矩,两个月内交货,具体你等我消息就行,不知我们上次交易的钱...”

冰糖心中一紧!

钱...他哪有钱呐?袋子里装的都是板砖,只不过在最上层贴了几十张十元面值的英镑而已!这要端起来仔细看肯定露馅!

冰糖在心中祈祷,狙神呐狙神,你可快一点吧!

与此同时,纪溟正在码头四周来回穿梭,米拉吉所有保镖的去向早已经被他一一记在心里,对方人数不少,光靠自己一个人杀起来很费时间。

好在这些人相距较远,无声无息的杀掉几人也没人知道。

他手持短刀,这是在歌舞厅餐厅里拿的,是正儿八经的剔骨刀!

这种刀锋利无比,而且刀刃很长,在没有军刺的情况是下是最好的近战武器!

只见他又悄咪咪的来到一个狙击手的附近,眼看那名狙击手时刻盯着瞄准镜根本没注意身边情况。

纪溟一个鱼跃前滚翻外加饿狗抢食扑在他后背上,手中剔骨刀直接挥动将他的脖子扎了个对穿!

而那狙击手因为被纪溟捂着嘴,两眼瞪得溜圆,一声也没发出来就去了天堂。

纪溟再次狰狞一笑,他好久没有执行这种近身暗杀的任务了,冷不丁捡起来还真有几分快感!

五十个人,还剩下最少一半没有除掉。

纪溟也懂得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大道理,但时间紧迫也不容他不加进脚步。

狙击手都已经被处理掉,现在只剩下在码头边上的人了,忽然,其中一个黑衣保镖貌似要上厕所,纪溟逮住机会,像一只准备捣蛋的猫咪那般蹑手蹑脚的靠了上去。

那人端着芝加哥打字机慢吞吞的来到草丛边上,正要解裤子方便呢,不料纪溟像个午夜幽灵那般从上面飞了下来,直接挥刀割喉!

但是这个保镖的身手非常好,好到大出纪溟的意料!

只见他身体竟然以一种很诡异的姿势向下倒去,纪溟的刀刃基本就是贴着他下巴划过去的,纪溟忍不住“咦?”了一声,见一击不中准备在来一招下流卑鄙的“扫阴腿”!

这一腿如果踢中非断了他十八代祖孙不可!

就在纪溟以为必中的时候,那人竟然把芝加哥打字机往自己两腿中间一挡!

“铛!”的一声!

PS:推荐票呢各位,非让我点名?

好吧,娘希匹,左边雕最大的那个,把票拿来!喂喂喂,右边那个长的最帅的别笑,你也交上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