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代号:幽冥

  • 民国狙神
  • 纪渡溪洋鸿
  • 3122字
  • 2021-02-17 19:40:18

纪溟两人把坑挖好以后将两位百姓的尸体放了进去,掩上黄土又深深鞠了一躬就算礼成,不要脸的潘龙非从纪溟哪里熊来三支香烟,也不问问人家两人生前抽不抽烟就有模有样的点上。

直等烟烧没了两人才决定出发。

潘龙把姑娘抱上马,两人共乘一匹,柔体入怀也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他那怜惜的眼神看的纪溟直犯恶心,

这个姑娘虽然有几分姿色,但年岁实在太小了,一个初中生就算长的再漂亮也提不起什么非分之念啊。

真是对潘龙无法理解,或者说,对这个时代的人无法理解。

三人走的不紧不慢,一连十天终于来到苏州,鬼子还没有登陆这里,淞沪战役打响最起码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

那姑娘一路上都浑浑噩噩的没有一点精神,进了城以后稍微好些,竟然知道开口说饿了。潘龙见状不由大喜,那陪着姑娘忙前忙后吹牛B的样子,纪溟还以为他想把苏州城都买下来呢。

也不知道这厮有没有钱,反正纪溟是穷的叮当直响。

三人骑着马来到一家饭馆的前面,潘龙小心翼翼的把姑娘从马上抱下来。

哎呦~这个小心劲儿,伺候八十老母估计都没这么尽心。

纪溟翻了个白眼,下马走进饭馆发现这里吃饭的人还不少,衣服穿的也都是五花八门,各色各异,几人被店小二领着来到一张干净的桌子前坐好,

纪溟刚想点两个菜,不料潘龙竟然大手一挥,

“把你们这的好菜一样来一份!”

“诶?”

“对,还有好酒!也给我来上一壶!”

“臭小子,你!...”

“对对对,你再去外面给我买一身干净的女子衣服回来,要快啊!”

见潘龙大手大脚的样子纪溟肺都要气炸了!几次想劝阻都被他呛了回来!

“啪!你特么够了!”

纪溟一拍桌子,周围的人瞬间都往这里看,那猎奇的眼神就像看到了三个金丝猴。纪溟有些尴尬,又慢慢坐了回去,

“你特么有钱吗就胡乱点菜?到时候付不起账怎么办!?”

那店小二见潘龙点这么多东西本来还挺高兴,听到纪溟的话顿时拉下脸来。

“呦~没钱呐?没钱吃什么饭呐?”

那公鸭嗓细的和太监似的,纪溟不愿跟他计较,而潘龙则是无所谓的道,

“哎呀师父,你不是还有几十块大洋嘛,吃顿饭还不绰绰有余?”

“好好,你吃!你吃!你今天吃不完我特么弄死你!”

纪溟凶巴巴的眼神没吓到潘龙,倒是把那坐在一旁的姑娘吓了一跳,神色慌张的连忙往潘龙怀里钻,纪溟一看,

得。

这还赖上了。

潘龙一把搂过连连拍着她后背安抚,嘴里还说着,这人是傻比,别和他计较等等污秽之语。

纪溟气的是浑身直哆嗦,挺好个大徒弟竟然为了一介女子说自己师父是傻比,这还得了?

“哎呦,您几位是吃还是不吃啊?不吃就赶紧走,我还等着招呼其他客人呢~”那店小二又不男不女的插了一句。

潘龙对他道,

“赶紧上菜,再墨迹老子特么突突了你!”

这厮凶巴巴的从枪盒里掏出驳壳枪晃了晃,店小二一看不好惹于是赶紧赔笑脸,

“哎呦呵呵呵,都是小的的错,您先歇着,菜马上就来!”

说罢一溜烟就跑了,估计等下来上菜的就不是他了。

纪溟拿过茶壶喝了一口,这十天来的吃食不是皱巴巴的硬饼就是运河的污水,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此时能喝一口茶水解解乏简直不要太爽。

姑娘缓过来些,伸出葱白手指指着茶碗,对潘龙道,

“我...我也..要喝。”

这是纪溟第一次听她说话,她的声音很好听,温婉空灵,可能是年岁小的关系,还不具备妩媚之风,潘龙听见她说话更是惊喜的差点跳起来,赶紧把纪溟的茶碗抢过去递给她道,

“快喝,他喝过的,肯定不烫。”

“......”

纪溟一脸怒色眼看着小宇宙就要爆发了,潘龙却又问那姑娘。

“你有没有好些?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的眼睛终于有了一抹神采,但依旧对周围事物很迷茫,听了潘龙的话淡淡摇头,

“我不知道。”

“那你住在哪里呢?”

“我不知道。”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我不知道。”

得,纪溟眼睛一黑,合着这姑娘是一问三不知。

他接过话茬,道,

“姑娘,你愿意继续跟我们走吗?如果愿意的话,今后我养着你,但作为回报你要帮我做些事情。”

他嘴角带着淡淡笑意,只不过有几分阴险狡诈。

其实,纪溟早就有成立谍报组织的想法了,而女人不外乎是做情报最好的媒介。

甚至连名字都已经想好了,就叫——奥创。

姑娘迷惑的看了看潘龙,只觉这个人很是亲切,有种心灵相依的感觉,具体为什么她也不知道,于是对着纪溟点点头道,

“好哇,那我可以和他在一起吗?”

纪溟打了个响指!

“好啊,当然可以!以后你就叫幽冥,等我们回到上hai再做具体计划。”

几人谈话间小二已经开始上菜了,不出纪溟所料,这小二果然换了个人。

这家店的厨子手艺还真不错,什么醋溜里脊,糖醋鲤鱼,还有爆炒腰花等等做的是色香味俱全,就连吃惯后世地沟油的纪溟都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三人大快朵颐连番进攻,弄到餐桌像没有硝烟的战场一样,十二个菜惨遭史无前例的哄抢,到最后潘龙打了个饱嗝,又喝口酒顺了顺,靠在椅子上撑的直翻白眼。

姑娘吃饭的样子也与大家闺秀不沾边,米饭粒四五个挂在嘴边上,

纪溟相对还好些虽然也有点撑的走不动道。

掏出十五块大洋付了帐,几人挺着肚子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

......

又赶了两天的路,三人终于回到了大本营,上hai歌舞厅。

站在大门外纪溟差点以为自己来错地方了,这里与一个多月前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门口也没有乞丐囤积了,泛黄的窗户、台阶清一色换了新款。

大下午的竟然已经有三三两两的人开始在舞池边的沙发上喝酒聊天。

真是新时代新气象。

纪溟对阿唐的能力真是越来越吆西了。

三人穿的都不怎么样,不说乞丐也与山贼差不多,尤其是潘龙,一手牵着幽冥一手转着驳壳枪,那B装的纪溟都想转身了。

“阿唐!阿唐呢?”

纪溟走两步来到舞池中央大喊,没十秒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纪溟看他步伐沉稳有力,上身魁梧,双手走路时不离胯间十五厘米。

这是一个职业军人。

他忍不住心里一沉,暗道阿唐这小子难不成拿了老子的钱把舞厅转卖了?

真反了他了!

“您好先生,请问找我们老板有事吗?”

“让他滚出来见我。”

纪溟一听阿唐还是老板,心下稍安,对这个没眼色的服务员怒喝一句。

那人还以为纪溟是来砸场子的,脸色一变,撸起袖子作势就要冲过来,可身后的一声劝阻让他停了下来。

“大鹏,住手!”

这声音很平静,一听就是阿唐的,纪溟也把攻击姿势收起来,又摆出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双手插兜。

阿唐还以为是来这里胡闹的客人,没想到却是纪溟,顿时惊喜的大叫!

“哇哈哈哈!老板!”

这小子最近又胖了不少,跑起来腰间两侧的赘肉连连颤抖,整个一胖寡妇遇新人——如狼似虎。

眼瞅着就要与纪溟熊抱在一起,不料后者一点面子不给,滕出脚来就是一记完美的“窝心脚”。

只听见“砰”的一声,阿唐被残忍的踹出去好远,大鹏见状瞬间眼睛就红了,对着纪溟大骂一句,

“你找死!”

说着就狂奔而来,他的速度很快,至少在潘龙眼里是绝对的轻功级别。

可在纪溟看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身体侧出一步找准时机一个侧鞭腿踢了出去,大鹏只感觉自己的胸口像是被打桩机打了一下!

顿时横飞了出去!

“砰,哗啦。”

他的身体撞塌了一张西式茶桌,精致的茶杯碎了一地,周围看热闹的人还不忘拍手叫好!

阿唐揉着肚子起身一看,只见自己的保镖被老板踢翻在地,人事不省,赶紧起身道,

“老板,老板,大鹏不是故意的,他是我的保镖。”

阿唐倒没受什么伤,毕竟是自己人纪溟知道深浅,可那个叫大鹏的人就太没眼力见了,你说你冲撞老板也就算了,竟然还想殴打老板?你这不是茅坑里打灯笼找屎吗?

纪溟甩了甩裤腿,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对阿唐道,

“你还配个保镖?多少钱雇的啊?雇我行不行?”

阿唐一张肉脸笑的连眼睛都没了,

“嘿嘿嘿老板您不知道啊,最近我们歌舞厅的生意是越来越红火了,我这手里也开始有两个闲钱,都锁在您的办公室里,但是钱一多我就怕丢,所以就雇了两个人保护我,也是保护您的财产嘛。”

纪溟不是真的生气,对自己人他一向很大度,更何况阿唐把这里打理的很好,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

“瞧你那孙子样儿,赶紧准备会议室,我还有很多事情要说呢。”

“好好好没问题,那个那个谁,赶紧把大鹏扶屋里休息,那个小娟去把会议室打扫出来,准备好茶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