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准备

  • 民国狙神
  • 纪渡溪洋鸿
  • 3187字
  • 2021-02-09 18:05:43

纪溟肯定是吃不下去了,付了一块大洋的餐费转身就走,他根本不想看见这个连呕吐液都不放过的徒弟。

好歹也是堂堂帝国连长,怎么会饿成这个样子呢?

想当年老子血战亚马逊,三天没吃饭不也一样杀敌么?

潘龙肯定是吃饱了,而纪溟一口没动,溜溜达达换了家烤鸭店打算重新吃。

好在这回潘龙学乖了,往哪一坐身子笔直姿态良好,还人模狗样的将白纸巾挂在领口上,不知道的还以为受过什么贵族教育呢。

纪溟不想管他,上来的烤鸭也不用切,直接抱起来就啃,周围有点身份的人对他指指点点,

“你们快看那人的吃相,天呐!”

“这是几辈子没吃过饭呐?饿死鬼投胎?”

“你看人家对面那人,那优雅的样子多好看呐,怎么就不学学?!”

“估计是刚刚发军饷的新兵吧,没吃过好东西也正常。”

纪溟面对周围的议论声充耳不闻,吃一顿烤鸭还给他们吃出优越感了,什么毛病?

狼吞虎咽的同时抬眼看了看潘龙,这小子把另外一只鸭子让厨师切了。

然后一片一片的包在酥饼里慢慢咀嚼,甚至还不吧唧嘴,与刚才吃呕吐物的样子判若两人。

“我就纳闷了,你特么穷小子一个在这装什么上等人?赶紧吃完赶紧走!”纪溟没好气的白他一眼,明明都是苦哈哈非要装犊子。

潘龙一块鸭肉嚼了得有三十下,这才放下筷子道,

“哎呀师父你不知道,这吃什么东西就得有吃什么东西的姿态,就好比刚才吃炸酱面,那种路边摊还讲究什么脸面呐?吃饱就算!但现在可不一样,我们是在餐馆里,吃的更是一般人吃不起的烤鸭,自然得多一些礼仪。”

这B一边吃着一边说,还把鞋子脱了,黑黢黢的脚丫子也不知道多久没洗过,伸过手去直接开搓!

我勒个槽,纪溟看的真切,那顺着手指头搓动的泥卷子噼里啪啦的往地上掉!

潘龙这B刚才还一板一眼的说要注重礼仪,这还没三秒就开始搓脚丫子!

尤其是那享受的表情,比自己做泰式按摩还要舒爽百倍。

“你是成心不让我吃饭是吧?这是餐桌!你这一边吃饭一边搓脚丫子,成何体统!?”

这会儿周围的人也看见了,纷纷捂着鼻子骂道。

“那个没娘养的把鞋脱了!”

“就是他,亏我刚才还说他受过教育呢,闹了半天也是个泥腿子!”

“这位兄弟,你把鞋穿上好吗?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半聚德!”

潘龙可是不在乎你什么地方,该搓搓,该吃吃,甚至还用同一只手夹菜,对周围对人回骂道,

“半聚德多鸡毛?咋的?不让脱鞋啊?不让吃饭啊?”

纪溟虽然心中恶心却也没说什么,他就是如此护短的一个人,自己的徒弟自己怎么打骂都行,别人说一句都不好使。

这时,一位服务员走了上来,话语还算客气,对潘龙道,

“这位先生,请您把鞋子穿起来好吗?您已经影响到别人吃饭了。”

潘龙还要嚣张的说什么,纪溟给他一个眼神,随即无奈的将鞋子穿上,继续吃饭。

纪溟则早就没了胃口,开玩笑,你一边吃饭别人一边搓脚丫子你还能吃的下去?

再次付了一块大洋,拿着背包就走。

潘龙把鞋子穿好紧紧跟在他后面走了出去,其中还不乏别人的唾骂声。

这哥俩一夜没睡倒是也不困,先决定去买衣服,潘龙离开天津前把军装脱了,此时只穿着一个内衬,

而纪溟的朋克装早就在打小鬼子的时候磨破了,二人大小也算行内知名人物,总穿着乞丐装来回晃悠也不是那回事儿。

裁缝铺的老板是个大娘,人不错,给哥俩一人选了一身朋克装,这也是这个时代的潮流,就是价格稍贵,花了六块大洋。

要知道,这会儿二十块大洋都能买一匹马了。

买完衣服又去洗澡,然后换好衣服理发,一系列下来总算没闹出什么糗事,随便找家旅店睡下,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纪溟推开窗户,发现外面许许多多的士兵正在成群结队的奔跑,很多家商铺已经闭门谢客,甚至小孩子已经被家长勒令不敢出门,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不寻常的味道。

潘龙见他起来,也穿好衣服起身,来到他身边问道,

“师父,怎么了吗?”

纪溟摇摇头,

“中秋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你瞧他们赶集的样子,一场大战终于要来临了。”

纪溟攥了攥拳头,他很是为接下来即将发生的战事兴奋,俗话说,乱世出英雄,或许他就是为这个战乱年代而生的!

潘龙神色有些不自然,反复咀嚼着纪溟刚才的话,带着询问的语气道,

“师父,雨纷纷的应该是清明时节吧?”

“啊?”

纪溟呆萌一愣,全然不知道自己说错了,发现这小子竟然敢找自己毛病,揪起耳朵就是一顿爆踹!大清早的敢找师父错误,这不是没病找灾吗?

潘龙被啪啪一顿小扁踹也不生气,新买的衣服上全是脚印,拿过毛巾擦擦就与纪溟一起下楼吃饭,像这种中等旅店都是有餐厅的,

早餐也不存在丰不丰盛,能吃饱就行,两人简单吃两碗豆腐脑就拿起装备上路。

城内随处可见拿枪的人,所以潘龙的三八大盖也不是很显眼,可气的是,这厮貌似巴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有一支新的三八大盖,

往肩上一扛,走路一步三晃,活脱脱的鬼子进村。

纪溟也没管他,条子都不管的事情他没兴趣插手。

两人出了城直奔卢沟桥的西桥头而来,明天,战事就要由此开始,提前观察地形选好狙击点是纪溟多年以来的习惯,也是特种兵的基本操作。

只见桥头是219团将士构筑的阵地。

堑壕、散兵坑、堡垒配合的颇有章法,应该是老冯在纪溟提醒之后采取了行动。

两人也没有打扰前线驻守战士,转身朝不远处的城墙走去。

“狙击手的要领,要善于利用地形优势,所以在平地上狙击不是最好的选择。”纪溟边走边讲,对身边的潘龙一指城墙道,“城墙固然高大,狙击死角小,但过于空旷容易暴露,所以也不是最佳选择。”

潘龙一直在点头,像一个听话的学生。

“对于狙击手来讲,一要学会隐蔽自己,二才是高精准度的射击,只有活着才有输出。”

潘龙对输出这个词不是很理解,但听字面含义也能明白,纪溟看他一副大明白的样子,也是微笑连连,有这样一个聪明的徒弟,也是每个师父的幸运!

当然,这是在他不吃呕吐物的前提下。

“你看,那个地方怎么样?”纪溟又给潘龙指了一个地方,这是一个木质民宅的屋顶,顶是灰褐色的,这一带已经被划为军事禁区,根本没有百姓。

可巧的是,这屋顶在河岸的边上,而且高出四周很多,视野开阔没有遮挡物,只要视力没问题,瞄准桥上的敌人轻而易举。

潘龙见状心里一喜,可随即又暗淡下去,对纪溟道,

“师父,这地方倒不错,可明天城外肯定戒严,而且那边是军事禁区,我怎么过去啊?”

“说你笨你还真就不聪明,狙击手必定是要提前进入狙击位置的,明天去黄瓜菜都凉了,我让你准备的干粮呢?”

潘龙拍了拍自己的背包,

“都在这啊!”

“判官听令!我命令你现在进入伏击位置,等待明天的战事,到时候听我的枪声为令,否则不可擅自动手!更不能随意转换伏击地点,记住,从战事开始计算,我们只打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一到,迅速进城,回到旅店!”

潘龙一听下命令赶紧立正敬礼,

“是!”

“至于我去哪里你就甭管了,为防止你上厕所,把干粮给我吧,你就忍一忍,饿两天肚子问题不大!”

“是!”

潘龙再次敬礼,纪溟满意的点点头,拿过自己的背包转身离开,而潘龙却伤脑筋的往伏击地点走。

他现在也不明白纪溟为何不让他上厕所,说好的人有三急呢?难不成真要往裤裆里排泄吗?那未免也太恶心了。

摇摇头,想不明白就不想,他是一个纯粹的军人,也从不考虑命令的对错,老老实实执行就对劲儿了。

这间民房看起来有些年月,在城墙的前面,靠近永定河边的地方,房子前面有一颗高大的槐树,树枝繁茂沥沥垂下,遮挡住阳光遮挡不住湿气,

也不知是哪个没上学的大户人家子弟在此安置的,

这阴森森潮乎乎的,半夜不闹鬼吗?

房子落满了灰尘,显然已经很久没人居住了,潘龙的身手矫健,将三八大盖往身上一挎,双手扳住围栏,身子向上一跃就来到了房顶。

瓦片式的房顶看起来弱不禁风,好像下一秒就会踩下去似的,他蹑手蹑脚的来到屋顶中央,将枪与背包扔下,直挺挺的趴了下去。

厚厚的灰尘溅起来一层,把他呛的直咳嗽。

猛摆了摆手,将枪放好简单瞄了瞄,忽的发现这个位置还真不错,绿水青天,卢沟桥的美景一览无余,而且就连河对岸鬼子的机枪阵地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师父真是天人呐!”

嘴里嘟囔一句,低头一看,又忽然发现自己新买的朋克装竟然完美的与灰褐色屋顶契合在一起,在远处上根本看不出任何区别!

最多也就是屋顶上落了一大坨鸟屎的样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