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带土没有死

烟雨笼罩的木叶47年6月17日清晨。

第三次忍界大战正在进行之中,街道上的行人已经变得稀疏。

二宫秋雪睁眼望着天花板,听着细碎的雨声。

那么,今天的我应该做什么呢?思考战争的由来与其意义,还是村子的统治阶级如何固化自己的强权呢?二宫秋雪边想边起身。

他很快将被子折叠整齐,然后穿衣洗漱完毕。

既然已经十二岁多三个月了,或许不应该再思考这类显而易见的问题……二宫秋雪否定了他之前的想法。

伴随着左眼的一阵温热感,他看见了几行文字。

【霜叶凉露难遮离愁2021/1/27 22:34】

【带土没有死,他只是失去了半边身体与一只写轮眼】

左眼的异常出现在一个月之前,二宫秋雪在这些天间歇性地可以看见一些文字。它们有些述说着忍界中的常识,有些则是阴阳怪气互相攻讦。

还能以这种形式呈现吗……似乎我异变的左眼知晓着很多关于忍界和忍者的关键情报,虽然目前而言也无法判断其准确性,但是或许它会成为我的一个利器……二宫秋雪将看见的文字记在心底。

木叶存在着两大有名的瞳术家族。持有写轮眼的宇智波一族,实力强大,被人认为“一对一,必逃之”。持有白眼的日向一族,有着独特的体术流派,在侦察方面的作用无可替代。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忍者,祖上并没有所谓的血继限界。不知道我左眼的异常是突然觉醒的血继限界,还是说单纯只能我拥有,并没有血脉遗传功能的特殊能力……二宫秋雪肯定自己没有受到幻术的作用。

他思索一番,出门吃完早饭。

随后,二宫秋雪啪地使用变身术,变成一名成年男性,然后走到书店门前,买了一本小说,然后包装完整。

他确认周围没有普通村民后,果断结印解开了变身术。

绕过一乐拉面店和忍具店,他来到了木叶医院门口。

二宫秋雪径直上楼,门口的看板娘本欲发声阻止,看到他额头上的护额之后,又坐了回去。

“琳。”

他点点头,向着面前的女性打招呼。

她长得相当可爱,只不过引人注目的并非她的面容,而是她脸上奇怪的紫色胶布。

“啊,是秋雪君。”坐在门口椅子上的野原琳连忙站了起来。

“你也是来看望卡卡西的吗?”她的目光停留在二宫秋雪手中的袋子上。

二宫秋雪提了提手上的袋子,微微一笑:

“给卡卡西带的一点慰问品。他的手术完成的情况怎么样?”

“嗯,卡卡西在里面休息。手术的情况很不错,他的眼睛已经没有那么严重的排异反应了。如果单纯只是闭着眼的话,那么也不会感觉到疼痛,只是写轮眼不能关闭,看上去很显眼。主治医师真厉害啊。”

野原琳的脸上有些憔悴,但是依旧露出甜美的笑容。

二宫秋雪将这些看在眼里,点点头。

“那么,我就先进去了。”

他推门进入病房内,卡卡西的床铺靠窗,他睁着单眼望着窗外,神色有些迷茫。

卡卡西似乎是陷入了沉思,甚至没有察觉到二宫秋雪的到来。

二宫秋雪将手上的袋子放到床头的柜子上,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上去。

“嗯?……这是什么?”

卡卡西这才察觉到二宫秋雪,他的目光很快被床头的布袋所吸引。

“给你带的一点慰问品,之后再打开看吧。你感觉怎么样?”

卡卡西点点头,神情冷淡:“身体恢复的不错,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老实说,你们一个个的都提着东西来看我,这么做有什么必要呢?”

二宫秋雪不在意,他微笑道:“只是单纯地想起来,以前的同学从战场上回来,反而倒在村子里面这件事罢了。如果不过来看看的话,我的良心说不过去。”

“……忍者是不需要这种东西的。”

“你是为什么突然倒下了?”

“只是单纯的查克拉消耗过度罢了,练习忍术的时候没有把握好。”

二宫秋雪点点头。

“虽然是常见的理由,但是以你的能力实在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才对。查克拉消耗过度,可是会死的。”

“嘁。”

“看来你不太欢迎我,那我就先走了。希望我给你带来的慰问品能符合你的爱好。”

二宫秋雪站起来,将椅子挪回原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诶,这么快就出来了吗?”野原琳惊讶道。

“嗯,卡卡西还是要多休息,打扰他也不太好。接下来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我就先告辞了。”

“好的,那再见。”野原琳点点头。

二宫秋雪往楼梯方向走去,一个面色严肃的人迈着沉稳的步伐走来。

他身上穿着上忍马甲,肩部纹有红白两色的乒乓球图样。

二宫秋雪于是停下脚步。

“富岳族长。”

宇智波富岳向他点点头,往他的身后走去。

野原琳见到了这边的动静,也连忙打了一个招呼。

“我要找旗木卡卡西。”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卡卡西拿过床头的袋子,从中取出一样东西。

“书?”他有些困惑。

……

二宫秋雪离开木叶医院,冒着雨来到野外的训练场。

他之前根据左眼的提示,送给了卡卡西一本黄色小说作为礼物。

实际上二宫秋雪原本打算赠送《亲热天堂》,只是被书店老板告知并没有这本书。

他手一摸忍具袋,下一秒,十米外的三个靶子红心上,稳稳地插着一把手里剑。

再次练习了一番投掷,确保手感没有生疏后,二宫秋雪开始练习忍术。

他结了几个印,双手一拉,一条完全由水流构成的鞭子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细雨打在上面,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二宫秋雪身上隐秘的淡紫色一闪而逝,下一刻,他的身影出现在了远处的丛林之中。

他仿佛在与某种看不见的对手交战,或躲闪,或攻击,动作流畅华丽而且速度极快。水流构成的鞭子打在树上,恍若卡车撞击一般,轻易就能折断树木的枝干。

如此练习了大约半个小时,他停下了动作。

单论感觉来看,现在处于有点冒汗的状态。精神能量相当充足可以不考虑,如果身体能量转换成查克拉的话,大概还保留了一半以上……今天既然是下雨,那么接下来的体术练习就算了吧。

二宫秋雪很快说服自己放弃体术练习,打算等一会去木叶图书馆查阅一些资料。

“啊,秋雪。”一个惊讶的声音传来。

二宫秋雪转头望去,是一名年纪相仿的女性,精致的面容和白皙的皮肤比起野原琳尚且好看三分。

这是他的同班同学之一,铃兰春雨。

“怎么了?”

铃兰春雨拿着伞小跑过来,把二宫秋雪遮住。

“刚刚打算去吃早饭,正好在路上碰到你了。不过为什么不撑伞啊,虽然雨不大,但是万一感冒的话就不好了。”

才吃早饭吗,作息方式还真是自由啊。不过啊,这一连几天都“正好”碰到我,早已经把你的目的暴露彻底了吧……二宫秋雪心中吐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