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收获,海图
  • 灵府仙缘
  • 品秋
  • 2412字
  • 2021-03-03 16:42:51

钱执事的神识感觉到头顶传来的强大气息波动,顿时神色一变,手中多出了一件高阶防御符篆。

“砰!”的一声巨响。

三滴一转重水以千万均的气力砸在了钱执事的头顶。

“不,钱师伯救我!”

钱师伯一旁的练气三层少年修士喊叫道,他根本没有反应就瞬间被一滴一转重水洞穿了躯体,元神具灭,两眼无神的倒了下去,眼中还保留着一丝无法置信的神色。

“找死!”钱执事看见自己的师侄被孟羽祭出的一转重水击杀,顿时脸色一变,可是还没等到他祭出法器。

一道道散发着三级妖兽气息波动境界的妖魂朝着他铺天盖地般撕咬而来。

“怎么可能?居然都是三级以上的妖魂!”钱执事急忙祭出一件防御法器将数十只三级妖魂堪堪挡住。

很快,当他看到迎面扑来的三只四级妖魂,顿时大惊失色,“四级妖魂!”

话音刚落,钱执事果断的舍弃法器,躲过了孟羽的重水攻击,飞快的祭出一张飞行符逃离。

“阁下不是来追寻在下吗,怎么这会就着急离去?”

孟羽冷笑一声,与此同时他催动着三只四级妖魂飞快的追了上去。

心念一动,孟羽将三滴重水收入了玄天黑葫芦之中。

这些重水每催动使用一次,就得入玄天黑葫芦之中温养几天的功法,当然,等到进阶了二转重水,就没有了这个限制!

“不!”

最终,中年筑基修士、钱执事的遁速还是慢了一步,被一只青面獠牙的四级妖魂,撕成了碎片,神魂具灭。

见此,孟羽心念一动,催动万妖幡将妖魂通通收回。

孟羽一道灵力发出,将钱执事的高级储物袋包裹起来,飞了回来,然后收入了自己的储物袋中。

同时,孟羽向前一步飞去,催动飞行符朝着一处方向飞快逃离。

此刻,他击杀了散修联盟的东荒岛镇守执事,说不定散修联盟的高手很快就会追查到他的身上。

不过,他现在的面容气息都是海大富的模样,应该不会追查到他的真实身份。

不知不觉,孟羽飞行了大半天的功夫,已经远远离开了东荒岛,至少飞离了数万里的距离。

此刻,他已经除去了易容换息之术,将海大富的气息模样去除。

他飞行前进的方向正是散修联盟的总堂之地:“通天岛!”

不过,通天岛距离孟羽现在所在的位置不知有多少万里,不可能短时间内到达,临近天黑,海兽出没频繁,他只能先找一个岛峭恢复灵力!

一眼望去,海面平静无波,远处有一座小型海岛隐隐若现。

见此,孟羽催动飞行符朝着前方那座小型海岛飞了过去。

“咦。”

孟羽喃喃自语一声,神识感应到了了面前的小型海岛之上似乎有不少凡人的气息波动。

见此,他神色一动,手中多出了一张隐身符,贴在身上飞入小型海岛之上。

来到小型海岛之上,孟羽才发现,原来岛上有几十所凡人居户,房屋前摆放的各种渔具,预示了他们的身份。

见此,孟羽神色一动,催动飞行符和隐身符落在了小型海岛之上,并没有惊动一个凡人。

小型海岛之上,一半是山石密林,一半是渔民聚集地。

孟羽自然来到了一处乱石密布,丛林茂盛的石壁裂缝前。

催动一把中品法器长剑,孟羽的身形很快就进入了岩石裂缝之下开辟的狭窄通道之内。

为了掩人耳目,孟羽特地将几块巨石头动用法力堵在了裂缝洞府前方。

然后孟羽又布置了一件一级的隐匿阵法,因为他现在储物袋中只有这一件一级防御隐匿阵盘了。

以前的那些阵盘大多损耗在了斗法对敌之中。

这个一级隐匿阵法虽然只是一级阵法,但完全可以屏蔽一些低级练气修士的神识感应,凡人更是无法发现。

片刻后,孟羽动用灵府空间的能力,将自己浑身气息波动都隐藏起来。

现在就是筑基境界的修士路过此地,也绝对不会发现这个凡人岛屿之上还有一名修仙者。

然后他盘坐在山腹之间的简陋青石洞府之内,手握两颗中品灵石,开始运转九转金丹诀恢复体内灵气。

大半个时辰后,孟羽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目光一转,将两只储物袋取了出来,正是那个钱执事高级储物袋,和海大富的那个低级储物袋。

脸色一动,孟羽催动灵力打开了海大富的储物袋,口朝下,稀里哗啦的倒出来一大堆。

“啧啧。”

孟羽喃喃一声,目光落在了面前的几瓶二,三级的练气丹药,一件二级阵盘,一本黄阶下品功法。

“这是?”

看着一卷陈旧的羊皮卷,孟羽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张简易的地图,寥寥几笔勾画出了一个古修洞府的位置。

“东海,天魔岛!”

没想到,海大富这个羊皮卷里,记载着一个位于东海天魔岛,附近海域的一个的古修洞府。

不过,天魔岛那可是天魔宗那些穷凶极恶的魔修老巢,寻常正道修士多都来不及,海大富这个家伙居然想去那里探寻那处古修洞府。

很快,孟羽就摇了摇头,不管这张羊皮卷里面记载的古修洞府是真是假,他在突破筑基之前都不会前去冒险!

看着海大富储物袋中剩下的几十块灵石和一些其余杂物,孟羽顿时失去了兴趣,单手将钱执事的储物袋打开。

打开后,储物袋口朝下,瞬间一大堆下品灵石掉了出来,其中还夹杂着几颗中品灵石闪闪发光。

目测,这些下品灵石估计有几千之数,比一般的筑基修士身家要丰厚一些,不过这可能是那个钱执事无恶不作,强取豪夺而来。

紧接着,孟羽目光落在了了其余一些杂物之上。

几只瓶瓶罐罐,里面装着一些三,四级的丹药,少说也有几十颗之多,这倒是暂时解决了孟羽的丹药危机。

除了丹药之外,还有几张各色的符篆,一套四级的防御阵法。

见此,孟羽脸色一喜,看来这个钱执事的身家的确不菲,一套四级的阵盘少说也要一两千块灵石之多,钱执事倒也舍得下本。

除了几本纸质的功法法术之外,还有一些五颜六色的杂物。

突然,孟羽看着杂物里面唯一的一张玉简神色一动。

玉简一般都是修士用来记载重要或者庞大的信息。

说不定这张玉简里面就是什么功法密术也说不准。

很快,孟羽将玉简贴在了额头,一股庞大的信息涌来。

紧接着,读取着里面的信息,孟羽的脸色如同云彩一般变幻,过了一会儿,孟羽将玉简缓缓放下。

揉了揉发胀的两侧太阳穴,孟羽回想起了玉简中记载的信息。

没想到,玉简里面不是什么功法,更不是秘术,而是一张货真价实的东海海域全图。

海图之中不仅包括了东海全部海域,甚至还包括了周围几座大陆的边边角角,内容信息极其庞大。

“轰隆隆!”

外面几声巨响传来。

此时,孟羽瞬间回过神来,神色一动,立即将东西都收入了储物袋中。

单手一拍储物袋,手中多出了一件防御法器,一丝淡淡的神识朝着洞府外面散发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