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燃魂符,玉蛟
  • 灵府仙缘
  • 品秋
  • 3020字
  • 2021-02-19 16:48:25

“哪里来的金睛兽!”赶来的金色羽袍中年男子,脸色一变道。

“千芸见过父皇,趁那个散修不备,快杀了他!”赵千芸对着金色羽袍中年男子恭敬一礼,焦急道。

“好,看父皇解决了这个散修,再和你三伯伯降服了那只金睛兽!”

金色羽袍威严中年男子说完。

神色一动,看着远处的孟羽,单手一拍储物袋,手中多出几张高阶符篆,朝着孟羽飞来。

“高阶金光符!”

孟羽喃喃自语一声,金光符是一种威力强大的攻击符篆。

单手一拍储物袋,孟羽手中多出一张白蒙蒙的玉佩。

正是在慕千灵手中所得,这是一件极品防御法器,平时还可以自动护主。

“砰砰砰!”

金光符散发出的无数金光,纷纷打在了孟羽身前的白色玉佩光幕之上。

“雕虫小技!”

金色羽袍中年人见此冷笑一声,手中又出现一把极品法器金印朝着孟羽飞来,发出阵阵破空之声。

见此,孟羽神色一定,几张防御符篆祭出形成一道光幕挡住了飞来的法器金印。

然后他单手一拍储物袋,手中取出一道褐色符篆,催动灵力瞬间炸裂。

与此同时,几十丈之外的赵千芸身上突然浮现出一道红光。

“不!”远处的赵千芸顿时感觉自己浑身如同刀割火烧一般,惨叫连连!

“彭”的一声,赵千芸躯体寸寸裂开,很快灰飞烟灭,神魂具灭!

“千芸!”龙皇见此神色大怒道:“好个小辈,居然在千芸身上安放了燃魂符,找死!”

孟羽闻言淡笑一声,“在下只是多了一手,没想到赵道友果然不守承诺!”

说罢,孟羽一眼望去,只见远处皇城之中,又飞出几道筑基境界的气息波动。

“以多欺少,在下就恕不奉陪了!”

孟羽淡淡冷笑一声,将几张符篆激发将面前飞来的金印炸开,一转身祭出异宝玉如意,收起符宝身形一闪而逝。

金色羽袍一愣神之间,孟羽已经飞出高空数十里之远!

之前,孟羽已经以神识沟通了金睛兽,片刻之后,金睛兽伤痕累累的追了上来,一头钻进了孟羽的灵兽袋中。

见此,孟眉头微微一皱,手中多出几颗疗伤丹药和饲灵丹放进了灵兽袋中,很快,里面传出来金睛兽兴奋的神识意念。

半空中,孟羽全力催动玉如意,速度无比之快,达到了筑基中期修士的速度,但神识感觉到背后几道强大气息波动的传来,孟羽不由得眉头微微一皱。

没想到,赵千芸此女为了借他之手回到冥月王城,不惜立下天道誓言,到头还倒打一耙。

不过,她也身死道消!

此刻,身后的几名筑基后期修士,可不是他所能力敌的。

看到眼前的一条通天大河,孟羽毫不犹豫的祭出辟水罩跳了进去。

……

片刻后,孟羽站立的地方,三名金色羽袍筑基修士面对而立。

“赵皇,我和二长老前去追寻此人!”金色羽袍三长老道。

“慢,”金色羽袍赵皇对着面前两人道,“大长老突破金丹在即,还是回去护法为重!”

“那千芸就白白的陨落了?”二长老恨恨道。

赵皇闻言冷笑一声道:“区区庶出,何足挂齿,等我们摆脱了冥月宗的掌控,区区散修还不是手到擒来!”

“没错,”金色羽袍二长老一脸愤怒的说道,“便宜他了,我们还是回去为我大哥护法吧。”

“只要大长老突破金丹,我们就可以摆脱冥月仙城冥月宗的控制,真正的成为一方霸主,哈哈哈!”金色羽袍赵皇威严的皇冠之下,开怀大笑起来。

……

不知过了多久,孟羽不知在几个暗流河底飘荡多久。

只记得过去了好几个白昼,夜晚,自己在辟水罩中也恢复到了巅峰状态,背后的几名筑基修士也没有追来。

“扑腾。”一声。

孟羽催动辟水罩浮出水面,纵身一跃来到了小溪岸边。

看见自己满身的水滴,孟羽神色一动,催动法力蒸发身上的水汽。

“仙人,仙人!”

“爹爹快看仙人!”

岸边戏水的几个孩童看见从水中飞出去的孟羽,一脸惊喜道。

旁边一个拿着烂渔网捕鱼的憨厚破衫白发老者闻言大惊失色。

一转眼看到浑身散发白光的孟羽,脸上露出一丝惧怕之色。

对着孟羽不断磕头道:

“小人张海鲜,见过仙师,打扰了仙师清净,还请仙师恕罪……”

孟羽见此,哑然失笑道:“老丈快快请起,在下并不是什么仙人,只是一名微不足道的修仙者而已。”

“原来是修仙者大人!”白发老者缓缓站起身来,脸上还是一脸恭敬之色。

见此,孟羽苦笑一声,淡淡道:“老丈可知这是何地?”

“启禀仙师,此地是冥月国的灵风城境内,位于冥月王城几千里之遥!”白发苍苍老者一脸恭敬的说道。

“灵风城?”

孟羽喃喃自语一声,没想到他已经飘离了冥月王城这么远的距离。

闻言,孟羽点了点头道:“这里离灵风城有多远?”

孟羽之所以打问灵风城的位置,是因为灵风城是冥月仙城名下除了冥月王城之后,是第二大凡人城池。

灵风城中据说有传送阵,孟羽打算先去东海一遭,将张灵韵提供消息的锻神灵液拿到,然后尝试筑基。

“启禀大人,这里离灵风城有几百里之遥,此处是一个小小渔村,因为离通天河较近,有一处支流路过此地,我们一村的百姓都捕鱼为生,从来没有人去过灵风城。”

孟羽闻言道:“原来如此,多谢老丈坦言相告,在下还有琐事在身,就不多留了,这块金子老丈拿好!”

说罢,孟羽从储物袋中翻腾片刻终于找到了一块拳头大小的金元宝和几块散碎银子交给了白发老者。

他自从踏上修仙之路后,很久没有碰过这些凡俗之物了,这些金银也不知是那名倒霉的修士储物袋中的。

“这,这,为仙师指路,是老朽的荣幸,哪敢收取仙师的恩惠。”白发老者摇了摇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孟羽见此,淡淡一笑,将金银放下正打算离开,突然听到旁边的一个孩童道:“仙师大人,能不能大发慈悲救救我们全村百姓吧!”

“是啊,仙师救救我们把。”

“妖怪害死了我们好多村民,就快找到我们了,仙师发发慈悲吧!……”

旁边的孩童们见孟羽转身就要飞走,连忙鼓足勇气纷纷焦急道。

一旁的老者见此大惊失色,忙对孟羽磕头道:“仙师莫怪,一些黄口小儿之言莫要打扰了仙师,仙师尽管去吧,请不要这些小孩子一般见识!”

“嗯?”

孟羽疑喃一句,想了想道:“老丈,你不妨坦言相告,若真有什么为祸人间的妖怪,如果在孟某力所能及之下,未必不能替你们除去!”

“啊。”白发老者闻言惊喜道:“仙师慈悲,那老朽就有什么说什么了。”

“无妨。”孟羽淡淡一笑道。

见此,白发老者迅速收起破烂渔网将孟羽请进了几百米外的一个偏僻渔村之内。

两人坐下后,白发老者道:

“说来话长,我们张家鱼村,百年来安居乐业,从未出现过什么妖魔鬼怪,可是三年前。”

老者顿了顿道:“三年前,从通天分河之中,来了一只黑色大蛇,头生独角,滥杀无辜,我们附近好几个渔村都遭了毒手,一人无存啊。”

“哦?”孟羽喃喃自语一声道:“是什么妖怪如此猖獗,你们没有请附近的修仙者出手吗!”

白发老者闻言苦笑道:“最近的灵风城里,才有修仙者大人,请他们出手可是要收取什么灵石之类,可我们打鱼为生,从未见过什么灵石之物。”

“原来如此。”孟羽淡淡道:“老丈可否描述一下这只妖兽的模样?”

“自无不可。”老者恭敬道:“那只妖兽形似大蛇,通体黑色,头生独角,能喷火焰,融金化铁。”

“我们之前凑齐金银,还请过几名武者大人,他们都是江湖一流身手,可是却被那妖兽一股火焰全部化为了灰烬,从此以后,没人再看来这里除妖!”

孟羽闻言点了点头,似乎想起来什么一般道:

“敢问那只大蛇是不是喜食玉石之物?”

白发老者闻言,一脸震惊道:“仙师大人你怎么知道!”

片刻后老者恍然大悟道:“老朽愚笨,竟忘了大人是修仙者,自然知道比我们凡人要多的多。”

而此刻,孟羽的脸上却露出一丝喜色,没猜错的话,这是妖兽就是传说中的“玉蛟!”

典籍中记载,“玉蛟”不禁喜食玉石,它更喜欢的是吞噬灵石矿,据孟羽猜测,那只玉蛟藏身之地说不定就有灵石矿的存在。

孟羽正思索间,突然被一阵张狂的声音打断:

“哪里来的野小子,敢来我们张家鱼村装什么仙师,简直找死!”

孟羽一眼望去,只见面前站立着一名身高体状的黑脸麻子青年,正眼神凶狠的直直看着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