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争斗,逃离
  • 灵府仙缘
  • 品秋
  • 2529字
  • 2021-02-12 15:42:04

“阁下这是何意?在下和这位道友只是路过坊市来买些丹药而已!”孟羽对着那名筑基修士不卑不亢道。

“道友,这是我们坊市的坐镇修士,古前辈!”此刻,守护阵法的那名白衣男子走了过来说道,然后对着古姓筑基修士悄声说了几句。

古姓筑基修士闻言后,对着孟羽和赵馨儿不假思索道:

“哼,废话少说,这是离火仙城三大势力的命令,你们不过是小破坊市的练气坐镇修士和一个小小练气执事,有何资格违背离火仙城三大势力的命令?”

孟羽闻言,知道此事无法善了,淡笑道:“我们不过是路过此处而已,阁下未免欺人太甚,咄咄逼人。”

说罢藏在羽袍袖口的手里暗暗多了几张攻击符篆。

古姓修士冷笑道:“据古某所知,你们西阳坊市早在几天前就被妖神宗攻破,早已不复存在,你们此刻却安然无恙,古某甚至认为你们极有可能是妖神宗的奸细!”

“你胡说,我和孟前辈只不过是侥幸逃了出来而已!”一旁的赵馨儿粉脸通红,一脸愤怒道。

“哼,不知好歹!”

古姓白袍筑基修士冷笑一声,瞬间祭出一把极品法器长矛朝着孟羽两人袭来。

“砰砰砰”几声巨响。

孟羽祭出几张高阶符篆将长矛震开后,转身拉上一旁手足无措的赵馨儿此女朝着坊市出口的阵法飞驰而去。

此刻,古姓白袍筑基修士看见自己的极品法器长矛,居然被几张爆裂符震到一边,一脸阴沉道:

“小小练气九层修士,也想从本真人手下逃脱?”

说罢,单手一拍储物袋,手中取出一只灵光闪闪的玉戟。

随着古姓白袍筑基修士心念一动,小巧玉戟在空中划了半圈,朝着远处的孟羽两人“嗖”的一声追了上去。

此刻,孟羽带着赵馨儿已经来到坊市出口之处,却被眼前的阵法所阻挡。

感觉到背后传来的巨大灵力波动,孟羽冷哼一声,口中吐出一把金色小剑朝着小巧玉戟飞了过去。

“砰砰砰”几声巨响。

白袍筑基修士祭出的小巧玉戟,品质也是也是极为不错,和孟羽的中品灵器飞剑相击数十下后,居然毫发无损。

“中品灵器!”

孟羽喃喃自语一声,催动一件极品法器飞剑击在了面前的阵法光幕之上。

不过,此处坊市的禁制法阵是一种四级防御法阵。

就是筑基初期的修士也一时难以破去。

此刻,孟羽看见远处的古姓白袍筑基修士,转眼间祭出了一道传音符朝着远处一闪而逝。

孟羽知道,古姓修士肯定是传音给附近的散修联盟修士,求取强援了。

突然,神色一动,孟羽取出几张阵盘,转眼间在四周布下一个三级防御阵法。

紧接着,孟羽盘膝而坐,取出一张青色符宝对着一旁的赵馨儿道:“赵道友,帮我护法片刻!”

不等赵馨儿回答,孟羽手中的灵力疯狂的注入了面前的青色符篆。

一边催动着中品灵器飞剑纠缠住对面筑基修士的白色玉戟。

一旁的赵馨儿闻言之后,祭出一件中品法器长剑,对着外面云集而来的坊市守护修士的攻击们不断出手。

可是外面的坊市守护弟子,大多都是练气中期以上的境界,何况领头的还是一名筑基初期巅峰的修士。

“叮当”一声。

赵馨儿祭出的长剑法器被古姓白袍筑基修士一击而碎,掉在了地上。

“我的紫云剑!”

赵馨儿看见自己的中品法器被毁,脸上露出了几丝肉痛之色。

此时,两人面前的三级法阵光幕也已经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破裂。

转眼望去,孟羽手中的青色符篆,顿时灵光大盛。

从中飞出一道金色长枪虚影,散发出堪比筑基后期境界的灵力波动。

紧接着,孟羽心念一动,金色长枪刹那间来到了白袍筑基修士的眼前。

“不好!”

古姓白袍筑基修士见此,神色一变,急忙祭出一道极品防御法器,同时全力催动自己的护体罡气。

“噗呲”一声。

不等白袍筑基修士反应过来,金色长枪虚影便突破了他的护体罡气。

连同他祭出的极品防御法器也应声而碎。

“不!”

白袍筑基修士感觉到额头传来的一阵剧痛,瞬间意识消散,眼前一黑。

其躯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其眼神中仿佛还停留着几丝无法置信的神色,脸上充满不甘和后悔!

一旁的十几名白衣弟子见此都大惊失色,似乎看到了什么无法相信的事情,看着面前的孟羽无人敢向前一步。

他们眼中视若神明的古姓筑基前辈,居然死在了一个练气期修士手里!

看见白袍筑基修士已经身陨,神魂俱灭,死的不能再死。

脸色一动,孟羽继续催动长枪虚影朝着面前的坊市四级阵法全力一击。

“砰”的一声。

阵法光幕应声而碎,孟羽见此神色一喜。

没有理会身后那群坊市守护弟子,转身收回法器顺便将古姓修士的中品灵器飞矛捡起装进储物袋。

然后一拍储物袋,迅速祭出紫色飞船,瞬间带着赵馨儿飞到了半空之中,眨眼间便消失在了远处天际。

片刻后,坊市破碎的阵法前,三名白袍修士矗立在此。

左边是一名白胡子老者,旁边站立着一名青年修士,最后是一名大头侏儒,三人相对而站,正面面相觑。

附近数十名白衣练气弟子也正恭敬的站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喘。

“你们是说,古道友死在了一名练气九层的修士手里?”一名白袍老者修士缓缓道。

一名机灵的白衣弟子抢先回道:“没错,启禀黎前辈,来者的确是一名练气九层的青年修士和一名练气六层的宫装女子修士。”

“一个练气九层,一个练气六层,就能让古道友陨落?还破了这四级阵法?”黎姓白袍老者语气愤怒道,脸上露出一丝完全不相信的神色。

“时道友,你信么?”白袍老者对着一名青年修士道。

“一群没用的东西!”时姓青年修士闻言,脸色同样露出愤怒之色,手中几团火球凭空闪现,瞬间飞到了几名白衣练气弟子的身上。

几声惨叫传来,原地只剩下了一片飞灰。

见此,剩余的白衣练气弟子们纷纷胆战心惊,有几个胆子小的,甚至当场吓得晕了过去。

“黎道友,白道友,你们怎么看?”出手灭杀了几名弟子后,这名时姓青年修士,对着黎姓老者和另一名白姓侏儒修士缓缓说道。

“哼,老古真是无能,居然栽在了一个练气修士手里,简直丢尽了我们离火仙城散修联盟的颜面!”白姓侏儒修士看了一眼一旁的古姓修士尸身一眼,露出一丝厌恶之色,淡淡说道。

“听底下的练气弟子讲,那名练气修士有一张威力不错的符宝,除此之外,好像还有一把中品灵剑!”时姓青年修士摸了摸胡须道。

“中品灵器!还有能一击灭杀古道友的符宝,看来至少是中品符宝!”黎姓老者恍然大悟道。

黎姓老者修士紧接着道:“区区练气九层的小修士,以我们三人筑基中期的境界,还不是手到擒来?”

侏儒修士闻言脸色一动道:“没错,老古无能,连他的中品灵器都被对方拿走,在下愿意去将宝物追回!”

“哈哈,在下也愿意一同前去为古道友报仇!”时姓青年修士打了个哈哈道。

黎姓白袍老者见此,神色一喜道:“事不宜迟,我们三人快去快回,别让妖神宗那群邪修钻了空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