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妖鳄,筑元果

  • 灵府仙缘
  • 品秋
  • 2802字
  • 2021-04-12 13:57:51

孟羽一眼望去,这些妖鳄体型巨大,足足有十几丈长短。

其中大部分都是二,三级的妖兽,皮糙肉厚,牙尖嘴利,向孟羽三人张开血盆大口汹涌而来。

“噗!”

钱宽子边跑边祭出一把黑色长刀,刀锋伶俐,将一只鳄鱼尾部砍断。

周一通则拿出一把折扇,灵力注入,化作一丈大小,对着身后的妖鳄群一扫而去。

几扇下去,好几只二级妖兽被划破了躯体,哀鸣不已。

孟羽一眼望去,钱宽子手中是一把上品法器长刀,而周一通手中的则是一把上品的法器折扇。

心念一动,孟羽一拍储物袋,一把白蒙蒙的极品法器飞剑飞出。

“斯斯斯!”

飞剑所到之处,十几只二级妖兽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孟道友,周道友,这群妖鳄太多,我们必须速战速决!”钱宽子将手中的法器大刀招了回来道。

“没错,钱道友,你有什么办法吗?”周一通一脸焦急道。

“在下有一张中品符宝,激发之后威力无穷,绝对可以扫灭这群畜生!”钱宽子看着孟羽和周一通道。

“在下赞成!”孟羽点了点头,手中的极品法器飞剑也在妖鳄之中不断游走,收割着一些二级妖兽的性命。

“在下也无意见。”周一通的扇子法器也在三人周围不断释放威力,不少一,二级的妖鳄倒在了白光之下。

钱宽子闻言,单手取出一件三级阵盘,双手连点数下。

三级阵盘飞到了三人四周,形成了一个白色的巨大光罩。

“好,两位道友就在这个三级防御法阵之中守护,钱某来激活符宝!”

钱宽子话音刚落,盘膝而坐,从怀中掏出一张陈旧的金色符篆,一脸肉痛的念起了咒语,手中的金色符篆也渐渐有了反应,显现出淡淡金芒。

此时,孟羽和周一通两人则对着四周源源不断扑咬在光罩之上的妖鳄,全力催动法器,一把飞剑和一把纸扇不断释放着强悍的威力。

不多一会儿,光罩外面周围的地上,倒下了不少妖鳄尸体,几乎将光罩围成一圈。

“好了!”

钱宽子大叫一声,“两位道友速速收回各自法器!”

孟羽闻言,心念一动,将极品法器飞剑收回手中。

只见一旁的周一通也赶紧收回了纸扇法器,两眼望着钱宽子。

此时,钱宽子手中的符宝已经完全激发,一道金色小雀虚影跃然纸上,随后其从符篆中飞出。

虚影金色小雀飞出之后,随着钱宽子的控制,一转头朝着外面的妖鳄群,口中喷出一道磨盘粗细的火焰,长达数十丈,瞬间将光罩外面的妖鳄席卷而空。

孟羽看见外面的妖鳄已经基本倒在了地面上,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神色一动,一拍储物袋,手中多出了一件黑色古朴小幡。

正是此前,孟羽在一名筑基邪修手中得到的万魂幡,但被他炼化后,改变为吸纳妖魂来增强法器。

“呼呼呼!”

孟羽催动万妖幡,百余只妖鳄的妖魂便被吸纳进了万妖幡之中。

神识探去,万妖幡里的黑洞空间内,百余只二,三级的妖魂不停的挣扎,想要逃出万妖幡。

见此,孟羽将万妖幡偷偷收到了储物袋中,并没有让钱,周二人发觉。

至于那些妖魂,不出三天就会被万妖幡抹除意识,成为妖幡一员。

而那几只最强的三级妖魂,也将成为三只百妖幡主魂。

至此,孟羽的万妖幡终于成为了一件实至名归的百妖幡,等到妖魂通化之后,百妖幡的威力就相当于极品法器。

此刻,周一通大喜道:

“钱道友深藏不露,居然有此等异宝,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嘿嘿,用了这张符宝,老夫说不定要好几天睡不着觉了!”钱宽子看见手中已经灰飞烟灭的符宝,不由的露出一丝肉痛之色。

孟羽知道,钱宽子的符宝用完了次数,已经完全作废,符篆也已消散。

消灭妖鳄群之后,孟羽随着两人重新来到那处黑色沼泽之地。

“钱道友,筑元果真的在这里,你确定吗,是不是测灵盘出错了?”

周一通看着面前普普通通的大片黑色沼泽,一脸茫然道。

孟羽闻言也看向了一旁的钱宽子,同样露出一丝疑问之色。

钱宽子见此,哈哈一笑道:“两位有所不知,筑元果这种四级灵药,就喜欢生长在这沼泽潮湿之处。”

说完,钱宽子又道:“此前出现的那群妖鳄则更加证实了钱某得猜测!”

“这是为何?”周一通问道。

钱宽子笑了笑道:“众所周知,一级灵药需要百年才能炼丹,二级灵药需要两百年份可炼丹,以此类推,四级灵药就需要四百年的药龄!”

周一通闻言,脸色一摆,不屑道:“钱道友,你就不要说这些废话了,我们还是赶紧找到筑元果为妙!”

“周道友莫急,听钱某把话说完!”钱宽子盯了周一通一眼道:“而筑元果到了三百年药龄之后,只有汲取大量的水灵气才能继续生长,所以只有沼泽潮湿之地才有成熟筑元果的存在!”

孟羽闻言,想了想道:“难道那些妖鳄也是在等候筑元果成熟?”

钱宽子闻言哈哈一笑,点头道:“没错,孟道友果然聪慧!”

话锋一转,钱宽子道:“不过,钱某猜测,只怕这些筑元果在沼泽深处,我们三人只怕还得使出辟水术潜入沼泽底部!”

三人商议一番后,各自使出了辟水术,处撑开一道蓝色光罩跳入了水泽,“扑腾”几声,溅起几点淤泥。

孟羽自然没有祭出辟水罩,而是和钱,周两人一般催动辟水术。

刚入沼泽,孟羽感觉身旁都是淤泥,而越往下沉,水泽便越发清澈。

直到下沉数十丈后,孟羽四周都是清澈见底的水流。

见此,孟羽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看似普通无比的淤泥沼泽,下面居然是另一番天地,这让孟羽啧啧不已。

与此同时,前面两名修士也下沉到了孟羽附近。

孟羽发现,其中钱宽子被辟水光罩包裹着的身影,朝着一处方向飞掠而去。

其身后的周一通也紧随而去。

见此,孟羽神色一动,也催动辟水术跟了上去。

在清澈的沼泽中,前行数百丈后,孟羽只见钱,周二人停在了一处天热的岩石壁前,上面布满了青色苔藓。

孟羽一眼望去,只见青色岩壁上生长着几颗尺许高的暗金色小树。

每颗金色小树上面,都悬挂着几颗淡金色的果实,拇指大小,散发着浓郁的五行灵气,其中水灵气最多。

“看来这应该就是筑元果了!”孟羽喃喃自语一声。

“不好。”

突然,孟羽暗道一声。

只见前面的钱宽子和周一通,飞快的将岩壁上的几颗金色果实,都摘取了下来,放进了自己的储物袋。

此时,岩壁上已经空空如也,筑元果都被二人席卷一空。

“钱道友,周道友,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孟羽脸色一厉,手中暗暗捻紧了极品法器飞剑,向两人传音道。

“嘿嘿,没有什么意思,只是想要孟小友身上的宝贝飞剑而已!”钱宽子听见孟羽的传音不置可否道。

“钱兄,动手吧,在这里结果了他,没有人会知道,到时就说是被妖鳄所杀,极品飞剑归你,储物袋归周某!”周一通脸色一变,朝着钱宽子传音道。

“钱某同意!”

说罢,钱宽子和周一通朝着孟羽各自祭出一把高阶法器。

孟羽看去,只见一把黑色长刀和一把白色纸扇法器朝着自己飞来,散发出一阵阵强大的灵气波动。

“找死!”

见此,孟羽怒喝一声,同时也不在保留实力,一件中级法器和一只黑色匕首朝着两人的法器缠斗在一起。

而孟羽心念一动,辟水罩激发,一道厚实的蓝色光罩将自己笼罩。

钱,周两人偷袭而来的中阶符篆也被辟水罩抵挡开来!

此时,一把小巧玲珑的青色飞剑从孟羽口中飞出,瞬间抵达对面一名修士身前额头灵台之上。

“灵器?

还是中品灵器!”

钱宽子看着眼前的青色小剑,疯狂催动着自己的护体灵气。

“钯”的一声。

青色小剑刹那间洞穿了钱宽子的额头,连其元神魂魄也一搅而灭。

而一旁的周一通早已吓得脸色大变,连自己的纸扇法器也顾不上收回,转身催动辟水术打算躲路而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