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灵器显威,敲诈
  • 灵府仙缘
  • 品秋
  • 2604字
  • 2021-02-19 10:48:41

“你若是束手就擒,本上人未必不能给你个痛快,免得受抽魂炼魄之苦!”

拿着黑色禅杖的中年筑基邪修一脸狠厉的说道。

说罢,将面前的一处二级法阵光幕一击而散,而四周的几个二级法阵也摇摇欲坠。

只剩下那个三级法阵还比较平稳,没有被那个筑基邪修破去。

“是吗?阁下未免太过自信!”

孟羽见此也不多言语,一把极品法器飞剑朝着一旁的一名青年邪修飞去。

“就这?”

年纪稍少的黑衣青年邪修,一脸鄙夷道,但很快他的脸色震惊无比。

只见,孟羽张口吐出一只寸许玉剑,刹那间便到了他的眉心三寸之处。

“灵器!”

练气五层的青年邪修拼命的催动着护体灵气,抵挡着袭来的灵器飞剑。

而他另一边控制着的中品法器黑色铃铛则,被孟羽的极品法器飞剑纠缠无法脱身。

“不!”

练气境界的青年黑衣邪修,看着自己寸寸破裂的护体灵气,惊叫出声。

“徒弟!”

拿着黑色禅杖的黑衣邪修停下攻击阵法,看着一旁被一把玉剑洞穿了眉心的黑衣青年邪修,顿时大怒。

“贼子,安敢杀我徒弟!”

说罢,控制着黑色小幡,里面飞出无数冤魂鬼脸,朝着孟羽飞来。

里面甚至还有几道气息强悍的主魂,看见孟羽这个大活人,张牙舞爪间,一脸疯狂的飞了过来。

“好个邪修,居然拿凡人性命当儿戏,用来祭炼你的法器!”

孟羽见此,也不慌乱,手中迅速一拍储物袋,里面飞出几颗黑色的鸡蛋大小珠子,上面丝丝黑色雷光闪现。

“灭魔珠!”

黑衣邪修见此失声道,手中又飞快的祭出了一把黑色长戟,散发出妖魔气息,朝着孟羽飞来。

数颗灭魔珠同时炸裂,大片雷光交错在半空中,将飞来的无数妖魔魂魄炸成粉碎,消散开来。

黑色小幡损失了大片妖魂,顿时灵光大失。

黑衣邪修见此露出一丝肉痛之色,恶狠狠的看向了对面的孟羽。

此刻,孟羽心念一动,催动中品灵器真阳剑,将来袭的黑色长戟挡住。

看着面前散发着丝丝黑气的极品法器长戟,孟羽脸色一动,道:“妖器?”

孟羽见此,加大了注入灵力,真阳小剑顿时灵光大放,很快就将黑色长戟斩成了数十段,后者则七零八落掉了地上。

方才,孟羽只是动用了中品灵器真阳剑的三成威力。

全力催动之下,极品法器长戟根本抵挡不了他中品灵器的一击。

见此,孟羽脸色微微一喜,手中多出几颗黑色珠子,朝着阵法中的黑衣邪修扔了进去。

使用中品灵器损耗法力非常之快,两次出手,他的灵气已被抽空大半,孟羽于是不敢再动用真阳剑。

这些灭魔珠还是他在那几名真阳门的练气修士的储物袋里找到的。

每个人的储物袋里都有三四颗灭魔珠,或许是为了对付苍茫山脉中的妖修。

此珠对妖魔鬼怪之类的伤害极大,一颗灭魔珠价值几十灵石,比高阶符篆还要珍贵!

那三名修士也不愧是真阳门的弟子,财大气粗,这种灭魔利器,一般散修根本买不起一颗。

“砰砰砰。”

雷光散去,阵法消散,里面露出来一具焦黑的躯体,面目全非,正是那名黑衣邪修,手中还握着一把黑衣禅杖。

黑色禅杖也灵气大失,上面缠绕着的黑色妖气也随之消失不见。

“还想逃脱?”

看见邪修躯体上挣扎而出的一道黑色元神,孟羽冷哼一声。

手中飞出几颗磨盘大小的火球顿时覆盖在了黑色元神之上。

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火光过后,原地只剩一片焦土,和一个黑色的高级储物袋。

孟羽知道,筑基修士的元神比练气境界的元神要强大许多。

在一些异宝的庇护下,甚至能长存于世,然后夺舍重生。

孟羽不敢大意,遂将他们的元神几道火球术化为乌有。

还好这名筑基邪修只有筑基初期的境界,只有一件极品法器,也没有什么灵器,不然孟羽肯定要夺路而逃。

捡起黑衣禅杖,孟羽看了几眼,对这件法器并不大感兴趣。

拿上两名妖修的储物袋和法器,孟羽将原地自己的气息混淆。

转身祭出一把极品法器飞剑飞出几十里后,接连变转了几个方向。

最终朝着苍茫山脉脚下的西阳坊市而去。

在此碰见邪修,孟羽并不奇怪,每当苍茫山脉妖兽潮爆发,里面的妖修邪修都会出来借势打打秋风。

只是,这两人出来的似乎是早了些。

“站住,此处是西阳坊市,禁止飞行!”一名练气五层的白衣修士,身上的道袍上写着“散修联盟”四个大字。

而另两名身上分别穿着“百宝楼”和“离火宗”字样道袍的两名修士,应该就是这两家势力派在西阳坊市的守门修士。

孟羽见此微微一笑,停下飞剑,来到坊市禁制光幕前。

这时,一名身穿“离火宗”道袍的练气五层修士看见孟羽练气八层的修为,脸色微微一变,恭敬道:

“道友请出示阵法禁止令牌。”

孟羽闻言将自己的坐镇修士令牌扔了过去。

散修联盟的白衣弟子接住后仔细一看,顿时神色一变,“原来是新来百宝分楼坐镇的孟前辈,孟大人。”

另外一名百宝楼的守门修士见此也接过令牌一看,神色一喜道:“果然是孟大人,离火仙城总楼前日就传音来说,有新的坐镇修士大人到来,没想到大人来的如此之快。”

孟羽闻言苦笑一声,若是让其知道,他还在中途灭杀了两名邪修,不知道会让其震惊成什么样。

当然,孟羽不会向任何人透露这些,此时话锋一转道:“钱道友,和周道友在坊市之中吗?”

白衣修士闻言讨好道:“钱前辈和周前辈此刻都在坊市之中,准备张罗着三天后的拍卖大会。”

“大人,快请进。”练气五层的白衣修士立即将禁制光幕打开,对着孟羽一脸恭敬之色的说道。

“多谢道友。”孟羽淡淡谢道。

“不敢,为大人效劳理所当然。”白衣修士闻言一脸恭敬道。

“嘿嘿。”孟羽见此,单手一摸储物袋,将一瓶二级丹药取出扔给了白衣修士道,“好好看管禁制,若有异常,及时来报,否则孟某定严惩不贷。”

白衣弟子一脸惊喜的接住丹药,回道:“多谢孟大人,小的一定看管好禁制,绝不让一名邪修混入。”

此时,孟羽已经走进坊市之中,一眼望去,这处坊市的规模和他原先待过的落霞坊市差不多大小。

很快,孟羽来到此处百宝分楼前,只见里面传出来一阵嘈杂敲骂之声。

见此,孟羽眉头略微一皱,向前一步踏去,走进了百宝楼之中。

只见一名尖嘴猴腮的练气六层修士脸色凶恶,不停的敲打着柜台,对着后面的一名练气五层的宫装少女叫骂道:

“你们百宝楼的东西怎么变得不管用了,几天前我们三人买了一瓶二级丹药,服用之后,丝毫没有起作用,你说怎么办,如果不给我们弟兄三个一个满意的交代,我们就把你们店砸了!”

此刻,尖嘴修士旁边还站立着两名练气六层的修士,一脸不善的盯着柜台后面泫然欲泣的宫装少女。

孟羽两眼望去,只见那名宫装少女面容秀丽,身形高挑。

看来,她就是这里的执事了。

这时,百宝楼的几名练气一二层的小斯见此手足无措的待在一旁,神色焦急的望着门外:“钱前辈怎么还不来,再不来我们百宝楼都要被砸了。”

“这能有什么办法,每次请钱前辈出手不一样得出不少灵石吗!”

小名练气一层的年轻小斯一脸不愤的说道,看向了刚踏门口的孟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