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筑基宝物下落,邀请
  • 灵府仙缘
  • 品秋
  • 3081字
  • 2021-02-20 18:01:24

紫衣女子正是赫连山的道友孙文娟,她闻言惊讶一声道:

“道友,果真是你。”

孟羽见此诧异道:“孙道友?你怎么能看清在下的真面容?”

看着面前的孙文娟,孟羽一脸质疑道,同时手中暗暗多了一张高阶攻击符篆!

“道友莫怪,这不过是小女子的一项天赋而已,不值一提。”

孙文娟说完之后,看着孟羽,一脸犹豫的问道:

“道友,妾身能求你一件事吗?”

孙文娟看见孟羽一时没有回答,着急道:“道友可有恢复修士筋脉的宝物?”

“恢复筋脉的宝物?”

孟羽淡淡道,“阁下要此有什么用,可否告诉在下?”

孙文娟接着道:

“妾身夫君赫连山,前几天在苍茫山脉被妖兽所伤,筋脉具断。”

紧接着,孙文娟惊喜道:“难道道友真的有恢复修士筋脉的宝物?”

“这。”孟羽闻言不置可否。

接着孙文娟一脸歉意道:

“道友,我只求一些修复筋脉的宝物,拿这枚异宝换取如何?”

说罢,孙文娟将手中的玉佩递给了孟羽,眼里有着一丝期盼之色。

“原来如此。”孟羽喃喃自语一声,没有去接玉佩,反而问道:

“那你是为何来到离火仙城,更重要的是,你又是如何认出在下?在下可是要听实话!”孟羽脸色一厉道。

孙文娟闻言有些惊恐道:

“来离火仙城只是为找到救我夫君的灵丹妙药,可惜一无所获,”说到这里,孙文娟露出一丝失望之色道:

“小女子祖传有件异宝,就是这只玉佩,戴上之后就有变化面容和气息的功能。”孙文娟细细说完后,又道:

“能遇见道友也实属碰巧,因为我一直在仙城的各大商铺询问恢复筋脉的灵药,没想到与道友擦肩而过的时候,发现到了你的气味!”

孟羽闻言诧异道:“气味?”

“没错,妾身天生就对各种气味无比敏感,以前与道友接触过,自然就记下了道友的气味。”

“居然是这样!”

孟羽喃喃自语一声,看来孙文娟利用玉佩异宝改变了自己的面容气息。

与她相遇,孟羽也没有认出。

倒是孙文娟以她的的特殊天赋,认出了自己,孟羽暗暗想清楚前因后果。

“道友,你想过进阶筑基境界吗?”孙文娟一脸诚恳道。

“什么,筑基?”孟羽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后,淡淡道:“哪个修士不想筑基,阁下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孙文娟道:“我有能增加筑基成功几率的宝物,不知可否换取道友手中能修复修士筋脉的宝物?”

孟羽闻言回过神来问道:“什么宝物?居然可以增加筑基几率?”

……

片刻后,孟羽沉思后道:“此事,在下怎么知道是否是真?难不成还要跑到东海去走一遭吗?”

孙文娟闻言焦急道:“道友放心,小女子可立下天道誓言,还有这只玉简也是先祖所留,里面就有那件宝物的详细下落!”

孟羽接过玉简,打开细细查看,片刻后道:“不错,里面的位置倒是很详细,玉简的年代也极为久远,就是不知是否真假,你让在下如何相信?”

“道友放心,妾身这就立下誓言!”说罢,孙文娟便发出了一个极为恶毒的天道誓言。

“道友放心,先祖当年在东海也是鼎鼎大名的金丹修士,我们孙家自从搬来东荒大陆后,从未回过东海,那件宝物应该一直就在那里!”

孙文娟一脸诚恳的说完后,孟羽神色一动道:

“既然如此,孟某也不好平白得此消息,这滴雷灵液就给你好了,就当是抵消那件宝物的下落了,再说我与赫连道友一见如故,自然不能见死不救!”

孟羽话音刚落,从储物袋中将一滴雷灵液取出,交给了对面的孙文娟。

“雷灵液!”孙文娟闻言一喜,将玉瓶打开,确认无误后,向孟羽连连称谢。

见此,孟羽转身离去,丝毫没有多停留的意思。

随后,孙文娟将玉佩重新戴上,面容一变,迅速离开此处。

片刻后,孟羽的身形出现在了原地,看着孙文娟的背影露出一丝疑惑之色,神色一动,隐匿气息跟了上去。

不管孙文娟提供的消息是否真假,但那件宝物对孟羽的诱惑极大!

只见,孙文娟快步朝着一处方向走去,孟羽一路跟来,只见越来越偏离离火仙城的繁华之地。

一个时辰后,直到来一个充满臭味的水沟附近,孙文娟朝着四周张量几眼后,一转身走进了一间茅屋之中。

孟羽一眼望去,只见此地位于离火仙城的一处角落之中。

附近茅屋林立,其中还散发着几股练气修士的气息。

看来,这里就如同他当年在落霞坊市之中存身的散修茅屋了。

孟羽神识探去,只见孙文娟进去的茅屋之中,有一股极其微弱的气息,仿若游丝,但其境界似乎是练气期,正是赫连山的气息波动。

果然,孙文娟没有骗他,的确是用雷灵液救人的。

见此,孟羽正欲转身离去,却听见了几声猥琐的声音:

“快开门,交保护费,三块灵石,不然就把你们赶出这里!”

一个练气三层的散修,满脸黑色麻子,就着一身酒味朝着孙文娟的茅屋木门用力敲打着。

张二今天也是运气破背,不仅去赌坊输了十几块灵石,回来的路上还被一名筑基修士的灵兽咬了一口。

现在,他借酒消愁,色心大起,不禁想到了几天前搬来他住处附近一名姿色上佳的女子,不禁心头一热。

张二见许久敲不开木门,不禁脸色大怒,祭出一只下品法器,却又想到仙城之中规定不得对凡人使用法力。

但其,脸色一变,居然手拿着法器朝着木门砸了起来。

很快,木门就被砸的不成样子,见此,孟羽神色一动。

突然,一个身着散修联盟服饰的练气期弟子从天而降。

“敢在离火仙城动用法器打斗,胆子不小啊!”

说罢,执法弟子飞快的祭出一件法器,将其张二禁锢。

同时法器之中闪现出一丝灵力,将张二丹田搅碎,然后扔倒了一旁的臭水沟里,贱起大片污水。

“有人?”

散修联盟的这名执法弟子神识一动,朝四周望了几眼,摇一摇头,“可能是错觉,或许这几天修炼太频繁了。”

看见那名散修联盟弟子收回法器祭出了一张飞行符远去之后。

孟羽也随后隐匿着气息,转身缓缓离去,不管消息是否真假,他都打算,东荒大陆妖兽潮爆发之后,就前往东海寻找那件筑基宝物。

此刻,孟羽早已来到离火仙城某处角落里的的一处散修客栈,打听起了妖兽潮的消息。

“这位道友,可是刚来离火仙城?”

这时,一个脸色厚黑的中年修士,对着孟羽一抱拳道。

孟羽闻言,转头看去,只见是一个中年练气五层的修士,便笑了笑开口道:“没错,道友有何贵干?”

中年修士闻言笑了笑道:“也没什么,只是看道友有些眼生,不知阁下师承何处?”

孟羽闻言道:“在下一介散修,哪里有什么师承,让道友见笑了。”

中年男子闻言笑着道:“无妨,在下也是一介落魄散修而已,在下听见刚才道友在打听妖兽潮的消息?”

孟羽闻言道:“的确如此。”

中年男子略微思索道:

“宋某想邀请阁下加入我们散修联盟,在这离火仙城也好有个依靠,不知道友意下如何?”中年修士开口道。

孟羽闻言,沉思片刻道:“多谢道友好意,只是在下习惯了闲云野鹤,暂时不想加入任何门派势力,道友的好意在下心领了。”

中年男子听见孟羽的回答,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之色,突然话锋一转道:

“道友可能不知,妖兽潮即将爆发,若是不属三大势力的散修,一般会被赶在第一线应对妖兽的攻击,否则就会被赶出仙城,自生自灭。

在下此言也是为了道友着想,道友再好好考虑一下,在下散修联盟宋一莫,如果道友改变了主意,可来离火仙城散修联盟总堂,报上在下的名号,定可给道友一个安身之处。”

说完之后,老者缓缓离去,又去拉拢客栈中其他的散修。

孟羽闻言,心里也有些担忧之色,没想到,在任何地方,散修的地位都如此低下,等妖兽潮发生后,还要被迫前往第一线抵抗妖兽。

但他并不打算加入散修联盟这个势力,被限制自由可是极为不划算。

如果想要加入离火仙城第一宗门,离火宗,那也是不可能的。

那里可是有金丹存在的宗门,如果被看穿了易容术,可是不妙。

如今,他得罪了青阳仙城的上官家族,真阳门和百宝楼,在任何地方都需小心无比,谨慎行事。

如果去其他仙城的话,路途又太过遥远,而且,身为散修,去了哪里都不会受人待见。

去苍茫山脉的话,暂时又找不到什么解决灵土和丹毒的办法。

里面也是危险重重。

还有一个就是此处仙城之中的百宝总楼了。

……

几天后,孟羽身着一身青色道袍,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很快就离开了离火仙城,朝着一处偏远的方向赶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