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武立仁巧救逃命人,风知白妙选祖阴宅
  • 掘仙窟
  • 熵道之
  • 3287字
  • 2022-04-13 20:51:35

我爷爷叫武立仁,他可是十里八村的老实汉子,太爷去世的早,从小便于弟弟相依为命,按他自己的说法,他都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带着我二爷活下来的。

武立仁十六岁时,正好赶上八年抗战,不过他是个本分的庄稼人,面朝土地背朝天惯了,并没想过要去扛起枪杆打日本人。

这天他正在地里挥着锄头翻地,却见一汉子踉跄跑了过来,不知是因为着急还是一路小跑太过疲惫,竟是一个不小心跌倒在地,摔了个狗吃屎。

武立仁看见也没在意,继续翻地,可半天也没见那人爬起来,赶忙过去将他翻了过来。

只见此人五十多岁,须发已经斑白,此时双目紧促,嘴唇更是呡的死死的,看来是晕了过去。

武立仁见此赶忙将他扶起,手忙脚乱的为其拍打前胸扑拉后背,一顿捣鼓后那人竟是没有醒来的迹象。

这下他可着急了,正想在试试其他办法,突然停下了动作,好像发现了什么,立马俯下身子将右耳贴在地上倾听。

这一听可不得了,心道一声不好,鬼子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

鬼子出窝一般人数不少,而且步伐整齐,远远的就能听到动静,要是以前,武立仁早就一溜烟跑了,身后就是小树林,往里一扎肯定没人能找到。

可现在不行啊,地上还躺着个大活人呢,要是让鬼子看着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就在这万分危机的时刻,他瞟了一眼自己翻的地头,心道:有了。

原来在地里有三座大坟,互相呈犄角之势,而且个个都有一人来高。一般的坟头可没这么大,占地大了是影响粮食产量的,可这坟头是地主王家的,武立仁自己只是个佃户,自然不敢动坟头的一粒土,没想到今天竟是有了救命的用处。

他赶忙将倒地的人背起来,忽觉身子一沉竟是背不动,地上之人虽是不重,可长期的营养不良使他也没有了多少力气。

他只好倒拖着将人拖到了坟后,二人刚刚藏好,就见一队日本兵从南向北而来,足有二百来人。

武立仁赶忙将探出去的头缩了来,拽着身后的人绕着坟头转圈,企图能躲过鬼子的视线,躲在他们视线的死角,可道路不宽,而百多人一字排开,想不被发现有谈何容易。

武立仁只能求祖宗保佑,求这坟头的主人保佑,若能逃过此劫,定会年年为其填土,常常为其除草。

不知是不是他的祈祷的作用,鬼子这二百多人的队伍还就真的没发现他,或是真有日本兵看见了也没把他当回事。

他倚在坟头上长舒了一口气,看着这蓝天白云,感叹活着真好。

被他拖着围着坟地绕圈的人可就没这想法了,刚才被武立仁不管不顾的拖动,嘴里进了不少的土,鼻子里也都是,弄得他是呼吸不畅,这时难受的咳嗽了起来。

咳嗦声把还沉浸在劫后余生幸福感中的武立仁拉回了现实,他赶忙将那人扶起,掏出水壶给那人灌了两口,自己又喝了一口,感觉不过瘾,又喝了两口才作罢,这年头粮食不多,但这凉水管够。

那人喝了水,缓了半天似乎是明白了现在的状况。

他起身向眼前的少年深恭一礼道:“谢过小兄弟的救命之恩了!”

见他如此,武立仁赶忙起身扶起老人:“大叔,我只是……你不要这个样子”。

看着眼前这个少年,这人捋了捋自己半白的胡须刚还要说些什么,看到周围的环境情况,立时面色一震,随后又是一喜。

原来而二人还处在三座坟地的中央,这人心道:我出逃时便给自己卜过一挂,卦象显示此次肯定是九死一生,要想活命,须得置之死地而后生,加之贵人相助。想想刚才死里逃生情况,又看了看这片坟地和眼前少年,叹了口气,自己的这场大劫怕是已经过去了。

想想这半年多的经历,不由得苦笑出来。武立仁见他如此,以为他是饿昏了头,忙把身上带的半块红薯饼递给他。

这人也是饿极了,也不管这饼子的干涩难咽,两口就吃了个干干净净,看得武立仁直肉疼。

看鬼子是往自己村子的方向去的,他知道现在自己是不能回去了,只有等晚上摸黑回去看看,不过鬼子也来过好几次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想到此处他便带着那人往树林中走去,防止那队日本兵折返回来抓住自己。

到的隐秘处,武立仁问那人从何处而来,又为何这般落魄。那人只道是家中遭了灾,又遇上兵祸逃难而来,不想饿晕在了此处。

武立仁听此唏嘘不已,这兵荒马乱的年头,人命比草轻,在哪都不见得好过。他哪里知道,面前这个邋里邋遢的男人以前也是家财万贯的主,因为儿子参加了国军抗日,自己也受到了牵连,这才散尽了万贯的家财逃到了此处。

后来两人互通了姓名,武立仁这才知道这人姓风,名叫风知白。

见天色已晚,鬼子应该走了,武立仁担心自己弟弟,便起身拍了拍自己屁股上的土准备回去。

往前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眼还在坐在地上的老者于心不忍道:“大叔你要是没地方住先来我家住一晚吧!”

风知白正想如何开口才能留下来,见他如此说,立马同意下来:“那就叨扰了”。

武立仁所在的村子叫王庄,处在HEB省境内,相传燕王扫北后,因为人口大量流失,大量的山西民众背迁往此处,王家最先在此处定居,此地便称为王庄了。到了此时王家已然成了大地主,村里的一半多人都是给他们家打工种地。

可能日本人刚走的原因,村里家家紧闭房门,这一老一少也是悄咪咪的摸回自己家中。

武立仁家位于村子西头,是一座用土坯垒成的小房子,虽然房子有三间,但住人的却只有最东边的那一间。家里没有床,睡的也是用土坯垒成的火炕。

推开家门,武立仁喊道:“立民,哥哥回来了”。

不多时,从屋走出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长的与武立仁有六分相似,不知是不是因为营养不良的关系,他竟是比自己哥哥还要黑上几分,此时正一脸戒备的盯着哥哥身后的男人。

武立仁摸了摸弟弟的头,为他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武立民才放下心来将人让进屋内。

虽说当时武立仁只是打算让这人留下过夜,但这老人却没有要走的意思,看其样子竟是要在此常住。

不过这风知白也不白住,每次出去回来总能带些吃的回来,一般都是窝头鸡蛋什么的,后来竟是弄回来了只烧鸡,要知道这可是地主老爷家才能吃起的东西啊!

后来这兄弟俩才知道,这位风老先生可不像看上去的那般简单,村子里人本来开始还有些排斥他,可后来见了他都是笑脸相迎,一口一个老神仙。

这位风知白老先生也是个能人,不管是算命卜卦,还是阴阳风水、驱鬼招魂,甚至是行医看病,除了种地他就没有不会的,前两天的烧鸡也是他治好了地主的怪病得来的。

见他如此有本事,这俩兄弟便起了拜师的年头,毕竟给地主家种一辈子的地感觉没啥前途,还不如跟这位风老先生学门手艺。

见他们有意拜师,风知白却也没有拒绝,毕竟武立仁对自己有救命的恩情,他是无论如何也拒绝不了的,可能不能入得此门,还得看他们各自的造化。

果然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武立仁还是决定退出不学了,并非他不能吃苦,而是他根本就不是干这行的料,在继续下去也只是在虚耗光阴。

而他弟弟就不同了,对于风知白教的东西一学就会,似乎他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人。

在风知白领着二人给一家看完阴宅后,武立仁终于和他提出要退出学习的想法。

风知白听后虽不惊讶但有些惋惜,毕竟他对这个少年观感还是不错的,他想了下说道:“人各有志,不入此门也并非什么坏事,毕竟这行泄露天机过多,虽前期看似风光,总是不得善終的”。

武立仁知道他在开导自己,怏怏的转开话题说:“风大叔,你既然会看坟地,能不能帮我家看一块,这样我和我弟没准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跟他们走在一起的武立民也说到:“对呀对呀,您就帮我们看看嘛”。

风知白捋了捋自己的胡子笑道:“那你们有什么要求没有?”

要求,这可把二人问着了,当然是要好的了,具体什么要求他们俩还真说不准。

见他们不说话,风知白笑道:“就是你们想要什么?”

武立仁没说话,倒是是弟弟武立民抢先开口:“我要烧鸡,要像王地主家那样有吃不完的烧鸡!”

“好,那立仁你呢?”风知白问。

武立仁想了半天道:“我自幼丧父丧母,和弟弟相依为命,看着别家和和美美,总不免感觉孤单苦闷,我想要家人的陪伴”。

风知白听此想了下,又带二人在村外逛了半天,终于找到一地。

他笑着对二人说,“就是这了,此穴名为“人才两旺”,顾名思义,谁要是把先人葬在此处,家中自会人丁兴旺,财源滚滚,有人又有财,这下你们的要求都满足了”。

兄弟二人听了自然高兴,选了个吉日将我太爷爷坟地迁至此处。

家中父母每逢说起此事,我就在心里把那个无良的风老头骂上一顿,所谓的人才两旺只不过是一边人丁兴旺,一边财源滚滚,我虽然伯伯众多,家里却大都是穷的叮当乱响。反倒是我二爷那边,听说是发了大财的。

心中不免感叹:爷爷啊,你当初也和二爷一样要烧鸡就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