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周臣的决定

  • 绝世兵王在都市
  • 小四不是爷
  • 3846字
  • 2021-07-24 14:04:27

赵雄走了之后,就在周臣还在有些纠结的时候。

心晴茶坊门口,一阵刺耳的马达轰鸣响起,随后一辆拉风的最新款林肯MKZ银色超跑呼啸着从街口驶来,随后一个潇洒的转身急停,横亘在了心晴茶坊的门口。

林肯MKZ的车门打开,一个周臣无比熟悉的妙曼身影从豪车上走了下来。

“晴儿姐?”周臣诧异的看着向晴儿。

而随即从MKZ超跑驾驶座上走下一位衣冠楚楚气质不凡的年轻男人,这家伙的脸上带着阳光板的微笑,周臣一看就知道是纵意花丛的老手,眼神动作都恰到好处,绅士而不突兀,热情而不唐突。

“谢谢你送我,欧阳靖明。”向晴儿笑着说道。

“没事儿,我也是刚好顺路的,这就是你的茶坊么?看起来好像很不错的样子!”那名叫欧阳靖明的年轻人看了一下茶店,似乎还瞥了坐在柜台上的周臣一眼,随即对向晴儿微笑着说道,“晴儿,今天我还有个重要的会要开,就不在这你这打扰,等过几天有空了,一定叫朋友一起来你的茶坊捧场!”

“嗯,好的!那多谢了,拜拜!”向晴儿说道。

欧阳靖明潇洒的挥了挥手,坐进林肯MKZ,豪华跑车特有的威势十足的轰鸣随即响起,飞快的驶向了远处。

“晴儿姐,这是谁啊?”周臣心里有些不愉快,眯着眼睛问道。

“呵呵,我一个朋友,以前的高中校友。”向晴儿说道,“早上出门的时候与撞见的,说起来,还算是我们的学长,他现在在圣林学院主校区,今天刚好顺路,就先送我过来店里,啧啧啧,这么豪华的跑车我还是第一次坐呢!当初舅舅还有钱的时候,也不过是开法拉利而已。”向晴儿笑道。

“切,林肯MKZ不就是在国外都无人问津的货色么?”周臣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不就是一辆三百多万的跑车么,有钱的纨绔喜欢开这个,不过我却觉得有些不稳重也不安全,不过富二代嘛,反正医药费也不用担心。”

“周臣,你怎么这么说欧阳靖明呢?你又不了解人家,说起来欧阳靖明可是正经的白手起家呢!”向晴儿说道。

“切,白手起家?二十出头,买三五百万的跑车?谁信啊?他家里没帮他么?”周臣不信道。

“他家里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似乎是欧阳家的一个小旁系吧,反正我几个以前的校友都说他是白手起家的……”说完,向晴儿脸上带着一丝调侃的神色,看着周臣说道,“周臣小弟弟,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吃醋?哈哈?开玩笑,我吃什么醋……”周臣有点不自然的扭过头道,“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

其实周臣这话半真半假,虽然有点刻意诋毁这个装X的家伙,但是周臣之前见过孙思琪的朋友,那个叫欧阳志明的家伙,似乎和这个装X犯有点挂相?莫非,是两兄弟?这么说的话,这个欧阳靖明就不可能是白手起家了,要知道欧阳志明那家伙家里可是华南市前三的富豪,比起唐氏集团都不逊色太多。

只是这样一来,这家伙对外宣称自己是白手起家的意图就很明显了,自然是为了让那些个性自强的妹子对自己报有好感,毕竟这个社会,还是有一些女人不大看得起靠家里坑老得瑟的富二代的,而且一般这样的妹子,都是极品。

莫非,这个家伙是盯上晴儿了?

“哈哈哈,小臣子,你别不承认,姐姐可不傻,你这样明显就是吃醋了!嘻嘻,周臣你居然吃醋了!居然因为姐姐吃醋了,哈哈哈,周臣小弟弟,你放心吧,你晴儿姐姐对这类人,没感觉的!”向晴儿有点得意的笑眯眯的道。

“真的没感觉?”周臣心里一动,眼睛一亮,问道。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不过你别高兴的太早,我对你这种还没长大的小屁孩更加没感觉,嘻嘻,赶紧做事去”!向晴儿笑着走进了茶坊,开始忙活起来。

“啊?这样啊,那晴儿姐,你到底对什么样的男人会有感觉呢?”周臣跟在后头,一脸好奇的问道。

“我啊,你晴儿姐我只喜欢大叔型的男人,而且,必须要是事业成功,思想成熟,内涵深厚,还有责任心的大叔,长相嘛,不要太丑就行。”向晴儿说道。

“大叔?我的天,都说萝莉爱大叔,可晴儿姐你不是萝莉,虽然有点呆萌,但也是御姐型的,为什么也喜欢大叔呢?如果只是成功成熟又有内涵,但不是大叔年轻俊秀?”周臣满怀期待的问道。

“又成功,又成熟,还有内涵的话,如果心理年龄算的上是大叔的话,也可以考虑!”向晴儿笑嘻嘻的说道,“怎么?周臣弟弟,今天你有点奇怪啊?莫非你怕姐姐嫁不出去,有好的人选要介绍给你晴儿姐么?”

“没有没有。”周臣摇了摇头,开什么玩笑,自己碗里的肉夹给别人?他周臣可没这么犯贱的爱好,当下一脸自信的说道,“哼,晴儿姐你真是缺少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啊,我认识的人里,事业最成功思想最成熟又最有内涵心理上也算是大叔的,就站在你面前,你居然视而不见?”

“哟,黄婆卖瓜呢你这是?小周臣?你才十八九岁小屁孩一个,就学会自荐枕席拉?不过,你说说,你成功什么了?就这个小店可不算哦,还有,我可没发现你哪成熟,内涵倒是有,不过和璐璐一样,都是带颜色的!哼,还大叔心理呢,我看你就是大忽悠,少调戏你姐姐我!你晴儿姐我二十岁了可还没谈过恋爱呢,良家女子,禁止调戏的哦!”向晴儿笑着捏了一下周臣的鼻子。

“晴儿姐,为什么你不谈恋爱呢?”说道这个话题,周臣好奇的问道。

“没有合适的,这么多年,又一直东躲XZ的,也没什么机会接触人,所以一直单着呗。”回想起过去,向晴儿有些无奈有些黯然的耸了耸肩道,“再加上,舅舅这几年这个样子,还有一大堆债,我哪有这心思,不过从小到大,追你晴儿姐我的,可是很多的哟,嘿嘿。”

“哦!”周臣点了点头,问道:“晴儿姐,如果有办法让赵雄免去你舅舅的赌债里,那些利滚利的部分,就剩下原始大约一百来万的债务,加上咱们茶坊的收入,几年内应该可以还清你舅舅的债务,你是不是有时间谈恋爱,好好过你自己的生活拉?”

“呵呵,这怎么可能呢?赵雄那帮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吸血鬼呢。”向晴儿一愣,随即苦笑着道。如果真的赵雄这么好说话,当初就不会那么要挟自己了,何况这件事哪有周臣想的这么简单,这不仅仅是钱的事,只是有些人看不惯她在外面自由自在的,要逼迫她而已。

不过周臣看着向晴儿的反映,却是在心里暗暗做了个决定。

下午,生意平淡的一天结束了,周臣关上茶坊店门,和向晴儿打个招呼就要走人。

向晴儿看着一脸急匆匆的周臣,有些奇怪的问道:“小臣子,你不回家么?”

“不了,我还有点事,要去找个人。”周臣笑着说道,“晴儿姐,你先回去吧。”

“哦,那好吧,我还想吃你做的菜呢,看来晚餐只能下面条了,你记住哦,可不准再去酒吧喝酒打架了,不然我可不绕你!”向晴儿语带警告道。

“知道了拉,晴儿姐,我肯定不去!”周臣认真说道。

“嗯,要乖哦。”目送着向晴儿扭着翘臀离开,周臣拿起了今天赵雄留给自己的那张烫金名片。

“天雄娱乐服务有限公司,总裁,呵呵。”

……

此时,在天雄帮的基地,天雄健身馆里。

“雄哥,你说,周臣那小子会答应你,跟咱们合作不?”小杂毛谭佩站在赵雄的旁边,问道。

“呵呵,不出意外的话,一定会的。”赵雄蹲着马步,手上抓着两个重量不菲的哑铃,上下举着,嘿嘿笑道。

“哦?雄哥,您怎么这么对他的选择这么有信心?”小杂毛谭佩疑惑着说道,“周臣那小子,看着好像很傲气的样子,怎么就会答应跟咱们合作呢?”

“你看人,还是不准,你不知道,周臣那小子,天生就是个不甘平凡的人。”赵雄笑着说道,“平时要你小子多看点书,你就是不听,这看人,主要要看眼睛,所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一个人的内心,透过他的眼睛就能看的七七八八。周臣那小子,我从他眼睛看到追求强大与刺激,财富与权利,这种人有野心,绝对错不了的。”

顿了顿,赵雄意味深长的看着谭佩,道:“你知道我赵雄为什么能在天舒区打下这么一片地盘,坐到现在这个位置?呵呵,靠的就是我赵雄看人准,小谭啊,你要知道,这做老大的,自己能打当然好,但最关键的不是能打,而是要会看人,就比如我看你小子,虽然这些年兢兢业业,态度也很恭谨,但你天生反骨,迟早有那么一天你会反了我的。”

“雄哥,您这么说我谭佩可是万死莫辞了,您,您这是要我以死明志么?”小杂毛谭佩的脸上无比尴尬,一脸激动的说道,“雄哥,我谭佩可是从您刚出道就一直跟着您到现在的,我的心您要是还不明白,今天我谭佩就把它挖出来给雄哥您看看!虽然没刻个忠字,但对您雄哥,绝对是红的!”

“哈哈哈,你这家伙,我他妈就这么一说,开个小玩笑,你激动个屁啊?”赵雄笑着拍了拍小杂毛谭佩的肩膀,说道,“背叛嘛,人在这江湖上漂,谁人背后不挨个刀?这些我都已经看透了,无所谓的,关键是,你要明白,做一件事之前想清楚,到底值不值得,你说是吧?”

“是是是,我小杂毛谭佩对雄哥的忠心天地可鉴,鬼神可知,我这辈子就认雄哥您,您值得我追随一辈子!”小杂毛谭佩连忙说道。

就在谭佩还准备大表忠心的时候,赵雄的手机响了起来。赵雄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来电号码,是个陌生号,随即对小杂毛谭佩说道,“你看,电话来了,你信不信这是周臣打来的。”

“不信……”小杂毛谭佩摇了摇头,说道,“那小子之前在店里傲的很,哪能这么快就找您啊!”

“昨天给你的赏金两万块?敢不敢跟我赌?”赵雄笑着问。

“赌!虽然我谭佩一直最服雄哥,但这件事,我还真不信雄哥能这么准!”小杂毛谭佩说道。

“那好!”赵雄点了点头,接通了电话。

“赵雄吗?你在哪?”电话那头传来的正是周臣的声音。

“周臣兄弟啊,我在方圆路,天雄健身馆。”赵雄笑着说道。

“嗯,我现在过去。”说完,周臣就干净利落的挂了电话。

“嘿嘿,小谭,看到没有?我赵雄看人的眼光还是挺准的吧?”赵雄一脸笑眯眯的看着小杂毛谭佩,后者心里却是一阵发毛。

“咳咳,那个,雄哥犀利,雄哥霸气,这都能预先算到,不愧是我们天雄帮的老大!不,简直是诸葛再世啊您。”小杂毛谭佩连忙拍马屁道。

“哈哈哈!你小子,马屁就算是拍穿了,你那两万块,也得给我!”

“一定一定!能孝敬您,是小的荣幸,”谭佩嘿嘿赔笑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