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酒吧冲突

  • 绝世兵王在都市
  • 小四不是爷
  • 3438字
  • 2021-07-24 14:04:27

听完秦茵的哭诉,周臣叹了口气,看着已经哭成泪人的秦茵,柔声道,“昨日之日譬如昨日死,今日之日譬如今日生,过去的事就不要再纠结了,现在你既然已经离开了这个人渣男,就该快乐轻松的过日子。而且,你现在没了负担,也就没必要做你现在的驻唱歌手,这玩意虽然赚钱,很毕竟不是一个姑娘家的正道,而且最关键的是,你那个组织,你为他们刺探富豪与官员情报的事,是绝对不能再做了。”

“我,我也知道,但是……我不能就这么走。”秦茵语带无奈的抽泣道,“我……我还得帮那个人渣还钱。”

“纳尼?你脑袋秀逗了还是被门夹了?”周臣眼睛一瞪,问道,“什么钱?怎么回事?”

“因为,因为我们分手后……我当时就找到组织里的鬼一,说我以后不会帮他们刺探情报了,但他们拿出一张借据,上面白纸黑字的写着高展借了他们一百万,而那一百万的担保人,就是我,上面还有我的签字……我才想起来,当初高展跟我说要跟人做生意,需要贷款合伙,让我给他做了担保,原来借的居然是那个组织的钱。”秦茵抽泣道。

“我擦,你,你,你有没听过一句叫天作孽犹可赎,自作孽不可活啊!!”

周臣感觉到一阵无力无语加无话可说,女人脑残他是一直有所认识的,但是秦茵这女人,居然会脑残到这种地步,也算是脑残中的战斗残了!

“我也知道我是自己作孽,自己犯贱,可,事情已经是这样了……”秦茵看到周臣的表情,低声说道,“我也做不到看着他被组织里那些人抓去折磨,前段时间我没还上一部分钱,他被那些人打的看地我心疼。”

“还心疼?我靠!我听着都蛋疼了,你简直用脑残都无法形容了,你,你这叫傻逼,傻逼中的奇葩!”周臣终于听不下去了,彻底爆发,怒骂道:“你长个脑子就是为了让自己显得高点吗?你有没有一点最起码的常识?还嫌被他害的不够惨吗?女人一辈子的青春就这么一次,你已经为他付出了这么多,没有任何汇报,你还想着不忍心看他死,你这是烂好人还是不犯贱不舒服?本来觉得你可怜,但是现在我只觉得你可恨,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你以为你是谁?命都是自己选的,你又能拯救谁?最后你谁也救不了,只能把自己的命也赔上!你对的起生你养你的父母吗?对得起你以后的男人吗?对得起你自己吗?”

周臣的一顿狂喷,顿时把秦茵整个人都镇呆了,秦茵没有想到周臣竟然能说的这么绝,这么狠,把自己说的一文不值下贱无比,一时之间无话可说,只能默默的流泪。

周臣缓了缓语气,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说的太狠了,当下温柔了一点道,“我说,秦茵,你长的也挺不错,但你怎么就不懂自爱呢?一个人渣,踹了之后就被再藕断丝连了啊!不然你以后怎么找男人?怎么结婚过日子?难不成,你要让他害你一辈子?”周臣问道。

“我,我没想过再找男人,我也不会再相信爱情了。”秦茵咬着牙道,“还有,周臣,你,你干嘛骂我?”

“骂你?得了吧,要不是看你是个女人,我恨不得给你两大耳刮子,我这辈子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傻逼,秦茵,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做自尊?”

“我,我知道的,所以,我以后不会了啊!”秦茵也被周臣给骂的火大了,直接大声道,“所以现在我绝对不会再给他高展一毛钱,只要我把组织那笔钱还清了,我就离开这个城市!让他找不到我,我要开始我的新生活!”

“新生活?呵呵,扯淡吧,你这只不过是变相的逃避,懦夫的作风罢了。”周臣不屑道,“你好歹也算是个习武之人,功夫也不弱,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勇敢,什么叫面对么?一味的逃避是弱者的行为,要是我是你的话,就把他痛扁一顿,让他滚出你的生活,他要再敢纠缠,就直接废了他!”

“我……”秦茵咬了咬牙,说道,“我有什么不敢的。”

“好!这是你说的,高展这种人渣男是吃硬不吃软的,下次这人渣再来纠缠你,你就拿大耳光抽他!他要还是黏着不放,你就给我废了他,一切责任后果我帮你承担!但是如果你不动手的话你就地承认你秦茵是个彻头彻尾的傻逼脑残犯贱女!”周臣说道。

“我不是!哼!周臣,我答应你,我会做到的!我会做给你看的!”秦茵眼中全是坚毅的神情。

“呵呵,等你什么时候做到了再说这些大话吧,对了,你刚才说的那个组织叫什么名字?”周臣问道。

“好像,是叫魅影。”

“魅影?”

“嗯。”秦茵点头道。

“我擦,这人渣男够狠啊,把你卖给那帮人了?我说鬼一这名字怎么听的这么熟悉?那你就是白组的情报女郎咯?”周臣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

“呵呵,前段时间,他们还派了个叫鬼三的来杀我,可惜,呵呵……”周臣淡然笑道。

“你?”秦茵刚想说怎么可能,因为她见识过那鬼三的功夫,虽然不如鬼一,但也是化劲级别的高手,比她要强出不知道多少,眼前这个少年才不过十九岁左右,怎么可能也是化劲高手?

不过,一想到周臣能轻易知道这些东西,显然不是空口无凭的,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秦茵对周臣有一种淡淡的信任感。

“这件事我知道了,魅影那边,你不用管,反正我是要去找他们算账的,这世界上,能招惹了我周臣还不受惩罚的人,还没出生呢,到时候,顺带把你的事解决了就是。”

“可是,你为什么要帮我?”秦茵低声说道,“我,我只是一个不懂自尊自爱的犯贱女人。”

“呵呵,知道知道错了,就有改正的机会,人不怕犯贱,怕的犯贱了还不知道自己在犯贱!”周臣说道。

“可是,你还是没说你为什么要帮我?”

“这个,就当我拿你手机发短信戏耍你的道歉礼物吧。”周臣随口扯了个理由,事实上他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只是觉得像秦茵这种情况,如果自己有能力却不闻不问的话,似乎心里这一道过不去。

秦茵心里一暖,沉默片刻,随即委屈的道,“周臣,你,你能不能别那么骂我,骂的那么难听!我听着难受死了,你个混蛋!!”

“咳咳,那个,我还有事先回酒吧了,朋友还在等着呢,拜拜,你不要感谢我,请叫我活菩萨!”

周臣看着有点不对劲的气氛,连忙打开门跑出房间,秦茵还没反应过来,门就已经再次关上了,秦茵怔怔的看着那铁门,脸上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喃喃自语,“谢谢你,周臣,不管你能帮我解决那件事,至少,你让我真正清醒了。对了,这家伙,衣服还没洗呢,真是的……”

离开秦茵家的周臣,而是直接回了梦寻玛雅酒吧找孙思琪。

“怎么?周臣哥?才喝这么点就不行了?!”孙思琪毫不避嫌的搂着周臣的肩膀,笑道,“老实交代,是不是跑去厕所吐了?”

“思琪就是聪明。”周臣笑道,“好不容易吐完了,咱们继续喝。”

“不对,这么久,谁能吐这么多?难不成你肠干肚肺都吐出来了?我看,你八成是刚才泡了个小妹妹,去开了个房,才回来的吧?”一旁的欧阳志明上来取笑道:“我看,周臣兄弟,你不大行啊,连泡带开房,半个小时,太短了。”

“去你的,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脑子里成天想着女人啊,我们周臣哥可是个纯洁的人。”孙思琪没好气的白了欧阳志明一眼,嚷嚷道:“来,继续喝酒,一人一瓶对吹,不准休息。”

“吹就吹!!”

几个人都是不肯服输的,一人一瓶百威经典,仰头就开始吹了起来。在周臣吹完一瓶之后,孙思琪的一瓶酒也已经见底了。

“哟,思琪啊,吹的不错嘛!”周臣调戏道,“口型动作神情什么的,一看就是个中老手啊!”

“周臣,你!你这个闷骚男!”孙思琪在众人的取笑中无语的看着周臣。

这时候,圈子里其余的几个人也陆续找周臣喝酒。周臣来者不拒,很快孙思琪点的八箱啤酒差不多就喝完了。

“哇塞,思琪,这个周臣兄弟挺能喝啊!他一个人起码喝了两箱了!”欧阳志明低声说道。

“还真是呢!没想到这家伙说自己能喝,没醉过,还真没吹牛?不行,不能就这么认输,咱们这么多人,他就一个,今天晚上要是不把他干趴到桌底下,我们就白泡这么多次酒吧了!!”孙思琪银牙一咬,道,“你去再点五箱百威!再来一瓶威士忌!”

“好!”欧阳志明阴笑着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

“咦,酒吧里也会下雨?”欧阳志明陡然感觉脸上一凉,刚才有些什么东西喷到了脸上。

“草,谁他妈泼酒!!”暴脾气的孙思琪却是最先反映过来,直接站起身道,“是不是男人,敢做不敢认?”

“咋了?酒是你老子我泼的,怎么?不服?不服你干我啊?我脱光了给你干!干不到我算你没本事!”

孙思琪这群人前面的一个豪华卡座中,一个长的牛高马大的汉子,穿着一身弹力背心,站了起来,看着孙思琪,肆意大笑。

“你脑子有病?老娘我就算干猪也不会干你,长的跟车祸现场似的。”孙思琪不屑的撇了撇嘴。

“哟,嘴皮子挺溜吗小丫头,不知道你吹那啥的时候溜不溜?”那五大三粗的男人大笑道。

“溜你大爷!”孙思琪酒劲上头,加上原本就是个一点就着的暴力萝莉,这下被刺激得狠了,直接拿起手边的空瓶子就扔了过去。

只是可惜的是,虽然孙思琪手上有点功夫,但是现在喝了不少酒,判断力失误,虽然扔出去虎虎生风,却是斜斜的砸在了一旁,没有命中目标。不过,孙思琪这酒瓶子砸了过去,就等于是开架的前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