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犯贱女与人渣男

  • 绝世兵王在都市
  • 小四不是爷
  • 3152字
  • 2021-07-24 14:04:27

大约十来分钟之后,两人打的回到了圣林学院公寓区。

“你住哪?”周臣问道。

“教师公寓A幢。”秦茵说道。

“真是巧了啊!”周臣笑道,“我就在你楼对面,我住在学生公寓A幢”

“哦!”秦茵点了点头,没有接话,其实她早就知道周臣住在哪,当初接二连三的被这家伙戏耍,秦茵可是恨不得杀了他。

“周,周臣,要不,你跟我上去吧,我有熨衣服的熨斗,洗完烘干给你弄弄就能穿了。”秦茵说道,“省的你待会还要穿着这身服务员衣服去酒吧。”

“好!”周臣也没多想,跟着秦茵上了楼。

但是两人一从电梯里出来,秦茵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周臣顺着秦茵的眼神看去,只见一个西装革履,气宇轩昂的年轻男人正站在她的门口。

“茵茵,你回来拉!”

那男人一看到秦茵回来了,顿时那一张小白脸上就露出了阵阵喜色,但随后又看到了周臣在秦茵的身边,脸色不爽的问道,“他是谁!”

“关你什么事?”秦茵脸色阴沉道,“高展,你来我家干嘛?”

“怎么?你家?你家不就我就吗?我怎么不能来?怎么说我高展也是你前男友好不好?这么快就找到新欢忘了旧爱了?”那叫做高展的男人恶狠狠的看着周臣。

周臣正寻思着是不是要抽身事外,赶紧走人,不过被表面光鲜内心龌龊的家伙看了一眼之后,却是不想走了。

“对!没错,这就是我新男友,我们已经分手了,而且我现在只是一个老师,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你也转告鬼一,我是不会再回去的!”秦茵一边说着,一边挽住了周臣的手。

“秦茵,你这个贱人!贱人!”高展一下子就被秦茵的话激怒了,走到秦茵的面前,指着她的鼻子怒骂。

“我果然没看错,你就是个贱人,在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成天跟鬼一出去,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有时候好几天都不回来!不就是因为鬼一有钱有势吗?现在我们刚分手没多久,你就又找上了一个,呵呵你们急着回来是要上床么?你这个贱人,跟了我一两年,我什么都没得到,现在分手才半年,竟然就把别的男人带回家,你个贱人!”

“对!你说的没错,我就是犯贱!”秦茵被这些话气的浑身颤抖,指着高展尖声道,“对!我就是犯贱,所以才会傻啦吧唧的跟了你一两年,还一直傻乎乎的赚钱帮你还债,我秦茵就是犯贱,所以才会在你每次在外面找了女人之后,还白痴一样的相信你的谎话,原谅你的橱柜!我就是犯贱才会跟你在一起!”

秦茵越说越激动,“高展,这两年你没赚过一分钱回来,你所有的开支哪一样不是我秦茵的?甚至你每次找借口说是去干什么,其实是拿着我的钱跟别的女人开房!我秦茵的确已经犯贱得太久了,现在我终于清醒了,所以现在过的很幸福,你给我滚!”

“妈的!贱人!敢让我滚?我打死你!!”高展被秦茵骂的无话可说,一张脸青红交加,怒不可遏,抬手就要扇秦茵耳光。

“啪!”不过高展的手刚挥起来,就被另一只强而有力的手给抓住了。

出手的正是周臣,不过周臣有些奇怪,眼前这个叫秦茵的傻女人,明明有着一身不弱的功夫,为什么居然在这个软弱无力的人渣男面前没想过动手?甚至这男人刚才挥掌打来的时候,这女人第一个下意识的反应居然是躲避?

不过周臣自然是不能让这人渣男得逞的,当下一把抓住他的手,撇嘴鄙夷地道,“娘的,你小爷我这辈子最恨两种男人,一种是小白脸,一种是打女人,你这个人渣,居然两样都被你给占了,你他么还好意思叫高展!”

说完,周臣直接使出了他的成名绝技——周氏踹鸟蛋,直接没有悬念的命中人渣男高展的裆部鸟蛋。于是后者瞬间就捂着裆部惨嚎着倒了下去。

瞬间,周臣感觉到秦茵那挽着自己的手,紧了一下。本来还想上去痛打人渣男高展的周臣,顿时明白了秦茵的心情,微微叹了口气,停下了动作。

“妈的,小爷我警告你,再出现在我面前一次,污染了老子的视网膜,脑子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周臣冷冷的看了地上打滚的高展一眼。

“你滚吧,别再来打扰我了。”说完,秦茵模样亲密的挽着周臣的手,打开门走了进去。

“砰。”

防盗门重重的关上了,周臣看着眼前靠着铁门不住颤抖着的秦茵,心里一软,柔声道,“别憋着了,想哭的话,就哭吧。”

“呜呜!”周臣这句话顿时打开了秦茵最后一道防线,泪水泉涌而下,秦茵直接倒在沙发上就哭了出来,声嘶力竭。

周臣叹了口气,坐在旁边,轻轻地拍着佳人抖动的背脊,就这么看着秦茵哭。

几分钟后,秦茵终于是哭累了,渐渐停了眼泪。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人渣男其实是你的初恋?”周臣试探地问道,一般来说如果不是初恋男友的话,女人很难有这么深的眷恋,毕竟也只在一起不到两年。

“嗯!”秦茵泪眼朦胧的点了点头。

“你以前肯定很爱他。”周臣道。

“对,但那只是以前。”秦茵说道。

“哦!”周臣点了点头,陷入了沉默,没有再说什么。

许久,秦茵有些嗫嚅的道:“你就不好奇我和高展这个人渣男为什么分手么?”

“你都知道他是人渣了,还用问原因么,再说,这是你的伤疤,我不想因为我的好奇心把它揭开。”周臣耸了耸肩道。

“可我现在想找个人说说话!这些年,我憋的太难受了!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人活着好累!”秦茵幽幽地道,“周臣,你愿意听么?”

“好吧,你都这么说了,我能不愿意听么?不过,我更好奇的是,你的组织。”周臣笑着说道。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秦茵没有太多的诧异,从之前周臣试探的时候她就已经明白了,这个男生,虽然看起来还有些稚嫩,但绝对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于是秦茵平复了一下情绪,将她跟高展之间的故事,和盘托出。

其实,秦茵的故事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甚至,情节还有些老套。无非是大学两人同学,然后秦茵出身寒苦,而高展人长的帅,又懂女人心,于是年少的秦茵就被高展给泡上了。

不过在一起后,秦茵发现,高展之前表现的一切都是伪装,他没有当银行行长的老爹,也没有所谓的亿万家财,更要命的是,他还是个赌鬼加酒鬼,又爱沾花惹草,简直五毒俱全。

原本秦茵在失望后,还天真的希望能够改变高展,毕竟是秦茵的初恋,最难割舍,可是两人毕业后,高展每天的花销都很大,没多久就将秦茵以前勤工俭学的积蓄和后来的工资都花光了。

迫不得已的秦茵,只得拼命发挥自己的长处,到处去夜场唱歌,甚至参加各种比赛,希望一炮而红,赚大钱,免得和男友吵架。可秦茵辛苦赚来的钱,基本被高展吃喝嫖赌挥霍个一干二净。

高展找女人的事情最后还是被秦茵发现了,秦茵忍痛提出要分手,但却被高展一句话堵住了,你秦茵洁身自好,孤芳自赏,不肯把身子交给我,我高展作为一个男人,自然有生理需要,难不成你要憋死我?

最二的是,秦茵居然就因为这个邪门歪理暂时原谅了高展!

只是,秦茵在外面抛头露面,终于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那个组织,正好要招入一些身材样貌一流的女人,为他们刺探情报,而秦茵就进入了他们的视线。

恰好秦茵又是出身一个有武术渊源的家庭,从小学武,已经达到了暗劲的层次,因此被那些人格外看重,几番找上门来,但都被秦茵拒绝了。

可最后那些人找上高展,高展居然为了几十万,将秦茵完完全全的给卖了出去,和那些人签订了协议,本来秦茵也还是不同意,可那组织里的人拿出协议,若秦茵不为他们工作,高展就只有死路一条。

没办法,心软的秦茵答应了对方,但前提是不能出卖她自己。随后秦茵就为那个组织执行了一些任务,收入也丰厚起来,于是高展更加变本加厉,拿着钱花天酒地玩女人不说,还在外头欠下一大笔赌债,这也让秦茵彻底狠下心来,跟高展分了手。

故事很狗血,但也很辛酸。

周臣再一次相信了一句真理,陷入爱河中的女人都是零智商,不,是负智商。在周臣看来,高展这种人渣男早就该踹到天边去,可这秦茵竟然傻乎乎的原谅他一次又一次,这已经是犯贱到了极致了。

不过世界上的事情,大多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说别人容易,说自己难。就像周臣自己,小雪家族里那么一次次的羞辱于他,他还不是坚持到如今,心里还是念念不忘,只想获得更强大的力量,让小雪回到自己身边?

所以说,有时候一份感情走进了你的生命,就算它多么的有磨难,在别人看起来多么的不值得,对你自己来说,宁愿它把你弄的偏体鳞伤,也一时间舍不得离去。

这就是该死的爱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