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误入洗手间

  • 绝世兵王在都市
  • 小四不是爷
  • 2458字
  • 2021-07-24 14:04:27

一个小隔间本来就空间狭窄,周臣根本就躲无可躲!直接被妖娆美女那小嘴里吐出来的一滩液体固体混合物,击中全身!

“我擦,你干嘛!”

周臣已经尽量往后躲了,可是,悲剧还是再一次发生。

“对不起!帅哥,我……呕!”那妖娆美女在艰难的说了一句抱歉的话后,又果断的吐向了周臣。

周臣一阵的无语,你他么这道歉也太不诚恳了!一句对不起,吐两下,你当买一送一啊!

这时候,周臣才发现,眼前这个妖娆又让人无语的妹子,貌似就是刚才舞台上那个歌手秦茵啊!

我靠!有没又搞错,这是第三次了,第三次,这个女人莫名其妙的跑到了自己的面前。

就算是古语有云人生何处不相逢,有缘千里来相会,但是,这,这也太有缘分了吧?只是每次都没什么好结果,周臣很郁闷,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孽缘?

“草!那娘们呢?”就在这时,厕所外面响起了几个男人爆粗口的声音,似乎是来找人的。

“妈的!不会是躲进了女厕所了吧?走,咱们进去看看!”

另一个人提议道。随后,周臣就听到旁边的女厕所里响起了一阵尖叫声。

“妈的,没找到那骚娘们,对了,要不要去男厕所看看?”

秦茵听到外面的对话,脸色剧变,转身将厕所隔间门关住。

“帮帮我,求求你!”秦茵眼神中全是恳求的看着周臣。

周臣看了看自己身上那一滩酒后污秽,又看了一下可怜巴巴的秦茵,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道,“好吧,回头记得帮我洗衣服!”

“嗯!”秦茵感激的点着头,要知道外面那些人可不是一般人,从他们肆无忌惮的作风就能看出来不好惹,这个男人不管之前怎样,但在这种危难的关头,愿意为一个弱女子承担风险,已经是极不容易。

两人低声说话间,男厕所外响起一阵脚步,随后就有人敲着各个小隔间的木门,不过毫无疑问的都招来了一顿谩骂,但是在这些人的威吓下,隔间里的人大多都选择了沉默下去。

等敲到周臣这个小隔间的时候,周臣故意愤怒的叫道:“敲敲敲,敲你妈啊,饿了想吃屎的话等老子拉完了赏你一斤!”

“妈的找死啊你!”外面有人怒喝道。

周臣这下更嚣张了,“妈的你他妈骂谁呢?你知道老子是谁吗?啊?老子姓尚知道吗?现在华南市副市长是老子的叔叔,你他妈敢惹我?信不信老子找人弄死你!”

“你……”外面怒不可遏的那人还想继续,另一个同伴却是拉住他轻声道:“黑三,别惹事,先办正事,在华南市要是惹了白道的人,回头不好收尾。”

“这位兄弟,刚才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女人进来!穿着超短裙的。”后来的那人沉声问道。

“妈的,知道怕了吧?不敢惹老子了?你们他妈是女人想疯了吧,跑男厕所找女人?找屎倒是有很多!”周臣声音嚣张无匹的道,活脱脱是个纨绔子弟的范儿。

“找死……”先前被周臣激怒的那叫鬼三的家伙更是忍不住了,不过一个人还是拉住了他,“算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纨绔而已,不用理会,妈的,只是可惜让白七跑了,这下老大估计要给咱们苦头吃了。”

没多久,外面两人就离去了。

秦茵松了口气,眼带感激的看着周臣,说道,“这次,真的谢谢你。”

“别,别忙着谢我,你还是先帮我洗衣服才是正经。”周臣低头看了看道。

“嗯!“秦茵看那些人走远了,心神一松,点了点头,随即脸色却又是一变。

“我了个擦,不会是吐上瘾了吧?”

果然,秦茵“呕!”的一声有事朝着周臣吐了过去,不过这次周臣好歹有所防备,一个轻巧的转身,直接绕到秦茵的身后。

几分钟后,秦茵总算是吐爽了,摇晃着走出男卫生间,而周臣只得跟在一旁扶着她的腰。

“跟我来!”秦茵吐完之后,神智还是清醒了不少,当下带着周臣隐秘的拐着角落,走了大概一分钟左右,秦茵带着周臣来到了一个小房间里。

随后秦茵飞快的换了一身普通的休闲衣服,再拿出一套酒吧服务生套装,扔给周臣道,“不好意思了,更衣室里只能找到这些了,情况紧急,你先穿这个,回头我给你洗了烘干再换回来。”

“没事。”周臣接过衣服,也不客套,直接就脱掉身上污秽的衣物就换了起来,开玩笑,人家对你这么不避嫌了,你还装什么大半蒜?

“咦,你不是那个……那个混蛋么?”换好衣服之后,秦茵顿时愣了,睁大一双桃花眼看着周臣,说道,“你就是上次捡了我手机还乱发短信的那个?”

“不是吧,你现在才认出我?”周臣一阵无语,“话说我长的就这么大众化么??”

“不是,我刚才就只看你那,那……去了,没看你脸。”

周臣脸若苦瓜,“你就不能说,你什么都没看到么?”

“好吧,处男弟弟,”秦茵咯咯娇笑道:“那你就当姐姐没看到吧……不过,你今天帮了我,以前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了,咱们现在赶紧走,这里不能久留。”

秦茵说着,就继续拉着周臣,警惕的从酒吧消防通道走了出去。

“你刚才没少喝吧,而且都是白酒?”路上周臣好奇的问道,“不是酒吧歌手可以不用陪酒的吗?那些有钱人现在玩法改了?”

“呵呵,这不是有钱人的事,这事……唉,一时半会也说不清。”秦茵一边快步远离梦寻玛雅酒吧,一边道,“反正今天找我的那个人敬酒,我不能不喝,如果不喝,后果更惨,所以被灌了一大瓶威士忌,刚才要是我没吐掉,晚上肯定得醉。”

“然后就被那人带走?”周臣一脸好奇宝宝的模样。

“当然,不然呢?”秦茵没好气的白了周臣一眼,说道,“那家伙,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要不是这次我是实在没办法,不想丢掉这份工作,我根本不可能和那个色魔喝酒。”

“奇怪,你歌唱的这么好,为什么要这么在意这份驻唱的工作,去当个专业歌手不好么?”周臣问。

“呵呵,处男弟弟,你想的太简单了,那些专业的歌手,出名的又有几个没被潜规则的?而且我要不是缺钱,也不至于来这酒吧混驻唱,好歹我也是圣林学院的音乐老师也。唉,反正不管了,混一天是一天吧。”秦茵摇了摇头解释道。

“哦?音乐老师?我可没看出来,我倒觉得你更像个杀手。”周臣半开玩笑的说着。要知道,那天在树林里,这小妮子对自己起的那一点杀意,可是瞬间就被生死战场里爬出来的周臣捕捉到了。

一个音乐老师,会有那种浓烈的杀意?这个世界岂不是要乱套了?而且这个秦茵显然是学过媚术,加上今天在厕所里听到的“黑三白七”等编号性的称呼,周臣几乎可以确定,这个女人绝对是某个组织里的。

“呵呵,你可真爱开玩笑。”秦茵的眼神里有些异样,不过掩饰的很好,笑道,“我要是杀手,我早就杀了骚扰我的那个恶魔了,走吧,去我家里,先把你衣服洗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