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唐琳,你怎么了?

  • 绝世兵王在都市
  • 小四不是爷
  • 3598字
  • 2021-07-24 14:04:27

周臣虽然说的云淡风轻,但是所有人都能感觉到这其中的坚持与辛苦,几千字的英语情书,可不是写26个字母,就算翻字典,也不是那么容易照抄的。

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女人,让周臣值得如此疯狂追求?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向了之前不久还和周臣传出过一起跑步上课绯闻的,唐琳同学!

此刻一些女生已经带着无比嫉妒的眼光看着唐琳,为什么就没有一个男生愿意这么对我呢?要是我的话,肯定就答应了吧,可是现在似乎这唐琳和周臣也没确定什么关系啊。

莫非,唐琳如此铁石心肠?

不过这样也好,我就有机会了。

一些女生已经开始了眼冒星星,胡思乱想起来。

而唐琳此刻却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周臣,她没想到,周臣竟然英语能拿满分,更没想到,他的英语居然是为某个女生而疯狂学会的,虽然所有人都认为周臣说的那个女生是她,但是只有唐琳自己知道,压根就跟她没半毛钱关系!

如果周臣给她些几千字英语信的话,她看都不看就知道那肯定是洋洋洒洒的骂人的话!

可,那个女生到底是谁?

为什么,值得周臣这样一个吊儿郎当的浪子如此倾心相待?

又为什么,我心里居然会有一点淡淡的嫉妒?

唐琳,你到底是怎么了?

看着唐琳复杂的神色,周臣还以为她在纠结赌注,笑道,“放心吧,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喜欢胁迫别人,这次所谓赌约,只是想让你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是你表面看到的那样,只是有些事情,我不屑认真去做罢了。”

“当然,咱们的赌约并不是说就作废了,你输了,但我的要求很简单,以后不要用有色眼镜看我,我是你的保镖,也可以当个普通朋友,但没必要觉得我别有目的,那样每天猜来猜去,不累么?”

唐琳皱着眉头,许久之后才说道,“周臣,我……越来越看不透你了。”

“呵呵,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圣苏格拉底说过,好奇心是所有感情的开始。”周臣笑着说道。

“得了吧,我就算是喜欢一头猪,也不会喜欢你。这次算我输你,以后我不会再觉得你故意接近我们唐家有什么企图,不过事情还没完,下次打赌我一定会赢你的!”唐琳认真的说道。

“其实你没必要这样,真的,”周臣笑着说,“如果你在你父亲面前态度再强硬一点,或者答应你父亲不读这个大学,安心跟他经商,似乎也就不需要我这个保镖了。据我看到的,你身边的高手就远远不止一个,我感觉我就是个打酱油的。”

“切,这么快就腻歪这份工作了?你想要我让你滚蛋,我偏偏不如你意。”唐琳得意的娇哼,“你要是就这么滚蛋了,我不是白输给你了?以后就没机会找回场子了!哼,走着瞧,等我找回场子,到时候再让你滚蛋,哼哼,那肯定很爽。”

“爱上我你会更爽!”周臣调侃道。

“呸,死性不改的臭流氓。”唐琳说着,转过了头。

看着唐琳跟周臣两个人仿佛关系更好了,直接开始打情骂俏一般,冷心然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事情,好像和自己预料的方向不一样啊,已经要失控了么?我是不是要为表妹做点什么了?

下课之后,孙权修第一个黏糊了上来,对周臣问东问西,其余一些人也是一脸好奇的围了上来。周臣继篮球飞人,唐琳绯闻男友之后,又多了个情痴学霸的名头。

不过,对这些东西,周臣丝毫不感兴趣。好不容易应付了这些人后,周臣中午直接离开了学校,往校外的心晴茶坊而去。

刚到心晴茶坊的外头,周臣就惊呆了。心晴茶坊刚装修好的门面外,里里外外足足围了上百号的人,人山人海。

“这是干嘛?”周臣拉住一个人,问道。

“你不知道么?这家心晴茶坊今天发放免费品茶券,而且那茶真的好喝!”路人甲说道,“味道正点是其次,里面几个MM才是真的正点,弯着腰给你倒茶那风情,啧啧,真是……”

“我刚才进去免费品尝了一杯,现在现在再排队,等着进去消费,啧啧,多希望每天都能看到那几个波涛汹涌的妹子啊!!”

“一个茶而已,真有那么好喝?”周臣疑惑地问道。

“当然,要不学弟你排我后面,我带你进去看看。”

“我还用的着排队么……”周臣无语的拨开人群,挤进茶馆。此时小小茶馆的第一层铺面已经坐满了人,几个穿着古代仕女装的小姑娘莺莺燕燕的在给顾客倒茶。

而走到二楼之后,周臣发现这里比一楼不遑多让,一些明显档次更高的顾客,有学生有教授,还有一些看起来就是成功人士的中年男人,一个个坐在雅座上,一脸享受的品尝着杯中清茶。

“奇怪,怎么生意这么好啊!”周臣找到正在忙里忙外的尚璐璐问道。

“周臣,你来了?来,赶紧帮忙,去仓库把昨天新来的明前龙井拿上来,咱们这茶叶都是最好的,可花了我不少心思找关系,再加上茶道社那一群漂亮妹子此后他们,你以为呢?茶不醉人心自醉懂不懂?”尚璐璐得意的说道。

周臣点了点头,他想到茶坊的生意因为尚璐璐和向晴儿的关系,可能会好,但没想到竟然能这么好,看到来自己还是低估了美女的威力。

整个下午的时间周臣一边帮忙,一边观察,单单这一个下午,四十九块一盏的明前龙井至少卖出去了五十份,六十九块一壶的碧玉罗春至少卖了三十壶,而九十九块一壶的千针银叶卖出至少二十壶,最后那一百六十九的大红袍都卖出十来盏!

初步估计了一下,这一下午毛收入近万,利润接近三千!就钱可真是够好赚的啊!周臣心里已经提前将这心晴茶坊的连锁事业提上了日程。

中间周臣抽空迅速回了一趟学校,直接找冷心然请假,再度跑回了茶坊。而这时候,向晴儿也已经过来帮忙了。

整个心晴茶坊一派红火,但就在下午所有课程都完结的时候,几个穿着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装逼男出现在了圣林学院校门口的地方。

为首的正是光头脑袋上纹着一只苍鹰的雄哥,雄哥搂着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却正是宁彩凤。而在雄哥的另一边,站着一个年轻人,年轻人的脸上有些红肿淤青,手臂上还有些伤口,缠着一些纱布,这个高大的少年,就是滕青山。

“你们说的那个人,为什么还没出校门呢?现在不是没课了么?你看,人都出来了。”雄哥笑着问道。

“是的,雄哥,那人估计待会就要出来送唐琳回家,他最近和那个婊子走的很近!”宁彩凤说道,“就是那家伙打了我,雄哥,在这华南市居然还有人敢欺负你的女人,你可一定得为我我做主啊!”

“那是当然,一个穷学生而已,竟然敢欺负我赵雄的女人,真是找死!本来随便派个人来解决下就可以了,但既然惹到你,说不得要你男人我亲自打断他的双手了!不对,要打断五条腿,哈哈!”

雄哥冷笑一声说道。

“这会不会太那个了?”宁彩凤问道,说实在的,她心中也有些怂,虽然是想报复周臣,但她只是想把周臣教训一番,让他没脸再来学院,但要是雄哥把人打残废了,圣林学院也不会坐视不管,到时候查到她头上可就糟了。

“怕什么?在天舒区这地盘上,雄哥就是天!就是王法!就算做了他,也不会有你一点事。”一旁的小杂毛谭佩哪能不知道宁彩凤在想什么,笑着说道。

“呵呵,小谭你这家伙,千死万死,马屁不死,你这话我可不敢拿出去说,这天舒区里头可是好几个大领导呢,不过那些领导同志跟我赵雄也都是好朋友,哈哈哈!所以,彩凤待会你就看我怎么给你出气,不用担心,哈哈。”雄哥嚣张的笑道。

“咦那怎么回事,怎么那么多人围着排队?”

这时候,左顾右盼的雄哥注意到了一旁的心晴茶坊门口围了很多人。

“额,据说,是一家新开茶馆,似乎茶的味道很不错,里面还有不少妹子当WAITER,要不胸哥,我们过去坐坐吧?让个人在这盯着那家伙就好,他出来我们就过去。”宁彩凤说道。

“嗯,也好,刚好有些口渴。”雄哥点了点头。

宁彩凤挽着雄哥的手臂往心晴茶坊走去,一旁的滕青山也跟着而来,只留下十三太妹另外几个人和那些黑西装的混混在那打情骂俏,眉来眼去。

“对了,青山,等一下就让你对付你们所说的那个傻逼学生,你在这个年纪里,功夫的确算的上很厉害了,但是一山更比一山高,你看,你就打不过我吧?”雄哥说道。

“雄哥的鹰爪功确实厉害!”滕青山点了点头,说道,“尤其是横练铁布衫,我攻不破你的防御,甘拜下风。”

“哼哼,至少在天舒区这边,我赵雄还没有碰到对手,当然,有个人挺厉害的,只是,我还没有和他打过!不过如果你们砰到那个人的话,最好是不要惹。”雄哥脑子里不由的出现了前几天那个一脚踹开金丽华大酒店包厢门的煞气少年。

“哦?那人多大年纪?”滕青山是个武痴,一听到有人能和完虐他的赵雄不相上下个,顿时又起了战意。

“青山啊,年轻人还是不要太好斗了,过几天华南市里头有高手要过来,跟我商量一下天舒区新场子的事情,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去,这件事办的好,到时候我传你眼馋的鹰爪最后那几招。”雄哥说道。

“是,雄哥。”滕青山一脸喜色,对于一个武痴来说,每一招绝招都是他最大的爱好,至于要为此做什么事情,他是毫不在意的。

说起来滕青山也是可怜,在家族里虽然不至于边缘化,但奈何没有经商头脑,一身武力在现在这社会也用不大上。腾家虽然是武术世家,但其实和其他的世家一样,在热武器横行的现代社会,早已经没落。

再加上腾家这几十年来通过煤矿生意,赚了个盆满钵盈,大部分家族的重心,都放在商业上了,也就保持着一个家族子弟习武的传统,以示尊重祖训罢了。

若不是这样,以滕青山的武学天赋,在家族里的地位,也就不会比不上几个会动脑子会赚钱的堂兄了。

不过滕青山也不在意这些,他心中只有对武道和变强的追求,那些充满铜臭味的生活,他本来就不喜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