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他居然不救我?

  • 绝世兵王在都市
  • 小四不是爷
  • 3466字
  • 2021-07-24 14:04:27

“他想干什么?”

看着周臣的眼神,钟毓秀愣了一下,随即就看到周臣看向了那高个劫匪拿着AK47的右手。

就在这时,周臣猛的一下居然从众多劫匪的眼前消失了!就连离他最近的钟毓秀都没看清楚他的动作,只是一瞬间,周臣就不见了!

下一秒,周臣已经来到了高个劫匪的跟前,与此同时,随着砰的一声突然枪响,挟持着唐琳的肥胖劫匪右太阳穴上,爆裂出一朵妖艳的血花!

在场的众人丝毫没有反应过来,因为这声枪响来的无比突兀,开枪的绝对不是在场的狙击手,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有接到指挥部的命令!

就在所有人都震惊不止的时候,周臣趁着几个匪徒失神的瞬间,身体猛地朝前一扑,一把抱住高个劫匪拿枪的右手,全力使出“铁熊桩”中的抱山劲,死死地箍住高个独眼劫匪。

其实以周臣的实力,使出夜魔杀伐术,完全是可以迅速击杀这个劫匪,但是却会引起诸多注意,违背他的本意。因此周臣只想表现低调点,制服这个劫匪,况且此刻他还有个帮手。

果然,就在周臣一把扣住高个独眼劫匪的时候,钟毓秀也是迅速反应了过来,双手一掐一反,挣脱独眼劫匪那抓着自己的手,反手就往下一拉使出反关节技。

对于钟毓秀来说反关节格斗术自然是熟的不能再熟了,而那高个独眼劫匪在被周臣有意无意的箍住脊椎大穴后,全身根本无法使力,一下就被钟毓秀一个侧摔,摔在地上。

这个高个独眼劫匪,瞬间就被周臣跟钟毓秀一起制服。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边。唐琳却是难以置信的看着周臣。

“他,竟然去救那个女警,而不是选择救我?”

这是唐琳此时唯一的念头想法,虽然她一直觉得周臣不靠谱不顺眼,而且很反感他对自己的调戏,甚至想把他赶离自己的身边。可不管怎么说,他周臣不应该身上是我的保镖么?周臣来圣林学院,不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么?

这种时候,这种最危险,自己最无助的时候,周臣不是更应该来保护自己解救自己么?怎么,怎么能去救别人啊?

难道这个该死的周臣不知道,他在那边控制一个高个劫匪,救下他口中表白的情人女警,但自己却还是在那肥胖劫匪头领的手上啊,这个笑面虎胖子,可是拿着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啊!

在周臣冲向那高个独眼劫匪,与钟毓秀配合瞬间制服对手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唐琳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因为接下来那肥胖劫匪绝对会对自己开枪!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那胖子也没什么反应,也并没有杀了自己,也许是自己命不该绝?呵呵。

唐琳苦笑着,看着周臣,难道他就一点都不担心我的死活,一点都没有作为保镖的觉悟么?还是说,他平时表露出来的那些对我感兴趣的动作,其实只是一种戏耍?

事实上在这个家伙心里,我唐琳什么都不是?

连一个他刚认识没几天的漂亮女警都比不上?

唐琳眼神里无比复杂,她觉得,心口莫名的痛,但是怎么也找不到伤口在哪。

不过她很快就没有时间想这些了,因为仅仅在高个劫匪被制服后的一秒,那肥胖劫匪砰然倒地,剩下的两个劫匪迅速的反映了过来,大叫道,“草,秦老大死了,开枪!杀光他们!”

那个疯狂的匪徒知道现在已经是穷途末路,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还赚一个,直接就举起手中的手枪对着唐琳脑袋的就扣动扳机。

然而奇怪的是,就在这匪徒要开枪的瞬间,他持枪的手腕,却突然麻了一下,子弹没能够发射出来,他下意识的抬手一看,手腕那里只有一个隐秘的小血孔,其余什么都没有。

而等到这个劫匪咬牙要再度开枪的时候,一个穿着中山装的老年人,却如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了这个劫匪的身旁。

“刷……”

一阵乌黑的光芒,闪过。这个劫匪那一整条持枪的手臂,竟然被切豆腐一般的,整个被切了下来,随后,又是一道寒芒掠过,后者直接带着难以置信的眼神,捂着自己的脖颈,倒在地上。

此时剩下最后一个劫匪,眼见形势不对,胡乱放了两枪,就往一旁停着的丰田霸道越野车跑去。可惜,这里,有周臣挡路。

周臣也没怎么动作,就是一脚将高个劫匪掉落在地的AK47踹了过去,那实木枪托正巧就打在了狂奔的歹徒小腿当面骨上,那种钻心的疼痛直接让这家伙惨嚎着倒地,抱着小腿打滚。

但就在这时,原本被周臣和钟毓秀联手摔在地上,似乎昏了过去的那个高个独眼劫匪,却是陡然一跃而起,爆发出惊人的速度,眨眼间就上了那台丰田霸道,一脚油门踩下,车子轰鸣着往人群外撞去。

这家伙,刚才居然一直装晕,而且显然还隐藏了实力,周臣眼睛微眯,这个独眼,莫非是谢哥曾经给他说过的“独龙”?这么说起来,当初向晴儿说起杀死她母亲的凶手,也是个独眼高个,不知道,和这个家伙是不是同一个人?

就在周臣脑海里飞速思索的时候,钟毓秀大声叫道:“拦住车,抓住那个独眼的!”

周围的武警官兵迅速反应过来,但丰田霸道的冲击力本就不凡,而且这车明显经过改装,是防弹的,速度又比较快,没多久就直接冲过了围堵防线,很快就消失在视野里。

此时,周围的其他武警冲了上来,将劫案现场迅速控制。

“大小姐,对不起,我来晚了,您没事吧!”

那穿着中山装的小辫子老头满脸歉意的站在唐琳的旁边,躬身道。

“我,我没事。”唐琳摇了摇头,看了一下正对钟毓秀嘘寒问暖的周臣,眼里的痛苦,隐藏的更深了。

“唉,这一次,还是多亏了你的保镖周臣。”小辫子老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周臣,说道,“要不是周臣刚才隐秘的扔出那根银针,让那个土匪来不及开枪,我很难救到小姐。”

“什么?”

唐琳一愣,问道,“什么银针?”

“小姐您刚才的视角当然是看不到的,刚才在那周臣控制住那个高个劫匪的瞬间,他就扔了一根银针射中了另一个劫匪的手腕,让他开不了枪,周臣,还是记挂着小姐的!”小辫子老头笑着说道。

“穆爷爷,他,他真的有救我?”唐琳听了老头的解释,不敢相信的说道。

“当然,老头子我怎么敢欺骗小姐。”

“哼!”唐琳冷哼一声,别过头,抬手将眼角的泪水抹去,“这个家伙,亏了他还记得是我的保镖,混蛋,居然第一时间不过来救我,臭屁什么嘛,不就射了一根针么?不行,必须让老爸扣他工资!”

“嘿嘿……”一旁那被唐琳叫做穆爷爷的小辫子老头微笑不语,心里却是想着,刚才让肥胖劫匪瞬间殒命的那一记狙击,到底是谁射的?看那周臣一点也不担心小姐安危的模样,莫非,也是他早就安排好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个小子就真的是深藏不露了,不行,这事事关重大啊,必须尽快向老爷汇报。

“周臣,谢谢你。”另一旁,美女警花钟毓秀有些脸红的对周臣道谢。

周臣摆了摆手,道:“没事,举手之劳而已,何况,我也没干什么,匪徒可是你制服的。”

“可惜最后还是让他给跑了。”钟毓秀还是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呵呵,没事,他跑不了多久。”周臣笑道。

钟毓秀疑惑的看了周臣一眼:“可是,这些人很专业,一旦逃离现场,想再抓到他,就难了,一般的同志,也不是他的对手。”

周臣嘴带微笑:“说不定哪天,这家伙会被黑吃黑呢?”

“好吧,希望你这张乌鸦嘴能说的中,”钟毓秀也被周臣逗的笑起来,随即犹豫了片刻,嗫嚅着问道:“那个,周臣,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是真的么?”

“啊?哪些话?”周臣一时间没反映过来。

“你!哼!”钟毓秀指着周臣,气得说不出话来,一别小蛮腰,却是走了。

虽然转身的时候很是飒爽,但钟毓秀的心里却是泛起阵阵涟漪:

“这家伙,刚才那些情话说的那么露骨,人家都差点心动了,可他倒好,转眼就忘了,可恶!”

“可是,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啊,如果是真的,我,我要不要答应他?似乎,这个家伙,除了年纪小点,嘴巴花点,也还不错?”

“哎呀,我在想什么,丢死人了。”

而此时呆立原地的周臣也总算是想了起来,刚才自己为了迷惑那匪徒,似乎了说了一段很经典很肉麻的表白台词?

可是,这,这钟毓秀居然当真了?

难道我真的这么有演员的天赋?周臣不禁自恋的想着:“如果她真的因为这次事情喜欢上了自己了,那怎么办?似乎,这个警花,除了脾气大点,嘴巴毒点,也还不错?”

唐琳看着正跟钟毓秀打情骂俏的周臣,哼了一声,走向了一旁,此时孙思琪也迎了上来,拉着唐琳嘘寒问暖,两人都是一阵后怕。

那华南市公安局的领导本就是被唐家发动力量,一个电话催来的,当前危机解决了,自然想要上来慰问一下唐琳,顺便对着旁边早就准备好的摄像机,说说在自己的英明领导下,警方是如何跟劫匪拼死大战,成功解救人质的。

只是,唐琳此刻心情不好,很不好,所以也不想给这个只会喊喇叭劝降的草包领导什么面子。

那小辫子老头会意的走到那华南市局领导面前,拿出一份证件晃了晃,说了两句话,这家伙的脸色原本因为唐琳的不给面子有些愠怒,此刻却是换成了一脸的惊恐,再也不敢摆谱。

“哼,周臣,今天的事,你给我记住!”

唐琳深深的看了周臣一眼,随即带着孙思琪快步离开现场,在这个鬼地方,她一秒钟都呆不下了。

可惜,孙思琪一边上车,还一边在念叨:“哇塞,刚才周臣哥好厉害哦,两下就搞定那个高个匪徒了呢,连我都看不清他的身法……”

“思琪!”宾利车内传来大小姐愤怒的尖叫:“你能不说那个混蛋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