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向晴儿失踪

  • 绝世兵王在都市
  • 小四不是爷
  • 3161字
  • 2021-07-24 14:04:27

“我操!我就不信老子打不中你!”萧浩民被周臣戏耍了一番,气得眼睛通红,怒火中烧,还是刚才那一招冲拳,但却变化出两式左右鞭打,却是八极拳中的“中拳分左右,神鬼也要愁。”

不单如此,萧浩民充分发挥身高优势,两条长腿在拳势变化的时候,不断虚虚实实的踹着周臣下三路,然而无论他怎么加速,怎么努力,结局都只是徒劳的穿过周臣的虚影,明明打中了,对方就是没有反应!

这怎么可能?这家伙简直是非人的速度!

一旁观战的孙小胖此刻面色刷白,虽然他不是什么高手,但是他却见过他父亲打拳的时候,速度都比不上周臣这神鬼莫测的身法!虽然孙小胖身手不怎么样,眼力却要比萧浩天这一群人高出不少。虽然他也没有看清楚周臣的动作,但却知道,这是因为当萧浩民腿踢到的时候,周臣快速的左右躲闪,再回到原地,由于速度超快,所以才会给人一种还没有动的感觉。

这种身化残影的境界,就算是他老爹孙善正也展示不出来!估计只有他小时候见过几面的爷爷那等层次的高手,才有这实力!

“天啊,我居然认了这么一个变态的老大,太厉害了,简直太帅了!他现在才多大?就已经快要和我爹差不多了,难道是打从娘胎里起就开始练武功了么?”孙小胖觉得很有必要去将周臣和萧浩民两人分开,因为他知道已周臣的实力,想要解决萧浩民只是分分钟的事情,但他怕周臣出手太重,结下无法化解的梁子,以后对周臣不利。

可是孙权修刚想上前,就只看见那萧浩民出了三招后,周臣冷哼了一声,也没见他如何动作,那萧浩民就整个人飞退而出,“砰”的一声躺在地上,随即大声哀嚎,如同丧家之犬。

周围的人一阵惊呼,原来萧浩民的小腿与左手手臂处已经变形,那白森森的断骨参差出来,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扭曲着,刺破了皮肤,地上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

没办法,周臣已经很收敛力量了,但是他现在的实力比起萧浩民这等人,还是太恐怖了,要怪只能怪萧浩民的身体抗击打能力太差。而且在双方比斗的时候,如果太过留手,反而会阴沟翻船。

何况,这些家伙盛气凌人的找上门来,不给个教训怎么行?

完了,这下梁子结大了!

孙小胖轻轻的摇了摇头,心里暗叹,萧浩民啊萧浩民,你落到这个样子真,实在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惹了不该惹的人啊。

或者,今天之后,整个华南市的黑道势力,要掀起一股风波了吧?萧家的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而周臣,更是不好惹的存在。

两者火拼起来,必有一伤,但小胖子却觉得,怎么感觉萧家从此要在华南市退居二线,甚至除名了?

周臣低着头,瞥了一眼在地上哀嚎不已的萧浩民,沉声道:“我的时间很宝贵,你们搞这么多花样,耽误我的时间,就等于谋财害命,说不得,我只好给你们留点念想,以后记住做人低调点,免得不被雷劈死,也被人打死。”

话音一落,周臣大踏步的走出了篮球场。

“这个家伙,好拉风啊。”孙思琪看着周臣的背影,两只小眼睛里全是崇拜的星星,“这种层次的功夫,不知道比我哥哥谁更厉害?”

“浩民哥,要不我们跟家里打个电话,让三叔带人赶紧过来教训这个家伙?”萧浩天上前扶起萧浩民狠狠的说道。

萧浩民撕下袖口,绑住伤口,阴鸷道:“不!这事我自有打算,走,先送我和刘继星去医院,妈的,此仇不报非君子!”

场边角落里,唐琳拍了拍胸口,暗自感叹了一下,这家伙,没想到居然这么暴力,还好自己这些日子没有彻底惹毛他。

而就在她身旁不远,一个衣着朴素但掩盖不了天生丽质的女孩,

一双清澈见底的大眼睛,看着周臣离去的背影,闪过一丝笑意。

不知为何,一整天,周臣对上课和调侃唐琳产生不了任何的兴趣,就连小胖来搭讪问东问西,周臣也缄默不语。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周臣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去金融系接上向晴儿,然后一起去见那什么雄哥,帮晴儿解决问题。

但不知怎的,周臣心中总有一点不详的预感,随着这种预感越来越强烈,周臣干脆连最后一节课都不上了,直接走人。哪知道刚出教室,周臣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向晴儿,电话那头却是提示向晴儿的手机已经关机!

周臣的脸色一变,随即一路狂奔赶回了学生公寓,还是不在。

向晴儿不见了!

周臣再次跑到金融系的导师办公室,打听到向晴儿的班级指导员,询问道:“你好,我找向晴儿,请问她在吗?”

“你是?”那个带着眼睛的老女人抬眼问道。

“我是她弟弟。”

“哦,她有事请假先走了!”老女人答道。

“去哪儿了?”周臣连忙追问。

“这我可不知道。”老女人摇了摇头,撇嘴说道,“她又不是我闺女,我管她去哪儿?”

周臣的脸色阴沉的如同雷雨天。

没时间耽误了,周臣转身冲出圣林学院。

一路上周臣面沉似水,纠结犹豫了一会儿后,周臣拨出了个一个记忆深刻,但是许久不联系的号码出去。

“帮我查个人,天舒区的雄哥,我要知道,他现在在哪里,马上!”

“首,首领?您终于肯联系我了,我以为,那您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惊喜交加的声音。

“速度办事,别啰嗦,还有,我已经不是夜魔的首领了。”周臣冷声道。

“是,老,老大。”电话那头的声音无比恭谨,似乎来自于骨子里的天然服从。

三分钟后,那个无比恭谨的声音再次响起,“老大,现在雄哥在去往金丽华大酒店的路上。今天晚上他请客,只是包间没查到,请老大责罚。”

金丽华大酒店?!

周臣隐约记得那个小杂毛谭佩说过,雄哥今天在金丽华大酒店摆桌请客!

“很好,你办的不错了,以后有事我还会继续找你,希望也能像今天这么迅速。”周臣想了想,放缓了语气说道。

“是!老大!我,我……我一定竭尽全力办您交代的事……”

电话那头名叫小马的青年人,声音已经从激动变成了哽咽,他知道,自己的首领终于松口了,为了当初那件事,首领将他逐出夜魔,但却没有废去他的功夫,已经是格外开恩。

如今首领归来,派遣差事,作为曾经的夜魔佣兵团八百夜叉之一,敢不效死?

几分钟之后,周臣已经坐上的士,快速的往金丽华大酒店而去。

“雄哥是吧,你最好祈祷你没有对晴儿怎么样,不然,你难逃一死!”周臣的眼中杀意掠过,浑身散发出的气息让的士司机颤颤巍巍,不知道身后坐着怎样一个煞神。

金丽华大酒店,大厅之中,周臣一手拽着一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那家伙正在嬉皮笑脸的调戏前台收银员。

“雄哥在哪?”

周臣盯着小混混,一字一顿的问道。

“干嘛?找雄哥什么事?”那家伙嚣张的说道,“这是哪里你知道吗?你一个小孩子在这里大呼小叫的,想找死吗?还不放开我!”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雄哥在哪!否则,死!”

周臣眯着眼睛,盯着后者。

“你!”那小混混刚想说点什么,只是,在看到周臣的眼睛的时候,内心却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顿时间一股无比恐惧的情绪,充斥全身。

怎么可能!这少年是谁?看起来像个学生,但只是看眼睛一下,就让老子感觉如死神一般?!

那小混混惊恐万分的低下了头,他再不敢去看周臣的眼睛,他知道再这样看一眼,他会吓的要尿裤子。

“我,我真的不知道老大在哪个包厢,我只是下面放哨的!”小混混的声音软了下来,“但是,我有大山电话,他是雄哥的保镖,我,把电话给你?”

“给我!”拿到小混混的电话,周臣直接一个电话打了出去。

“喂,谁啊?”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

“喂,大山哥,我是六子,找雄哥接电话,有情况。”小混混在周臣的示意下,谄媚的答道。

“谁啊?马勒个把子,打扰老子兴致,说,有什么事?”电话那头换了人,一个听起来十分霸道的声音传来,周臣知道,这大概就是那雄哥了。

“雄哥是吧?你在哪?”周臣拿过电话,冷着声音问道。

“妈的,你谁啊?你管老子在哪?草,找死吗?”电话那头,雄哥一听换了声音,叫骂道。

“我劝你最好听清楚,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你在哪个包厢?”周臣说道,“如果你敢动晴儿姐一根汗毛,我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哈哈哈,她啊?她现在正吃了药在沙发上扭着呢,你麻痹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威胁我?不知死活!小子,你也在金丽华是吧,等着,我会让人找你的!”

雄哥骂骂咧咧的说完,“啪”的一下挂了电话,末了还呸了一口,“切,什么玩意儿?大山,下去找六子,把刚才打电话那家伙拎上来,我到看看谁他妈有这么大狗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