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拳头才是最硬的道理!

  • 绝世兵王在都市
  • 小四不是爷
  • 3318字
  • 2021-07-24 14:04:27

“怎么了?”

周臣丢下身上的大包小包,走上前来。

孙思琪一脸委屈的看着周臣,语带哭腔,“他,他摸我!!”

“哦,是这样吗?”周臣看着眼前的谢顶中年人,一脸人畜无害的问道。

“小子,凡事要讲证据,你别强出头,免得自己遭殃……我……”那人渣谢顶男还想说点什么警告一下这个嘴上没毛的小子,但突兀的,他就看到一只大脚朝着自己的脸踹了过来,随即整个人就倒飞了出去。

“嗷唔……”人渣男捂着脸倒在地上,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

周围所有人,包括孙思琪跟唐琳,都震惊的看着周臣,这家伙,不是来说理的么?

“呵呵,在我的字典里,拳头就是最大的道理。”周臣知道这两个小妞在想什么,嘿嘿一笑,却是往躺在地上翻滚的中年人走去。

那人渣掉了几颗牙齿,还是色厉内荏地喊着:“你……你想干什么?”

“砰!”

周臣又是势大力沉的一脚,直接踹在人渣男两腿之间。

“很多时候,你跟人渣是没办法讲道理的,对他们来说,拳头是最直接的交流方式!”周臣冲着两女微微一笑,“你看,现在多好,什么事都没了,世界也清静了!”

“你!!”孙思琪双眼放光地看着周臣,“你太帅了!”

周臣羞涩的笑了笑,说道,“我这个人帅的不大明显。”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我请你吃大餐!”孙思琪这才想起来还不知道对面这个身手利落的家伙的名字。

“不用了,刚才我确认过了,附近没有什么危险,本来我还以为这人渣只是个幌子,所以按兵不动,不过现在看来你们的确很安全,那我就先走了。”

周臣摇了摇头,也没有出名字,直接转身离去,留下一句话,“大波妹,以后先介绍自己,再问人家的名字,这是最基本的礼貌……”

“好帅啊!就是有点小心眼……”

孙思琪看着周臣离去的背影,嘟囔下嘴,要不是唐琳在自己面前把这个家伙描绘的多么不堪,自己也不至于连他名字都懒得问。

“都怪你,琳儿,这人根本就和你说的不一样嘛,还蛮有正义感的嘛……”

“呵呵,那是你还不了解他,他只是怕警察来了抓他蹲班房罢了!”唐琳淡然道。这一句话顿时把周臣在孙思琪心里的完美形象给摧毁了。

“你怎么知道啊?难道你很了解他?看起来,你们之间还有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哦。”孙思琪眼珠一转,颇为八卦的问道。

“别瞎猜,走吧,这里我会打电话让人处理的!”唐琳没好气的白了八卦大波妹一眼,转身的时候却突然想起了什么,“晕!我知道了,那家伙其实是为了旷工!”

“啊?”孙思琪看着眼前大包小包的东西,似乎也终于明白了。

……

回家之后,周臣一如既往的下厨做饭,等饭做好之后,却是不见尚璐璐的身影。

“咦,奇怪,璐璐姐怎么还没回来?”周臣问道。

“不知道她,她就是这样的,经常周末就出去疯玩几天几夜,基本上不回来的,我们吃饭吧。”向晴儿似乎已经司空见惯。

“哦!”

当晚,尚璐璐没有回家,而在午夜时分,周臣又是轻车熟路的来到小树林练那铁熊桩。

按照老首领的说法,阴阳合一,是为元。也就是说,元气的来源,就是天地间的阴阳之气合二为一。

正午之时,阳气最盛,以铁熊桩击打铁杉树,可吸收其中纯阳之气,而子夜则正好相反,吸收的乃是纯阴之气。

先将阴阳二气不断积累,在身体内调和到了极限,就会自然合一,诞生元气,那时候周臣就会成为当初一拳将他打的吐血的那等高手。

再次疯狂地折磨了自己与可怜的铁杉树一个时辰之后,周臣盘膝而坐,正午吸收的阳气与方才吸收的阴气慢慢的从全身运转,汇集到丹田气海处,随后又遵循着某种神秘的路线运转全身,让周臣整个身体时冷时热。

“呼……”

良久,周臣吐出一口浊气,面色清苦,他清晰的感受到身体力量几乎已经很难增加,“铁熊桩”陷入了第二层巅峰的瓶颈,想要突破“熬肌”,达到第三层“搬血”,还不知道要多久。

更别说完全掌握“铁熊桩”领悟元气,成为那些高高在上的强者了。

“唉,雪儿,你在哪?现在过的还好么?”

周臣心绪如麻,一夜无眠。

……

第二天他疯狂的练了一天的功,从“铁熊桩”到八极拳、太极拳、形意拳、军体擒拿、格斗短打,像个疯子一样在小树林里操练着自己。

他不敢停下来,他怕一停下就会感觉到自己是多么的废物,离自己当初给小雪的承诺还有多远的距离。

一年,一年之内他必定要成为那些强者的一员。

这是周臣给小雪的承诺,也是小雪为了救周臣的性命,而对家族的妥协。

而现在,已经过了大半个月了。

周臣的修为,依旧是在以龟速提升。

周臣知道,他必须要想办法了。

可是,办法在哪?

周臣不知道,但他决定去寻找。

周一一大早,周臣就赶到圣林学院,可以冷心然却不在办公室,原本想请假的周臣只能作罢。

看着依旧坐在眼前的唐琳,周臣却并没有心情理会。

点名、自习,波澜不惊的,一节课时过去了。

第二节课要去大讲堂,半路的时候周臣就觉得膀胱涨的慌,连忙往厕所而去。刚想进男厕所,就听到从旁边女厕所里头传来一阵叫骂声。

“你这个死贱货,破烂货,给老娘跪下!”

周臣一愣,啥情况?

此时众多学生都赶着去上课,厕所附近没什么人,难道有人在厕所里打架?而且,还是女人打女人?

正在周臣心里好奇不已的时候,突然传来啪啪两声脆响。随即,就听到之前那个高声叫嚣的女人喊道,“骚狐狸,你跪不跪?竟然敢勾引我男人,看我不玩死你!”

“是他一直缠着我,我没有答应!”一个冷清的女音响起,“你别乱泼脏水。”

“啊哈?他缠着你?还敢反嘴?姐妹们,给我打!!”

下一秒,女厕所里响起噼噼啪啪的耳光声。

周臣向来都觉得自己是个助人为乐的好青年,更何况在这种情况下帮助一个无助的女孩,似乎也理所应当。于是周臣毅然冲进了厕所里。

周臣的出现,女厕所里正在拳打脚踢的女生们愣了,这男的哪来的?女厕所也敢闯?

而周臣此时也看清楚了厕所里的情况。只见一群非主流打扮的小太妹围着一个穿着朴素但身材高挑的女生狂殴不止,其中一个染着绿色头发,打着鼻钉的女生看起来像是大姐大,此时她一把扯着那高挑女生的头发,正要往地上撞!

“都给我住手!”

周臣怒火中烧,大叫一声,顿时将那几个人直接镇住。以周臣生死屠宰场里爬出来的气势,这等小太妹自然是被震慑。但周臣也不想太引人注目,因此也并未引动杀气。

不过就算如此,也让这些人感觉眼前这个家伙不简单。

“你是谁?一个男人居然到女厕所来,你简直流氓!”鼻钉女是众人中最先镇定下来的,当下松开抓着那高挑女子的手,走到周臣的身前,色厉内荏的说道。

“你要是说不出个理由,我们就直接抓你到学院纪律队去!”那鼻钉女缓过神来,发现这小子很是面嫩,想来也就是个学生,一时间胆子又大了起来。

眼里满是嚣张跟挑衅地看着周臣,“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哼!这事就归我管!我是学院纪律办的老师!你们在这聚众斗殴,是想被处分了么?”周臣怒喝道,“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校纪校规了?哪个班的,啊?指导员叫什么名字?”

你还别说,周臣这一番装腔作势倒是像模像样,颇有威势,几个女生顿时愣住了,有稍微胆小点的,已经面色苍白,毕竟圣林学院是以纪律严谨著称的。

那鼻钉女人皱了皱眉,道,“哦?原来是老师啊,那就是误会了,我们只不过就是在这嘘嘘而已,你突然跑进来,不好吧?莫非,老师想亲眼见识见识?”

“哼!上个厕所而已,需要围成一圈吗?那她又是怎么回事?”周臣冷笑一声,指着人群中那个跌倒在地的女生问道。

“这个嘛,是我们姐妹的习惯,老师也要管么?呵呵,至于这个贱人,是她自己不小心摔地上的,您没看到刚才我还在扶她起来么?不可以么?好了,不跟老师扯淡了,姐妹们,撤!”

鼻钉女虽然有所顾忌,但在手下面前还是要保持她的飞扬跋扈,当下挑衅地看了周臣一眼,带着一群人走出了厕所。

周臣叹了口气,看了下跌坐在地上的那个高挑女孩,说道,“没事了,赶紧去上课吧。”

“谢谢老师!”

高挑女孩儿抬头看了一下周臣,顿时让周臣有些失神,倒不是说这女孩有多漂亮,只能说有些清秀动人,但那一双眸子却说不出的特别,清澈明亮,不含一丝的杂质,似乎直接可以看透人心。

周臣笑了笑,说道,“不用谢我,顺手之劳而已,不过这事你最好还是反应给指导员或者学院,不然她们以后估计还会来骚扰你的!”

说完,周臣转身走出了女厕所。毕竟只是萍水相逢,路见不平看不下去是一回事,但周臣可从没想过要做什么救世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而他周臣连自己心爱的人都保护不好,谈什么去帮助别人,拯救别人?

身后,高挑女孩儿看着周臣的背影,似乎想要努力的记住这个人……

这个,在她被鼻钉女那一伙人欺辱了十数次中,唯一一个对自己伸出援手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