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什么颜色的?

  • 绝世兵王在都市
  • 小四不是爷
  • 2812字
  • 2021-07-24 14:04:27

周臣修炼铁熊桩三年,早已形成天天炼功的习惯,这突然间晚上练功的地方没了,周臣还是有些不习惯。

不过好在这圣林学院学生公寓区晚上并没有严密的管理,距离拥有铁杉树的隐秘小树林也不远,周臣见两个女孩都洗漱完睡觉去了,便悄悄出门,神出鬼没的往小树林跑去。

一路上碰见些躲在暗处打野战的狗男女,周臣也是不辞辛苦的吹着口哨,也不管会不会将这些“幸福”的哥们吓成阳痿。

由于周臣速度奇快,黑灯瞎火的一般人根本摸不着他半点影子,只听声不见人,可把这些倒霉蛋吓得不要不要的,第二天圣林学院继传出早上外星人跑步一事后,再度出现重磅新闻——学院圣地晚上闹鬼!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晚上十一点左右的月色极美,夜空无云,一片皎洁。

在华南市天舒区某个极为高档的别墅小区内,某幢别墅里依旧是灯火通明。

“唐琳,听说伯父给你安排了个新保镖?还是贴身的?”

唐琳一边吃着樱桃,一边坐在笔记本电脑前和一个闺中密友语音聊天。

“嗯,你怎么知道的?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唐琳的眼前,企鹅语音视频另一头,一个长相清纯但略显稚气的女孩咯咯娇笑。

“据说他还在飞机上救了你?你该不会是冲着人家英雄救美,所以打算以身相许吧?为了避人耳目所以先弄个贴身美男保镖,回头处热了再共结连理?”

“得了吧,就你这脑洞大开的抽象思维,还学什么金融,我看你直接去拿奥斯卡最佳编剧都靠谱……”

唐琳的脑子里出现周臣飞机上搭救自己时那痞痞的模样,还有今日在那铁杉树旁边那变态的画面,顿时有些脑细胞不大够用了。

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他?

“不过也对,这么多年了,也没见琳儿你对谁真动过心,就算是秦大哥,你也是爱理不理的……”

视频中,那个长相清纯的小女生打了个哈欠,伸了下懒腰。

“孙思琪,不要提起那个名字。”

唐琳的脸上一阵不满。

“唉,不说不说。”孙思琪吐了吐小香舌,说道,“不过,唐琳,我真是很好奇呢。”

“好奇什么?”唐琳问道。

“到底这世界上有没有男人能征服你?你人漂亮,性格又好,家世更不用说,唉,简直完美,我孙思琪要是男人的话,我也一天二十四小时开足马力追你!”孙思琪说道,“到时候把你脱光了扔床上,看看你在床上的功夫是不是也这么完美……”

“你……思琪,你太色了,不跟你说了,我睡觉了!”唐琳嗔怒道。

“嘿嘿,去吧,对了,唐琳,我明天会去华南市找你玩,你记得要好好招待我哦!华南小吃街的我可是早有耳闻,你一定要带我去吃个饱哦!”孙思琪说道。

“知道了,吃货,那明天再联系,晚安!”

挂断视频聊天,唐琳微微皱着眉头,“明天带思琪哪里去玩呢?”

而此时,在圣林公寓,周臣练完功回来,正准备休息睡觉的时候。

砰。

突然一声闷响,随后,周臣听到隔壁传来一阵捂着嘴巴发出来的尖叫。

是向晴儿的声音。

周臣连忙跑出房间。

“吓死我了!”

周臣刚跑出房间,向晴儿却是面带惊慌的拍着胸口,一边走出了自己的卧室。

“怎么了?”周臣问道。

“吊灯突然炸了,吓了我一跳。”向晴儿说道,“我正看着书呢。”

“这有备用的吊灯管吗?有的话再装个灯管上去,我来帮你装。”周臣有些无语,不就是爆个灯管么,有必要这么一惊一乍的么,话说你好歹也是个练家子,咋就练出了一身武功却没练出一颗武胆?

莫非是天生属老鼠的?周臣看着眼前这个明明身手不凡,但却胆小如鼠的小女生百思不得其解。

“应该有吧,我去找找看,你来帮我吧!”向晴儿说着,就在客厅里翻找起来。不久向晴儿手上就找到一根小手臂长的灯管和一个应急手电筒。

不得不说,在硬件设施方面,圣林学院还真就一点都不吝啬,事实上也没有吝啬的必要,这些富家子弟每年交给学院的学费随便弄点零头,就够这些东西的花销了。

“来我房间,你给我打手电筒,这灯管不高,我自己可以装。”向晴儿将手中的应急手电交给周臣,随后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周臣连忙跟上。由于此时客厅的灯是亮着的,所以向晴儿的房间还不是很黑,向晴儿搬来几张凳子,对周臣说道,“周臣,我爬上去,你记得帮我扶好啊。”

“唉,这活危险,还是我来吧,我一个大男人在下面看着怎么行!”周臣说道。

“得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比我小呢,说起来我还是你姐姐呢,再说了,你又不是没见识过我的身手,我来!”向晴儿坚定的说道,“不过你得帮我扶好啊!”

周臣看了一下向晴儿穿着的可爱齐膝睡裙,咽了下口水,说道,“晴儿姐,真的你来?”

“当然!”

“那……好吧。”

好在这公寓楼层不高,随意天花板的高度还过的去,以向晴儿一米六八左右的身高,踩着一张椅子,小手大概能够够到灯管的插座。

“周臣,扶好了啊!”向晴儿认真的看了一下周臣。其实她心里也有点怕,但是从小不习惯求人的她,喜欢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

因为有些一辈子都忘不掉的经历让她相信,只有自己才是最可靠的。

“嗯嗯,有我在,保你没事,晴儿姐放心吧!”周臣说道,“就算你把天花板拆了,也有我我给你顶着。”

“小臣臣真棒!”向晴儿甜甜一笑,随即扶在周臣的肩膀上,一脚踩在了椅子上,随后,又拿了一把小矮凳放在上面,然后再踩了上去。

周臣此时是拿着应急手电筒着天花板中间吊着的灯头插座的,他保证没有什么其他心思。

这个小小的吊灯管远比向晴儿想象的难装,而这条小小的椅子也远比周臣想象的难扶。

向晴儿的身高算是女生中比较高的,但是站也只刚好能够到插座,要装上灯管的话,就必须踮起脚尖。

“还是我来吧!”看着身子不时摇晃莫名惊险的向晴儿,周臣说道。

“没事,周臣,你要相信你晴儿姐!”向晴儿说道,“我就不信了,还奈何不了一个灯管?”

“那晴儿姐你小心啊!”周臣说道。

向晴儿点了点头,努力的脚尖踮直,然后一只手稍微掰开了一下插座。随即,向晴儿做出了一个大胆且脑残的举动。

只见向晴儿一只手抓着备用灯管,气运丹田,脚下猛的一发力。下一秒,向晴儿整个人跳了起来,虽然不高,但刚好足够让向晴儿的手将备用的灯管插入接口。

只是,某个天然呆似乎忘了一点。

她站在凳子上起跳,有多么的危险。

咔嚓。

一声脆响,备用灯管稳稳当当顶入了插座,算是装好了。然而向晴儿还没来得及高兴,整个人却是已经在往下掉了。

然后,向晴儿发出了一声惊呼,身体好巧不巧的朝着周臣的身子,坐了下去。

本来正偷瞄向晴儿白嫩细长的大腿的周臣,哪能想到飞来横祸。

周臣仓促之间,又不好整个躲开让佳人甩个狗啃泥,只好双手尽量去抓住向晴儿,同时后侧一步,让柔软的腰部所在承受她下坠的冲击力,免得误伤。

下一秒,周臣被向晴儿给压着,歪向一旁,砰的一声,两人一起摔在了地上。

“哎哟,疼死我了!”向晴儿挣扎着坐了起来,怒道,“气死我了,这破灯管,没事弄那么高干嘛!”

说着,向晴儿感觉身下似乎压着什么硬硬的东西,下意识的扭动了一下翘臀,这时候的向晴儿突然意识到,刚才是周臣接住了自己,那么此时自己的身下,貌似就是坐着周臣!

而自己刚才居然还扭动了两下!

“啊!!”向晴儿惊叫一声,又惊又羞,连忙跳了起来。

“周臣,你没事吧周臣!”

然而等用应急手电照着看清周臣的样子,向晴儿的脸色巨变。

只见躺在地上的周臣咧着嘴,眼神仿佛沉浸在什么美好的回忆中,傻愣愣的看着天花板,嘴角傻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