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你,你变态!

  • 绝世兵王在都市
  • 小四不是爷
  • 2847字
  • 2022-02-15 15:43:37

圣林学院,壹号教学楼阶梯教室内。周臣坐到自己位置上,也不管上面的讲座教授在说什么,直接翻开书,然后趴在上面补觉。

周臣这个云淡风轻的举动,倒是让坐在周臣前头的唐琳有点诧异,按照她的想法,自己今天坑了周臣一次,以周臣的性格,肯定是想要在自己身上找回场子的啊,怎么现在看来周臣却好像没有什么想法。

莫非真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周臣倒没想那么多,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觉,中间好几趟讲座都是呼噜大睡,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了。很多人都三五成群的起身去学校餐厅吃饭,而周臣却是一个人走出了教室。

周臣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在圣林学院的东南侧,有一片茂密树林,这地方,却是离当初萧浩天找他茬的小树林圣地不远,倒是个隐秘的所在,周臣点了点头直接走向了那片树林。

与此同时,唐琳心绪重重的随便扒拉两口饭菜,也是走出了餐厅想找个地方散散步。

唐琳有一个习惯,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找个没人的安静地方,静静地坐着走着,思考问题。这短时间虽然她不经常来学院,但是校园东南处那小树林她却也注意到了,况且这是大白天的,也没什么野鸳鸯在那里出双入对。

“好,上好的百年杉树,刚好适合练功!”

周臣走进林子里,眼睛一亮,随后就朝着最中间那颗最高最粗的铁杉树走了过去。随即,周臣做了一个出乎人意料的举动。

只见周臣一把将自己衣服脱光,又将裤子也给脱了,把衣服裤子随意丢在地上,全身上下就只穿着一条平角裤衩。

周臣先盘腿调息吐纳了一番,随即左右手张开平伸,双脚不丁不八,分列大树两侧,随后轻喝一声,用力将身体往铁杉树枯燥的树皮上撞去!

不仅如此,如果仔细观看的话,会发现周臣全身的肌肉都处于一种紧绷状态,在这紧绷之中还夹杂着告诉的颤动。一边用全力撞击着大树,摆出不同的攻击与防御姿势,让身体的每个部分都分散撞击,承受压力,一边又用那肌肉甚至骨骼的颤动将这些力道瞬间化解!

周臣,在练功!

不过这个功夫,并不是小说里写的那些什么练了就能修仙得道的神功,只不过是周臣师父,也就是非洲赫赫有名的夜魔佣兵团创始首领,传授给他的炼体秘诀。

这功法有个牛逼的名字,叫铁熊桩。

据说就是从西伯利亚巨熊喜欢在铁杉树上摩擦皮肤而得出来的灵感,但在周臣看来,这功法说白了就是以一种科学无法解释清楚的自虐方式,来增强人体的抗击打能力罢了。

至于自家师父所说这功法是什么武道从外转内的秘诀,又是什么打熬肉身根基,铸就修行资质的无上秘法,在周臣看来,多半是为了忽悠自己吹的牛。

要不然,自己那几个师兄师姐,师父为啥一个也不传?他们也没人要学要练?还不是看自己人小脑子直,好忽悠?

不过老头子既然说了让他坚持练习下去,周臣倒也是只能照办,毕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对于老首领他还是很尊重的。

于是,周臣就一直练了三年,可是这么多年下来,除了力量增大了不少,挨打能力确实强了很多之外,也没发现有什么别的用处。

对敌的时候,周臣使用的依旧是“夜魔杀伐术”和一些华夏国术的精粹,譬如刚猛的八极拳和灵动的形意拳。

按照老头子的说法,自己现在这铁熊桩已经是踏入了第二层,算是速度奇快,不过要达到他所说的那八九归一,后天返先天,外功练内气的境界,还不知道有多长的路。

而周臣现在练的,就是铁熊桩的“磨树势”,顾名思义就是用你的肉身去跟一颗铁杉树较劲,直到你把这棵树的坚硬树皮都给磨光滑了,这桩功的修为才算又近了一步。

这铁熊桩练起来容易,但限制颇多,每天只能有两个时辰的修习时间,一个是正午时分,一个则是子夜时分,说是这个时间天地元气会和铁杉树产生共鸣反应,而人在击打摩擦铁杉树时,那些神秘的元气就会进入皮肤,渗入肌肉骨骼。

原本周臣是不信这些的,但是在碰到小雪那些不可一世的家人之后,周臣不得不信。

一拳,或者说半拳就能将他彻底打倒的存在,已经无法用人类普通的格斗技巧来解释,那绝对是超出普通人认知的力量,绝不是简单的武学,而是一种更高深的东西。

一种周臣还未了解的力量,又或者,就是师父所说的元气。

所以,自从小雪被迫离开后,周臣练功的习惯不单没有放下,反而是愈发认真起来,虽然只是最基本的桩功,但在周臣眼里,这是他提升实力,获得小雪家人承认的一条路。

尽管,这条路遥遥无期,看不到尽头。

但就算是为了小雪,周臣也会坚持到底。

“打熬肉身,铸就根基,到时候只要有机会,就能接触到那些更高层次的力量,那一天,我才有资格来找你,迎娶你做我的新娘!”

不断的撞击着铁杉树,周臣的眼神中满是坚毅。

这一次回国,一方面是厌倦了在金钱与政治利益中拼杀的日子,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方面,就是想找到机缘,接触到关于“元气”的那个世界,获得更高的力量,去向小雪的家人证明,自己有资格也有能力给小雪幸福!

“呼喝……哼哈……”

周臣将心中的思念与无奈都化作为铁杉树的愤恨,不断的像一个疯子般折磨着这颗铁杉树,也折磨着自己。不过周臣早就练就了铁熊桩第一层,练皮的效果,他的皮肤,已经拥有相当的防护力,尽管经历了不断的撞击,但似乎只是青红交加,却没有任何流血的伤口。

一个时辰即将过去,周臣闭着感受着,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因为此时“铁熊桩”已经达到第二层“熬肌”的境界,周臣居然模糊的感觉到似乎真的从铁杉树中传来一股温暖的力量,吸收进自己的身体肌肉里。

随着这股热气进入,不多久周臣整个人就燥热了起来。

周臣撇了撇嘴,反正四处无人,也不管雅观不雅观,干脆在铁杉树上摩擦几下,一方面止痒,一方面,说不定这铁熊桩的效力,能对那玩意也产生作用。

顺带让自己以后成为一位床上猛男,对于一个正常男人来说都是一件无法拒绝的事情。

然而就在这时候。

突兀的,一声刺耳的尖叫从树林传出。

“啊!”

周臣睁开眼转头一看。

只见唐琳正站在不远处的树下,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

“你……你变态!”

唐琳没想到自己刚想找个地方好好的安静一下,想想自己家族和母亲遗物的事情,没想到刚走到这片无人问津的小树林,结果好死不死的就看到了周臣一个人在树边,猥琐邪恶的在弄着那东西!

周臣的这个行为,简直已经不能用邪恶与猥琐来形容了,万分之一都形容不了!想想看,一个学生竟然大中午的特地跑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对着一课铁杉树做这种行径!

唐琳虽然是个黄花大闺女,但是在目前网络这么发达的时代,她也知道这种行为。可是,可这个恶心的家伙居然,居然对着一棵树!

这简直是变态!

看着唐琳那深深厌恶与无限反感的表情,周臣的脸僵硬了。

可是,老子真的只是在练功而已啊!虽然有那么一点想让自己成为猛男的念头,但是,这有错吗?

哪条法律规定男人不准为自己成为一个猛男而奋斗?

你告诉我!周臣在心里哀嚎着咆哮着。

而唐琳却是已经捂着脸转身跑开了,丝毫不给周臣解释的机会。当然,这个事情周臣也解释不了,难道说自己只是在为了以后成为猛男而磨枪练功?

唉!

周臣叹了口气,又闭上了眼睛。算了吧,随她去吧,反正这小妮子跟自己也是不可能的,自己也没必要太在意在她心中的形象。

话说回来,老子就算是又怎么了?

我都跑到这么隐秘的地方来了,你丫还要冒出来偷看,看完还骂我变态。

就算你是唐家大小姐,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

人全身上下都被你看光了,到底是谁变态?

周臣幽怨地想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