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暗中谋划!

  • 绝世兵王在都市
  • 小四不是爷
  • 3107字
  • 2021-07-24 14:04:27

“像!”周臣说了大实话。

“像,很像!”一旁走过来的尚璐璐同时点头。

“周臣,尚璐璐,你们,你们两个坏家伙!!”向晴儿顿时感觉大没面子,怒吼一声,拎着枕头就冲向了尚璐璐。

“周臣,你晴儿姐暴走了,快掩护姐撤退!”尚璐璐惊叫。

“璐璐姐别慌,我马上去找支援!”

“周臣你个没胆量的。”尚璐璐大怒。

三个人嘻嘻哈哈打成一片,整个公寓房间内充满着温馨的味道。

向晴儿第二天一大早就请假离开了圣林学院,回扬城市老家扫墓去了,一下子家里就只剩下周臣跟尚璐璐了。为此周臣表示十分的担心,要是尚璐璐突然兽性大发的话,那到底是从呢还是从呢?

对于这个问题,尚璐璐笑着搂着周臣道:“放心,你璐璐姐不是那么不知深浅的人。”

“嗯,我知道,我知道!璐璐姐威武。”周臣连忙点头。彪悍的女汉子不需要解释。

……

新一天的圣林学院朝气蓬勃,但有些人却是死气沉沉,比如说被周臣撞坏好事,之后再没什么机会接近冰山美人冷心然的贾君正。

每次看到冷心然那火爆的身材,冷清的面容,贾君正就感觉到自己痛苦无比,这么好一朵白菜,为啥不让老子拱?眼看老子都要拱到了,那个叫周臣的臭小子给破坏了,真是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

可是,本想抓周臣成绩上的漏洞,然后狠狠扣学分,甚至记过的贾君正,却悲剧的发现,上次英语摸底,周臣居然是全校第一。这简直让他不可思议,这种一肚子坏水的流氓学生,不听话的坏份子,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成绩?

贾君正想不通,不过却也只能断了从学分上报复周臣的念头,因此最近一直在苦思冥想有什么办法可以整治整治这个学校里害群之马,破坏老师间“自由恋爱幸福”的坏分子!

满脑子都是想着怎么报复周臣的贾君正在走到男厕所外的时候,却隐约的听到似乎女厕所里传来一阵骂骂咧咧,里面居然有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名字!

“有没有搞错!雄哥竟然让我别对周臣出手!还让我以后叫他周臣哥?!这怎么可能!”厕所里一个语气嚣张的女人用恼怒的大声叫骂道,“也不知道周臣那贱男是怎么忽悠的,竟然让雄哥都对他忌讳无比!难道就因为他能打?这年头能打有什么用?雄哥不是有枪么?难道他还能快地过枪?”

“彩凤姐,可能雄哥是觉得对付一个学生在道上说出去丢人。”作为军师,王爱媛分析说道。

“我看未必,那周臣可是一脚就把腾青山给KO了,我估摸着雄哥可能担心周臣的身手,所以没跟周臣打起来,之后我再去找他,他却让我以后不要惹他!哼哼,本来我还以为雄哥在天舒区这一片很罩得住呢,没想到,唉!!这口气,雄哥不给我出,我自己来!我宁彩凤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这口气的!”厕所里,那个叫宁彩凤的女生愤愤说道。

“可是彩凤姐,咱们要怎么做?唉,咱们再叫多少人来,也打不过他啊!”另一个女生叹息说道。

“哼!你白痴啊,对付一个人,一定要用拳头吗?打不过,可以别的办法啊,现在这年代,会打最牛不过私人保镖,混的好的,爬的高的,靠的都是脑子!是钱!”

贾君正站在厕所外听了一会,对这个叫宁彩凤的女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连撒尿这等大事都忘记了。没多久,从女厕所走出几个女生,为首的一个就是染着一头五颜六色的非主流少女宁彩凤。几个人明显刚抽完烟,浑身满是烟味。

“哼!站住!你们干什么?身为学生,竟然在学院公共场合吸烟,你们想被扣道德文明分吗?!”贾君正看着宁彩凤,佯怒道。

“喂,这位帅锅老师,没证据可别乱说,否则就是诽谤捏,您说我们抽烟,烟在哪里呢?我们嘴里可没有哦,不信您去女厕所里搜搜看?不过,我相信老师您不像某个叫周臣的家伙那么变态吧,女生厕所也进?”宁彩凤嬉皮笑脸的说着,满嘴还是离不开贬低眼中钉周臣。

“哦?你刚才说什么?周臣偷偷溜进女生厕所!他干了什么?”宁彩凤只是随口吐槽,但是贾君正确实突然眼睛一亮,如同看着宝贝一般的看着宁彩凤,说道,“宁彩凤,你,到我办公室去一趟!“

说完,贾君正转身就走。

“我草,不就是抽了根烟,难不成就为这事也想潜规则我?!”看着贾君正最后那火热的眼神,宁彩凤有些不满的冷哼了一声,嘟囔着跟在了贾君正的后面,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一想起在办公室里和老师嗯嗯啊啊的画面,顿时有什么湿透了内内。

“似乎,也很刺激嘛!那我,要不要拒绝呢?还是,还是试试?”宁彩凤一边扭捏地走着,一边在脑海里胡思乱想。

如果贾君正此刻能听到这个荡娃的心声,那么肯定会成全她的幻想,但可惜虽然贾君正好色,但也是个有品味的色狼,一心都扑在冷心然身上,所以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报复破坏了自己追求冷心然好事的周臣。

此刻,在贾君正的办公室。

“宁彩凤同学,我看你最近的学院记录,你的表现和风评,可是有些惨不忍睹啊!”贾君正施施然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眼前这个暴露狂非主流女学生,有些鄙夷的说道。

“嘻嘻,老师您息怒啊,我就这么个人,也没办法啊。”宁彩凤一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反正他大伯是学院的股东,也没人能开除她,笑嘻嘻的说道,“你们就当学院没我这个人就行了呗,反正我只是来混日子的。何必要彼此找不自在呢?”

“其实,宁彩凤同学。”贾君正看着油盐不进的宁彩凤,换了一种语气道,“你也许不知道,我这个人呢,和一般的死板的老师是不一样的,我觉得啊,成绩不能衡量一个学生的一切,只能是标准之一,你说呢?”

“何况,我觉得,作为学生,跟咱们老师之间,不能作敌人,咱们的关系,应该要融洽,要交流,要深入的交流,这样我才能帮助你在人生道路上走的更远,更舒服,你说呢?”贾君正一脸谆谆善诱。

“老师……虽然,你说的很动人,我还没听过这么另类的表白方式,可是,”宁彩凤有些欲迎还拒的看着贾君正,叹了口气道,“可是,我已经是雄哥的女人了。”

“咳咳……”被那眼神看的有些发毛的贾君正脸色尴尬了一下,随即清了清嗓子道,“这个,你误会老师的意思了,咱们开门见山吧,我刚才听到你说话,似乎你跟一个叫周臣的同学是对头?!我记得这个周臣同学是新来的,如果有些什么地方做的太出格,不守规矩,我作为保卫处和校纪律处的负责人,还是要及时教育好他的嘛!”

“哦?”宁彩凤不屑的撇撇嘴,“你就是为了这个叫我来你办公室?周臣嘛,不就是一个乡下土鳖,流氓贱男么?我看他不爽,想要教训他怎么了?莫非你要管闲事?”

“额滴个神啊!”贾君正心中泛起一阵浓浓的无奈,对于这无脑的笨女人,不把话说直接了,还真是难以沟通啊。无奈之下,贾君正只得直接干脆的说道,“这个,既然你也看他不爽,那咱们就得教育教育他,免得他走入弯路歧途,毁了一辈子,你说对么?”

“教育?我只想教训他!不想教育他,那是她妈该做的。”宁彩凤的情商简直低到令人发指的程度,贾君正话都说到这种地步,她还不知道贾君正的真正意思。

“咳咳,”贾君正这一下彻底服了,差点一口老血噎死自己,干脆撕开了最后一层遮羞布,“宁彩凤同学啊,其实呢,有时候所谓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敌人的敌人也是朋友,既然我们的目标一致,是不是可以配合一下,其实,我也很看不惯周臣这种害群之马,对于这样的老鼠屎,咱们只有把他清理出圣林学院,才能让他不能污染咱们这锅汤,你说对吧?”

宁彩凤愣了半晌,随即直勾勾的看着贾君正,一脸恍然大悟,“贾老师,原来你也想整周臣那厮?早说嘛,玩什么暗示啊。”

“我滴个神啊,我这是暗示么?我都明示了好吗?脑子笨不能怪社会!”贾君正心里一阵咆哮,嘴上却是假惺惺的道,“这话就说的不对了,什么整不整的,我贾君正只是在其位谋其政,履行一个校纪处长的职责罢了!”

“呵呵,我总算是明白了,哈哈,贾老师你早说嘛,那,咱们要怎么弄周臣?”宁彩凤兴奋的问道。

“这个嘛,我刚才听你说,周臣曾经偷偷的进过你们女厕所?他干了什么事?”贾君正眼睛里闪过阴笑问道。

“对!那流氓进过女厕所,当时是这样的……”

办公室内,两个拥有共同“目标”的阴谋家,开始密谋商量如何对付周臣,让他身败名裂,滚出圣林学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