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飞雪

  • 一手强化很无敌
  • 一蓑烟雨呀
  • 3613字
  • 2021-03-09 20:17:53

从前,在一个平凡的小镇,一个铁匠一家在这里平凡而幸福的生活着。

直到有一天,这本来平凡而幸福的一切都发生了改变,魔界突然入侵!

无数幸福美满的家庭转瞬间便被无尽的恶魔破灭,在恶魔的铁蹄之下,人间遍地哀鸿遍野,无数百姓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本来正值盛世的凡间王朝也瞬间崩塌,一切秩序全都转眼土崩瓦解。

乱世之中,礼崩乐坏。

这是恶魔们的狂欢,也是日落之后的黑暗,正如被恶魔残杀的百姓们一样,铁匠一家也受到了波及。

铁匠的妻子死在了第一波的入侵之中,无力的铁匠只能带着他尚且的年岁不大的女儿苟延残喘。

在逃亡的日子里,他带着女儿没日没夜的逃亡,只要一将受到惊吓的女儿哄睡着,他便开始没日没夜的练刀打铁。

在他失去他的妻子的那一瞬间,在铁匠的眼里,一切都似乎变成了灰色,只有女儿依旧是他心中的柔软。

大难当头的时候,他才感受到了原来的自己是那么的软弱无力,竟然连保护好自己家人的能力都没有。

何其懦弱!何其愤怒!

他痛恨这突如其来的灾难,毁灭了本该幸福生活的他们一家,与此同时,他更加痛恨没有保护家人力量的自己!

仇人就在自己的眼前,可他却无力去为自己的妻子报仇,只能够带着女儿苟延残喘于乱世之中,还不时就要面对魔族的追杀。

也许,他的匹夫一怒能够拼死几个入侵的魔族,可一怒之后他的女儿又该怎么办呢?谁来保护,谁来照顾,匹夫一怒注定只能血溅五步,铁匠退后了......

卧薪尝胆,每当想起红黑相间的那一晚上,铁匠便捶胸顿足。

但当他气愤过后,一股深陷时代洪流之下的无力感却更加的充斥了他的内心,于是他每日每夜都在练刀来麻木自己,想要练出能够斩断这浑噩的世道的刀法,他也没日没夜的都在打铁,因为他想要打出能够斩断这无尽深渊的利刃!

但每日都处于被追杀的高压之下,铁匠的身体早就快支撑不住了,又哪能维持如此高强度的运动呢?

于是他每打一下铁,便要吐上一口血,血液溅在了通红的刀刃上,发出“滋滋滋”的汽化声。

但他不管不顾,一直吐一直打,每当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他的脑海中便会浮现出已经与自己阴阳两隔的妻子与正在酣睡的女儿,身体之内便重新复苏出了一股奇特的力量,助他坚持下去。

终于,刀成了,寒光四射,一看就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好刀,可终究不是那一把匠人想要得到的能够斩断世间黑暗邪恶的刀,他死心了,心死如灰,而后的日子里他便带着这把刀与女儿四处流浪。

还真别说,这把刀虽然不是匠人想要的那一把刀,但是不可否认它依旧是这世上数一数二的宝刀,这流浪的路上,此刀助其斩杀妖魔无数,拯救百姓生命不计其数,但总在河边走,总有失手的时候。

“桀桀桀,不愧是天下第一铸剑师欧阳子!”

一名三米有余的魔族怪物,浑身腐烂,有着八爪四足,手抓一名十二三岁的人族少女发出狞笑,“怎么样,欧阳子,要不要考虑一下交出你手中的宝刀?一刀换多命,多划算呀!”

说罢,这怪物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一群挟持着其他人族的小型怪物,脸上露出根本不怕欧阳子不接受的表情。

“可恶”,手持宝刀的欧阳子此时浑身伤痕,已是饱经苦战,渗出的血水把一身本该潇洒的白衣染得鲜红。

“爹!你别答应他!他一定是骗你的!”那名被魔族怪物抓在手上当做人质的小姑娘大叫一声,对着欧阳子喊道。

“该死!你给我闭嘴!”小姑娘的话语惹怒了那魔族怪物,他反手就对着小姑娘光滑的脸蛋来了一巴掌,直打的通红发紫,嘴角流出丝丝血迹。

那小姑娘不是别人,正是多年前欧阳子在魔族入侵过程中救下来的女儿,此时女儿的受伤更是让他的心在滴血!

“等等!我给!我给!你快放下她!”

宝刀有灵,若是强行抢夺只会适得其反,这也是为何怪物没有直接明抢宝刀的原因。

此时的情况容不得他多想,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为了女儿的安全,他实在没办法,只能相信这魔物能够信守约定。

“桀桀桀!识时务者为俊杰,来,给你!”说罢,那怪物竟真的把欧阳子的女儿丢给了他,“人给你了,你的刀呢!”

“哼,给你了!”欧阳子赶忙抱住女儿,作为天下第一铸剑师的自尊不允许他毁约,连一魔物都懂得信守约定,若是他违背了自己说出的话岂不是连怪物都不如?说罢,便放下怀里的女儿,作势准备把刀丢给这怪物。

“爹!不要!”本来在欧阳子怀中的姑娘来不及阻止欧阳子了,只能够爬起来作势一扑,用手抓着刀刃硬生生把刀从没有反应过来的欧阳子手中抢了过来,本来的纤纤玉指此刻血肉模糊。

“嫣儿?嫣儿!”欧阳子一愣,发出着急的叫声,向着倒地的女儿冲去,与此同时又有些不解。

但出乎意料的是,嫣儿并没有投入欧阳子的怀抱,而是推开了欧阳子,艰难的起身来,后退了一步,深吸了口气:“爹,其实女儿方才在那魔物手中的时候,浑身经脉已被怪物的魔力冲击的支离破碎,已经是时日不多了....而女儿因为自己的弱小,被怪物挟持来威胁爹爹也不是第一次了...”

“今天这怪物表面一套...但却暗自摧毁了我全身上下的经脉,女儿觉得其背地里一定还有其他小动作,若是诚实守信,那还叫什么魔族?”嫣儿对着众魔族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冷笑,令一旁本来蠢蠢欲动的魔族打了个冷颤。

“女儿不肖,恐怕不能常伴爹爹左右了....所以...”

“嫣儿,别说了,快保存好体力,爹爹不给他们刀了还不成吗?待爹爹给你杀出个重围,马上带你去找户住处好好养伤,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都会好起来的!不是吗?”欧阳子有些癫狂,不再像平常一般的冷静。

而嫣儿却一反常态,而是轻轻的按下了欧阳子的手,摸了摸其因为打铁练刀而而产生的厚茧,“其实吧...女儿都懂,那一个个日日夜夜下爹爹您的努力...所以请原谅女儿...用自己的方式来成就您的梦想...”

说罢,不等欧阳子反应便直接以身祭刀,将自己雪白的咽喉于这宝刀之上轻轻划过,浑身燃起白色的火焰,“爹...永别了...女儿会永远陪着你...”

“嗯?这是祭...刀?!啊!嫣儿!!!你怎么会这么傻!要祭刀也是我这个老头子呀,哪里会轮得到你啊!!”

“啊!!可恶!!!”气急攻心,欧阳子一口心头血直接从嘴里喷出,再一次正好溅在了这把刀上。

欧阳子作为世界第一铸剑师,哪里会认不得此时自己的女儿在做什么傻事?此为欧阳世家最为秘传技巧.祭刀,这种办法能够大幅度提升神兵的能力,谁知他女儿从何处竟学会了如此秘法,经过祭刀后,他的女儿大概率会化作这把刀的一部分,所以他们即是长伴也是永别......

但欧阳子的心急却没能阻止嫣儿的祭刀,随着最后一道白光闪过,嫣儿也无力的倒了下去,刀刃带着白色火焰悬浮在半空上。

红色的血丝布满了欧阳子的双眼,甚至就连瞳孔都有些如此,身上更是发出了一丝丝黑气。

怪物一愣,然后怪笑道“桀桀桀!想不到我们伟大的欧阳子先生也要成为我们的同胞了吗?有趣。”

要知道,在这黑色魔气中有大幅度情绪波动是十分危险的,稍不小心就会入魔,甚至只要吸收到了这魔气,就有入魔的风险,这也是魔族能够不断扩张的一个秘密。

欧阳子没有说话,而是低着头兀自拿下了燃烧着白色火焰的宝刀,沉默不语,唯有一双通红的双眼死死盯着八爪魔物,对着那领头的八爪魔族就是一刀。

“啊!”突如其来的一刀让八爪魔族吓了一跳,然后驴打滚躲了开来,“哎呀呀,我们的欧阳子同胞别这么激动嘛,也许过不了多久,你就会与我饮酒同欢呢,桀桀桀!”

八爪魔族是闪开了,但是后方一众小型魔族却躲不开了,直接被这雪白剑气腰斩开来,对于这些小魔族,八爪怪物是毫不心疼的,在魔族中低级的魔族就等同于高级魔族的奴隶一般,毫无感情可言。

欧阳子又是一刀,逼开八爪魔族怪物,对着本被劫持在小型魔族手中的普通人瞪了一眼,“还不快走?”

布满血丝的欧阳子的眼神,带着此时半人半魔的威慑力,吓得百姓们都忘记了感谢,愣了一下便撒丫子的跑开了。

见他们都跑了没影了,欧阳子也就不再压制自己体内那躁动的魔性,直接释放了开来!

......

“来呀!别跑呀!”

又是一刀劈断了八爪魔族的一只手,这已经是他不知道被斩断的第几只手了。

“你...你别过来....”

这次换是欧阳子狂笑了,“桀桀桀,你之前不是很行吗?啊?”

一声疑问后,对着趴在地上想要爬走的八爪魔族又是一刀,不过这一刀没有再留手了,雪白的刀光带着飞散的白火,如同漫天飞雪一般,了结了这怪物早该结束的姓命。

为你,入魔又如何?

看了眼四周依旧没有散去的黑雾,欧阳子苦笑了几下,终于轮到他了吗?虽然在心中早已做好的心理准备,但当这一刻还是来了的时候,感觉还是有些不大一样的。

“嫣儿,爹爹来陪你了....”松开了握着宝刀的手,呢喃了一句,把宝刀横插在地上,小心翼翼的在刀身上轻刻了飞雪二字,吹了口气,然后满意的笑了笑,起身大手一挥,而后头颅飘落。

为你,我不入魔。

只见那本是俊朗中年人的男子,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成为了一名四肢短小带着将军肚,面色铁青带着大獠牙的魔族将士了。

而后,飞雪结锈,不再熠熠生辉;白花沉默,化为幽幽紫炎,斩魔的勇士终究成为了魔,这讽刺吗?此时手持飞雪的石羽并不觉得。

当他斩杀了无首魔物的时候,这个从前的故事便出现在了他的心中,在他斩杀的掉入魔后的欧阳子尸体的一瞬间,他能感觉到自己手中长刀深处传来的一声轻叹与释然。

结锈的利刃终将再度出世,幽怨的紫火再成净世白莲,石羽横扫一刀扫去残余魔气,欧阳子,您那斩断世间丑恶的宝刀终究是炼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