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黄雀在后

  • 一手强化很无敌
  • 一蓑烟雨呀
  • 2628字
  • 2021-04-14 19:23:11

此刻黑魔藤所化作的藤剑速度惊人,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一般,眨眼之间便对着石羽重重劈来,一道红黑色的锐利剑光将这片天地都似乎点亮了一瞬。

轰隆!

强大的气息瞬间在石羽身前爆炸开来,好在其下意识本能的后退了一步,将三尺青霜剑抹过身前进行抵挡,否则的话定被重伤,不过那强大的冲击力还是将石羽身上的龙鳞虚影震得节节碎裂,整个人倒飞出去,嘴角带出丝丝鲜血。

噗!

而一旁的宁戈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是依旧被波及到了,在一道平地惊雷一般的攻击下,宁戈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从空中重重摔在了地上,哇的一口便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眼看黑魔藤化作的黑色利剑就要追击而来,他左手捂着胸口,右手上金光大涨,喉咙因为太过用力而如同野兽一般低吼着,“哈!”

一出手便是最强,只见那金色罗盘瞬间被宁戈祭起,散发出耀眼金光,无数条金色锁链如同不要钱一般从金色罗盘之中喷涌而出,在他身前不断交织缠绕,化作了一杆足足数十米长的金色长枪,上面金光熠熠,带着盘龙雕饰,散发出的强大气息很是惊人。

天罗法阵奥义,天罗破魔枪!

那金色长枪犹如破空飞龙,带起阵阵音爆,上面流转着封锁意蕴的符文,散发出耀眼金光,气息浩大,对着将要俯冲过来的黑魔藤直接飞去!

吼!

黑魔藤也是不甘示弱,浑身红黑色的火焰暴涨,如同大日转世一般,红黑色的火焰熊熊燃烧,竟然让周围环境都变得昏暗了几分,给人一种从地狱之中走出的感觉一般,很是恐怖。

只见它燃烧着红黑色的火焰,身上浮现出的奇特能量纹路更加的具象,就如同一道坚固的铠甲将其包裹住了一般,整个身躯从原来的紫黑色直接变成了黑到不反光的黑夜一般,如同包含着无尽深渊一般,身体流转,带着腐蚀力量的红黑色剑气直冲云霄,对着那道瞬息即至的天罗破魔枪重重挥去。

铛!

先是一道巨大的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让整个空气都似乎安静了几秒,就如同暴风雨之前的宁静一般。

轰隆!

随后,一道巨大的爆炸瞬间以二者为中心席卷开来,带出强大的风暴,将周围的树木直接倒卷起来,纷纷折断,沙石飞舞,土地碎裂,强大的爆炸在以他们为核心凝聚成了一道赤红色圆球,在不断的浓缩,然后瞬间暴涨开来,将周围吞噬,在这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似乎失去了眼神,那爆炸的火光便是全世界。

砰!

巨大的爆炸在原地形成了一处蘑菇云,将宁戈给直接冲击得倒飞而去,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又是一大口鲜血,脑袋一横便失去了意识。

而那黑魔藤也是好不到哪里去,这毕竟是宁戈的拼命一击,直接将其凝聚而成的灵铠给震碎了大半,身上流淌着碧绿的液体,那便是它身上流淌着的血液。

此刻的它浑身的气息十分不稳定,可以看得出来刚刚硬生生吃下了那一击对它来说也不容易,它调整着气息,只要一小会儿时间,它便能缓过神来斩杀掉石羽二人。

而就在这时,石羽出现在了它的背后,身上带着许多细小的血痕,那都是他刚刚正面硬闯爆炸波动,只为接近到黑魔藤背后,对着爆炸波动逆流而上造成的。

想要喘息的时间?想得美!

此刻的他面色铁青,浑身衣物破碎,如同黑夜之中走出的夜叉一般,高达数百丈,浑身紫电爆鸣,周身覆盖着带着些许赤红的淡金色龙鳞,浑身肌肉如同虬龙一般隆起,手持一柄同样巨大的巨剑,如同泰山压顶一般,自上而下便对着黑魔藤重重劈来!

百炼诀.法相天地!

天地一剑!

此刻的石羽眼睛之中好似包含着日月星辰,手中宝剑似乎开天之斧,头顶天,脚踏地,对着黑魔藤便是一劈!

庞大的力量以那数百丈之长的宝剑为宣泄口疯狂的宣泄着,那如同严冬凛冽的剑气此刻如同狂涛一般对着那气息不稳定的黑魔藤席卷而去。

轰隆。

山河破碎,在地面之上出现了一道数十米深的小型峡谷,凛冽的剑气在击中黑魔藤之后剩余的能量,将不远处的一座小山包的山尖给直接劈了下来,剧烈的震动令一旁数百丈之高的千年健木也是不断在震动着。

刷!

那庞大的剑刃带着雷光,将那五阶妖兽黑魔藤给直接深深斩成了两半。

黑魔藤扭动着残躯,似乎是怎么也想不到石羽会那么快攻击上来一般,气息之中流露出了懊悔与不敢的情绪,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全力一剑定乾坤!

石羽又是一剑,毫不留情的对着苟延残喘的黑魔藤砍了下去,势大力沉,根本不给其喘息的机会,庞大的灵力从三尺青霜剑之上喷涌出去,很快就要将其体内的灵力抽干了一般。

轰隆!

锋锐的剑气如同无数把在切割的匕首一般,将那无力抵抗的黑魔藤给撕得粉碎,化作淡淡黑灰,随风飘散,只留下了几块碎片余留在地面之上,告诉着世界这里曾经的故事。

“呼...”石羽大口喘气着,浑身就如同要虚脱了一般,他恢复了原来大小,剑刃倒插在地上将自己杵住,感受到剑内又多了些什么,心头也是出现了几分满足,不出意外的话便是自己斩杀掉的黑魔藤的能力了。

可,就在石羽这旧力已尽,新力为生的时候,一道披着黑袍的身影对着他窜了过来,那身影不是他人,正是之前从武罗洞府之中窜出去的那位。

他心头一惊,就想要回防,将仅存的几分灵力凝聚在了胸前,准备硬吃下这道攻击。

然而,意外发生了,那道身着黑袍的身影背后淡蓝色的灵力翅膀挥舞着,整个人化作了一道虚影,在石羽的身旁刷的一下便窜了过去,与他擦肩而过,将石羽已经长了几分的头发给吹拂了起来,青飘舞,后整个人如同一道流光,直冲千年剑木而去。

糟糕!

石羽突然想到了千年剑木之上的五品剑灵果,若是让这神秘人给抢去了,自己辛辛苦苦打了那么久的守护灵兽是为了啥?

凎,不会自己要白打工了吧!

想到这里,石羽也是赶忙回了口气,向着千年剑木的方向冲去,在这紧要的关头,他可不想当一回打工人。

不出几秒,那黑袍男子便到达了千年剑木之下。

而就在这时,异变突生,在黑袍男子摘下了第一颗剑灵果的时候,那数百丈之高的千年剑木突然身上散发出了凛冽的剑气,对着二人激射而来。

“我凎,他摘的,你打我干嘛。”石羽赶忙向旁边跳了开来,同时侧过身去,躲过了这一道攻击。

但是那千年剑木仿佛就是认定了他两是一伙的一般,又是一道剑气随着其摆动的枝丫挥了过来,心怀委屈的石羽只能是赶忙躲开,这千年剑木具有攻击性是石羽一早就想到的,毕竟能够结出剑灵果这种天材地宝的存在又怎么会弱?只是之前他一直以为其的主要战斗力便是它的守护灵兽黑魔藤,不过如今看来这千年剑木亦是拥有着不弱于黑魔藤的战斗力才是。

好在那黑袍神秘人跑的比自己快,受到的攻击占了大头,不然自己估计还真不好办,下定决心浑水摸鱼的石羽悄悄经过了之前宁戈昏迷的位置将其收进了自己已经空空荡荡的灵兽球里暂且休息,而后吊在神秘人身后躲避着攻击,准备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此刻在前头吃着攻击的黑袍神秘人此时也是淬了一嘴,“真特么的猥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