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抖衣扇风
  • 重返1982
  • 青普山河
  • 3048字
  • 2021-01-16 11:11:38

张本民提着花生秧子,扭头看到了一个面色温和的女人,卢小蓉。

水水灵灵的卢小蓉脸上没有半点儿怒意,只是故意睁大眼睛表示不满,所以,张本民也并不惊慌,他只是有点出神,暗叹刘胜利真他娘的命好,讨了这么个好媳妇。

“咋了,不说话就行了么?”卢小蓉已经走到近前。

“俺,俺没有偷花生。”张本民稍稍抬起花生秧子,送到卢小蓉面前,“你看,只是秧子而已。”

卢小蓉看了看,皱起眉头,“你弄秧子干啥?”

“不……不干啥啊。”张本民没法回答。

“不干啥?”卢小蓉翘了翘嘴角,“就算你只弄了秧子也不成啊,那花生果子会烂死在土里呢。”

“刨出来就是嘛。”

“那要是俺看不见呢?”

张本民挠挠头,“要不等俺忙完了,一准给你刨出来。”

“忙完了?口气还倒不小,你小孩子能忙些啥呢。”卢小蓉一晃手中的钊子,“算了吧,刚好俺带了东西。”说完,弯腰刨了起来。

只几下,白白的花生果就被翻了出来。

“嗯,看样今年的收成差不了,你看这果子,又白又胖还又大。”卢小蓉拣起几颗,看得满心欢喜。

张本民歪起了脑袋,看看卢小蓉手里花生果子,便想到了她的身子,不也是白、胖、大么?

“嗐,嘎娃,你还不去上学?”卢小蓉注意到了发呆的张本民。

张本民惊了一下,哦了一声,可仍迈不开步子,他又想到了另一个画面,忍不住再次抬起手中的花生秧子,那浓厚的根须,会不会很像卢小蓉的毛盛之物?

想得出神,生理反应之大竟感知不到,但卢小蓉却看得清楚,当即像大姑娘一样飞虹上颊。“嘿,小毛孩儿,干啥呢你?”她还有些不好意思。

张本民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忙把腰一弯,将花生秧子挡在裆前,“俺,俺想撒尿。”

“那你就撒呗,刚好壮壮地。”

“不,不了。”张本民开始向田埂走去,“有人看着,俺尿不出来。”

“呵呵。”卢小蓉笑了,“人不大,鬼还不小。”

张本民不管卢小蓉说什么,只顾着朝前走,跨过田埂站到小路上,他看到了卢小蓉骑来的飞鸽牌洋车子。他一挠头,捉摸着要是能借来用用,去公社会节省很多时间。“卢小……”一张嘴,他不知道该咋样称呼才对。

“啥,你喊俺啥?”

“……”张本民犹豫了下,“那你说,俺该喊你啥呢?”

“当然是喊婶了。”

“那可不行。”

“为啥?”

“你看上去恁小,又好看,喊婶儿似乎就老很多了。”

“是嘛。”卢小蓉有点羞涩。

果真,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哪怕就是假到天上的赞美话,多是也会受用,更何况,卢小蓉作看上去是真的年轻又有股子朴实的美。

“那当然了,其实俺觉得喊你姐姐才好呢。”张本民摸摸头,“可是,因为刘队长在,好像又不太妥当。”

“是哦。”卢小蓉眉头轻蹙,“按辈分讲,你就得喊俺婶儿。”

“那这么的你看咋样,在村里头,有人的时候,俺就喊你卢婶,等……”张本民琢磨了下,“等没有熟人的时候吧,俺就叫你小蓉姐。”

“嗯……不行。”卢小蓉思忖着摇摇头,“那还是很不好。”

“俺知道了,你是怕人家说啥闲话?”

“应该也不是吧。”

“那你就是怕刘队长说你不知好歹?”

卢小蓉沉默了。

“嗨,没事的小蓉姐,俺跟刘胜……刘队长现在是朋友呢。”

“好了,你不要说了。”卢小蓉抬眼四处望望。

“行,不说那些。”张本民看看洋车子,“那,你能不能把洋车子借给俺骑骑?”

卢小蓉听后颇为惊奇,“你会骑?”

“简单着呢。”

“还是不要了吧。”

“哦,你还是怕刘队长,估计他是不会把洋车子借给别人的。”

“也不能那么说吧,刘胜利昨个儿晚饭的时候跟俺讲过,说在村里要护着你呢。既然都说那些话了,借个洋车子又算啥?”

“那俺就搞不懂了,你为啥不借?”

“当然是怕你摔着了啊。”卢小蓉说得很认真,“你好像都没摸过洋车子呢,就会骑?”

“有些事是上来就会的。你看,新婚入洞房,钻被窝后的事儿,难不成还要先找人试试?”

“唷,瞧你说的,跟个大人似的。”

“哎呀,俺说小蓉姐,你就别磨蹭了,到底借不借呢。”

“借是肯定不会借的。”卢小蓉咬着嘴唇,似乎在做一个重大决定,“不过……”

“你说,俺竖耳朵听着哩。”张本民趁机上前,侧过了脑袋。

“你要去哪儿,俺可以送你啊。”

“好,说话可要算话。”张本民一下跳起来,一下把老鳖和黄鳝从地头的青草堆里提了出来。这会儿他不再胡思乱想,赶紧到公社把老鳖和黄鳝卖掉才是正事。“快,送俺到公社去!”他急急地说。

卢小蓉一听有些傻眼,再看看张本民提的老鳖和黄鳝,“嘎娃,你,你要去公社啊。”

“嗯啊,去把它们卖了,换点钱。”

“哦,能卖掉换钱当然是好的,但,但是有点远了些吧。”

“远啥啊,也就半个多小时嘛。”

“来回不得一两个钟头?”卢小蓉摇摇头,“时间有点长,家里还一大堆事儿呢。”

“哦。”张本民一寻思也对,“那你就把俺送到岭上吧。”

卢小蓉抬眼看看日头,把钊子一扔,推了洋车子就招呼道,“那赶紧点儿。”

初阳下,干渠路上,杨树行中,微微晨风里。一辆飞奔的洋车子,成了一道风景。

风景中的人,有悔不该的忐忑,有莫名的兴奋。

卢小蓉是忐忑的,她担心误了农活和收拾家务被刘胜利骂,所以后悔刚才说了要送张本民的话。

张本民是兴奋的,他没想到会遇上卢小蓉,而且还能靠她赶个脚程。当然,更让他躁动的是对毛盛的遐想,那会是怎样的提心之观?

“小蓉姐,这路颠得很呢,俺都快坐不住了。”张本民动了坏主意。

“搂着俺的腰!”卢小蓉很卖力地蹬着车。

张本民身子前倾,双臂环绕着卢小蓉的腰身,只是过了一会,他便拉起卢小蓉的衣服前下摆,抖了起来。

“嘎娃,你干啥?”

“怕你热,这样可以扇点风,凉快呢。”

“还是不要了吧,俺感觉肚皮都露出来了呀。”

“那也没啥啊,这会儿又没有别人,就算真露出来又不碍啥事。”张本民抖得更厉害了,又把头朝一旁扭着看,真看到了点白滑的肚皮儿。

卢小蓉只顾着骑车,没在意到张本民的举动,以为他只是在抖衣服,不过就是觉得车子后头有股子拧劲,老是让车头偏向。

张本民是知道这种情况的,如果不是考虑到要赶去公社,肯定会找个最颠簸的地方,使劲一歪身子,把车子给扭到,那样就可以和卢小蓉扑成一团了。

干渠的小路并不太长,马上就要走到尽头,可以拐上通往公社的大路了。说是大路,其实也是坑洼不平,上面铺的一层砂石已几乎不见,每逢大风或雨天,就是飞尘和泥浆相伴,但不管怎样,比起小路来还算是平整了许多。

车子拐上大路后,费力要少很多。但此刻的卢小蓉似乎也真是累了,大口地喘着气。

“小蓉姐,你下来,俺骑着带你呗。”

“你要带俺啊,还得等几年呢,把力气长一大截再说。”

“等几年,那都不知道变啥样了呢。”张本民呼啦啦加大抖衣服的幅度,“有些事是不能等的。”

“诶唷,这不是小蓉妹子嘛。”冷不丁斜里冒出个声音,孙玉香不知啥时站到了路边。

“哟,孙主任啊。”卢小蓉蜷着腿从前面下了洋车子,“你还用下地?”

“咋不用呢,去年承包了几亩岭地,打理得不太好,看样子今年八成是要欠收了。”孙玉香的脸上真有些许担忧,不过很快就乌云飘过,“你这是干啥呢?大清早的就带嘎娃溜车子?还掀着衣服兜风呢!”

“哪,哪有的事。”卢小蓉急忙摇头,脸有点红。

“孙主任,是俺要卢婶帮忙的。”张本民可不会让卢小蓉难堪,“早晨起来肚子疼,想到公社卫生院看看,但路途太长,刚好遇到了卢婶,就让他送俺一程。马上到了岭上,就不再送了。”

“瞧你说的,跟真的一样。”孙玉香并不相信,她很想抓点卢小蓉的把柄,以便借力钳制刘胜利。

“孙主任你咋就不信呢,早上俺特地去找了高奋进,让他帮俺请假的呢,不信你去问。”张本民边说边做出痛苦状。

孙玉香歪头看了看,又转向卢小蓉道:“小蓉妹子,那,俺就当嘎娃说的全是真话了啊。”

卢小蓉皱了皱眉,琢磨出了孙玉香的话中之意,“哎哟孙主任,你这话说得让俺都没回答了,要不这样,俺家洋车子借给你,你送嘎娃去公社卫生院,让他也给你抖抖衣服扇个风,行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