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敲破盆
  • 重返1982
  • 青普山河
  • 3300字
  • 2021-01-16 11:11:37

这声“哎呀”阻断了张本民继续放钩,他赶忙躲到旁边的大树后,一看究竟。

“哪个挨千刀的在这儿放恁大块土疙瘩,可绊死老娘了!”

一听声音便知,是罗才花!这个肥婆娘,难不成是来洗个晚澡?

“郑成喜你个灰种,手电坏了也不知道修修,要不照着亮儿,哪里还能绊着?”罗才花自然自语地抱怨着,慢腾腾地从河堤上摸着走下来,“改日抽他娘的几大罐子河水回家洗,省得来回折腾。”

没错,罗才花是来洗澡的,看来她那底下也不利索,要不费这个老劲来杀菌消炎止痒?而且她还不太好意思,专门趁时间晚、没啥人的时候过来。

藏在树后的张本民眼珠子一转,暗道:她姥姥的,还有副钩子今个儿也不投了,就专门治治你个肥婆子!

主意已定,张本民收起钩线,悄悄跟上。

来到河堤下罗才花动作麻利了起来,沿着河边弯弯曲曲的便道走得并不慢,看来已不是第一次到这里洗晚澡了。

向南一直走,还没到天然浴池边,罗才花就甩开膀子把上衣脱了,偶尔扬手打下蚊子,“嗙嗙”直响。

来到池边,罗才花扶着树,把裤子褪掉,“扑腾扑腾”地就踏进了河里。这肥婆,竟然连个小裤子都没穿。

“啵啦啵啦”水响阵阵,罗才花在河里欢腾开了。

张本民暗自一笑,猫着腰走到罗才花的衣服旁,一件一件拎起来,悄悄退去。

站到河堤上的时候,张本民吐出了长长的一口气,然后撒腿就跑。经过一片玉米地的时候,甩手一扬,将衣服丢了进去。不过,仅仅跑出去十米开外,他又折了回来,进了玉米地抓起了那两件衣服,出来后继续奔跑。

回到家中,张本民窜到西里间,将罗才花的衣服塞到了床底。之后,到院中拿了个破搪瓷盆,拔脚就往外跑。

“嘎娃,你饭还没吃呢!”奶奶急急喊着。

“俺在余粮家喝过稀饭了,还要去做家庭作业呢。”张本民并未停下脚步,直向南村口跑去。

这里,是在河里洗澡的罗才花回家必经之路。张本民坐在村口矮小的桥栏上,一直盯着南面。

月亮初升,低洼不平的小路泛着波浪般的银光。路边间或生长的高粱一溜儿低垂着脑瓜儿,似是羞见这静谧而温润的晚色之惑。

张本民微微闭上眼睛,深嗅着熟悉的味道,这股气息,似乎只能属于这个生长于斯的小山村。

这里孕育了童年,也埋葬了童年。

不过,现在有了新的童年,也会有新的开始,更会有新的美好归宿。

只是,还需要时间。

“可惜,还小啊。”张本民叹息着,“会有很多机会的,记忆还不少,那可都是宝藏啊,只是还未到开挖的时候,先慢慢熬着吧。”

慢慢熬着,心急喝不下热糊涂。

张本民嘴角挂着微笑,眼下,要做的就是做个人小鬼大的孩子。他目光坚韧,望向南面。

远远的,一个身影出现了,像团间或滚动着的棉絮,沿着路边时停时移。

憋着一肚子怨怒的罗才花来了,大气都不敢喘,此时的她甘愿做一条狗,夹着尾巴的狗,贴着一溜墙根,只要不被人们在意,能回家就行。

“当”的一声。

张本民用小石头猛砸了下破搪瓷盆。

那团棉絮惊厥着,急急滚滚,南下而去。

“哈!”张本民笑了,“你他娘的,今晚别想回家了,就光着在外面野吧!”

远盾的罗才花,张口气喘,稍微稳了稳,再次回头向村子摸进。此时她还没有意识到是遭了暗算,只以为是运气不好。“赶明个一定得到坟上好好烧个香,洗个澡的时间,衣服都能让野物给拖走造了窝。”她气呼呼地嘟嘟着,“他娘的偷偷摸摸回村,还能碰到谁家的破盆碎瓦响动,要是把老娘的心脏病给吓出来,俺非撕烂他全家不可。”

很快,罗才花小心翼翼的身影又出现在张本民的视野。

“当、当”

这次张本民敲了两下,故意给罗才花提个醒,有人盯着呢,别想那么容易溜回家。

没错,罗才花意识到了,哪里是运气不好,分明是有人在暗地里捣鼓呢。当下,她气得两眼有些发黑,搁在平时那肯定至少要骂上半天,但这会儿可不行,身上不着一物,哪能嚷嚷半句?否则庄邻们闻声赶来,那还不被看尽了热闹、丢尽了脸?

罗才花一直跑,到了河边才停下,现在唯一的念想就是等郑成喜来找她。

张本民能料到这一状况,他知道罗才花明白了有人在整她后,是绝不会再尝试回村的,只能到河边等着郑成喜去找她。

按正常情况来说,郑成喜有可能成为救兵,因为他知道罗才花到河里洗澡了,时间晚一晚还不见人回来,多是会去看看是咋回事。

可是,今晚的情况会正常么?

张本民可不这么认为,毕竟许礼霞今个儿也洗了,郑成喜估计会去她家查看一下洗得效果如何。于是,提着破搪瓷盆便回去了,但边走边暗暗提醒:过一个多钟头,准备再次行动。

行动啥?当然是要搞点大动静,反正啊,得让罗才花和郑成喜丢人现眼。

事前的准备得做足,张本民抱了一小堆草,放在郑成喜家代销店门前的路边上,又找了几个干树枝盖在上面,以便起火旺,还持久。

做完这些,张本民又回到村南的桥头上,手里多了盒洋火。

等了不到半小时,情况出现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在月色中缓缓挪移而来。张本民明白了大概是个啥情况,也没有声张,悄声撤回,直接到郑成喜家代销店门前,“嚓”一声划着了根洋火柴,点着了草堆。

待火光升腾时,张本民捏着嗓子,疯魔一般叫了起来,“失火啦!失火啦!郑书记家代销店失火啦!”

只是这么几声叫唤,岭东村南半截庄便热闹了开来,有人想讨好郑成喜,有人为了看个热闹,还有人抱着落井下石的念头来寻些畅快。

“诶唷,原来是个草堆啊,惊慌,实在是惊慌。”

“就说呢,书记家的代销店,咋会失火呢?”

“赶紧找郑书记啊,明摆着是有人在搞事呢,应该让他得个明白。”

“嗯,反正啊,事儿还不是那么简单哩。”

……

人群的插咕声越来越大。

“嗐,咱们瞎嚷嚷啥,到现在郑书记还没来呢。”

“就是啊,罗才花也不见个影儿。”

“这俩人,搞些啥呢,火都烧到门口了,还不出来瞧瞧。”

“赶紧砸门吧,或许他们都睡着了呢。”

随着一声起议,有人到代销店门前“咣咣”地捶起了门,有人跑到郑成喜家院墙外声嘶力竭地喊着他的名字。

“你说说,也真是怪了啊,俩人没一个回音的。”

“哎哟,弄不好可大事不妙,郑书记和他家里的莫不是有了意外?”

“呀呀呀,了不得了,要真是那样的话,咱们这些看景的可就没地方讲理了,俺看哪,赶紧砸开门,看看到底有啥子事,先砸了代销店的门!”

人群开始蠕动起来,个个捋着袖子要一显身手。

“唉唉,谢谢大家伙了,这,这点火应该没啥大碍。”罗才花的声音远远地飘了过来。

众人忙回头看,却不见半点人影儿。正纳闷时,只见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从路边的粪堆旁冒出来,慢吞吞地来到了近前。

罗才花披着一身青草和树叶儿,羞赧地笑了起来,“大,大家伙都散了吧,俺看这火,真的是没啥问题的。”

“嘿,罗才花,你,你咋搞了这身衣服嗫?”有人实在忍不住,哈哈地笑了起来。

“这郑书记也太小气了吧,就给你穿这样的?”

“难不成,是才花嫂子为了凉快,故意弄了身草叶?”

罗才花听着,心里那个滋味真是难受,恨不得窜上前把每个说话的人都揍上两巴掌。“你们都别瞎猜,老娘只是被人算计了,好好洗个澡,衣服却被偷了!”她一边解释,一边巴望着有人赶紧来解围。

“嗨,俺说各家的啊,时候不早了,都赶紧回去歇着吧!”刘胜利发话了,他举起个秃头扫帚,扑打着还烧得正旺的火头,“真想要帮忙的,就来帮把手,赶紧把火给灭了。”

刘胜利这么一讲,人群顿时在一阵嘀咕声中散了。少数几人响应了刘胜利的号召,装模作样地加入到灭火战中。

这时,郑成喜来了,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拎着个水桶,“火,火咋样了?”

“火你娘个比啊火!”罗才花一见郑成喜来了,终于找到了发泄口,“郑成喜你个臭灰种,你那点老底非要让俺揭穿是不?”

“你……”郑成喜被这么一骂,差点就恼羞成怒,却碍着面子忍了下来,他知道跟罗才花杠下去的结果。

“俺咋了?”罗才花不依不饶,“你个灰种丢死人了都!”

郑成喜不想当着大家伙的面嚷嚷,提着桶扭头回家了。

“嗐,个灰种玩意儿,头硬得跟鳖盖一样!”罗才花抖着一身青草树叶儿追了过去。

进得家门,郑成喜开口了,“你个臭娘们,说俺丢人,你看你呢?弄一身啥玩意儿!”

“那还不是怪衣服被人偷走了嘛!”

“那还不是怪你去洗个啥吊澡嘛!”郑成喜气呼呼地道,“昨个晚上刚洗过,今个儿又去,难不成你有两个……”

“滚你娘的比!”罗才花甩掉青草树叶,“多用河水洗洗不是好么,这都啥时候了,等这阵子秋老虎一过,天气凉了还洗个屁!”

“天下还就数你有理了!”郑成喜朝板凳上一坐,抽起了闷烟。

罗才花也不再多说,急着到堂屋那边去找衣服换上。谁知,出灶屋内门,刚踏进院子,她就“啊”地一声怪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