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参加婚礼

“嗯,我记得。”

苏林说道,那是自己当初吸收了金色果子后,突破到二品实力,然后老道士出现的那次。

“就是类似于那种感觉的直觉。”

老道士笑着点了点头,接着说道:“然后,就在我都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某一天,我突然想起来了,我要做什么。

我要找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你。

那一刻我才明白,这就是我要做的那件事。

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了,直到我出现在了你面前。”

老道士看着苏林笑着说道:“反正,从那次之后,我的脑子里,就冥冥中出现了一个个念头,也对一些事情,无师自通的就知晓了,明白了。

就像你说的,我也冥冥中感觉,我转世了很多次,所以才导致了,我遗忘了所有的事情。

或许不是这样,这也只是我的猜测。”

苏林深吸了口气,他刚刚在听的时候,也一直在思考自己,摇了摇头说道:“可是我什么都没感觉到,只是拥有上一世的记忆而已,而且是很普通的人生经历,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你上一世的世界,是怎么样的?”

老道士好奇的问道。

“也是一个科技文明世界,但是没有灵气大复苏,而且我估计,不只是灵气大复苏,局部的小复苏都不存在,所以我想,应该没有修行的人。”

苏林说道。

老道士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而且,最重要的是,上一世和这一世的世界,太像了,至少有七八分像。”

接着,苏林说了几个例子。

老道士眼中光芒流转,摸着胡子震撼道:“原来如此,竟有这等事,我会多加思考的,或许能想到什么。”

老道士接着感叹道:“修行,是一件疯狂的事情,再和天头,在逆天,在改命。”

苏林听到这句话,顿时就莫名的,想到了前世的地球,那不就是一个,很正常的科技文明的世界吗?而这里,现在已经应该算是,修行文明了。

“对了,这一次,消耗了太多,支持我的力量,现在我得送你离开了,另外估计你突破五品时,我是无法出现的,你到时候不必担心。”

老道士笑着说道。

“好,我明白了。”

苏林说道。

“而且,限制我的那股力量越来越强了,不仅在你那里限制我,就在这里也是,我可能再也做不到,帮你偷这个层次武技的事了。

而且我的大部分能力,都是本能,我都弄不清原理,所以也无法教你。

就像我偷武技时,轻松的穿过了他们的阵法结界等等,靠的都是感觉和本能。

在那股力量的限制下,相对来说我会越来越弱,所以以后,你要独自保护好你自己了。”

老道士笑着说道。

“那你,接下来会有危险吗?那股力量会不会攻击你。”

苏林担心道。

老道士想了想,笑着说道:“嗯……应该不会,反正如果会的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应对,哈哈哈所以看命数吧。”

苏林下意识的握了握拳头,心情很沉重。

“对了,你去门口看看,看看你能不能出去。”

老道士突然想了起来,一拍手说道。

苏林点了点头,来到门口,但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拦住了,无法前进。

“嗯,果然也是这样,好了,那就这样了,我送你离开吧。”

老道士笑着说道。

不一会,老道士右手手掌,放在了苏林的脑袋上。

“保重。”

苏林看着老道士说道。

“嗯。”

老道士笑着点了点头。

下一刻,天旋地转的感觉再次出现。

不一会,苏林视线再次恢复,回到了卧室里。

“呼……”

苏林深深呼了口气,刚刚老道士说的那些,实在太让人震撼了,而自己又是当事人。

“谜团不但没有解开,反而更复杂了。”

苏林喃喃着,想着现在这个世界,和上一世的世界,心中久久难以平静。

第二天,苏林到了学院,把突破四品的事情,告诉了女副院长穆馨。

竟然直接都把院长惊动来了,院长钟德明高兴的说道:“过一会,徐镇守使就来了。”

不一会,徐镇守使来了,他检查完苏林的实力后,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不错,特训营随时可以去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苏林想了想,“嗯……四天后吧,我还有些事要处理。”

因为,三天后,是乾源的婚礼,是十几天前,乾源告诉苏林的。

苏林当时听到后,都惊了下,乾源则摊手笑着说道:“没办法,到年龄了,两边家里都在催呢。”

徐镇守使笑着点了点头,“好,那四天后我带你走。”

第二天,苏林原本在家,却被柯月副院长打电话叫了出来,说是要走了聚个餐。

苏林来到了酒店,打开门一看,夏侯云田陆等等,上次一起参加比赛的人都在,包括颜雅,还有印国小圣僧。

“哈,你修炼速度可真够快的。”

夏侯云过来,笑着说道。

苏林笑了笑,夏侯云也突破四品了,七八天前突破的。

很快众人开始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柯月副院长看着众人,笑着说道:

“现在夏侯云也突破到四品了,田陆和胡悦山估计也快了,等差不多两个月后,你们达到四品实力的,就可以通过特训营的统一试炼,然后进入特训营了。”

听到大家也能去,苏林也高兴了起来。

很快,到了乾源婚礼这一天。

中午时分,婚礼正在举行,苏林坐在座位上,看着台上的乾源和林雨心,此时主持人正在高兴的说着台词。

“嘭!”

突然,会场的门,被狠狠的踹开了,力量很大,厚实的大门都被踹裂开了。

一瞬间会场一静,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乾源的父亲乾雄,皱了皱眉头。

他身后的那个保镖和会场的安保人员,都冲向了门口那里。

“哈哈,各位干嘛这么紧张,我只是来参加婚礼的而已。”

一个青年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戴着墨镜的中年人。

“婚礼是这样参加的?”

一个安保人员冲上来,质问着青年。

青年顿时冷眼,冷声说道:“有你说话的份吗?”

“啪!”

只见,青年一瞬间就冲了过去,一巴掌打在了安保人员的脸上,碎牙和鲜血,顿时都从安保人员的嘴里飞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