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真假(五)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255字
  • 2021-05-28 23:57:50

铁门缓缓打开,门缝里的白光将周围空间全部照亮。

眼见之处白光四溢,陆御看向自己的双手和身体,居然,身体也变成了白色的光。

——“嘭!”

后脑猛然撞向墙面,陆御睁开了双眼,白光消失,眼前是一片漆黑。

夜眼渐渐适应周围的环境,陆御意识到他现在就在杂物间里,身后背着书包,面前放着剁骨刀,而杂物室的门紧闭着,门外时不时传来几声怪响。

手指的疼痛依旧很清晰,陆御借助夜眼大致看到自己手指上的大片血迹,以及断裂成一半的指甲。

“难道说上层幻境里受到的伤害能转移到现实世界?或者是下层幻境?”陆御心中诧异,他不由自主想到,如果在幻境中死去,是不是也就真的死了?

这种环境下没有过多思考的空间,咬牙忍受疼痛,陆御握着剁骨刀站起。

他暂时没有打开门冲出去,而是趴在门缝上听了一会儿。

屋外应该是袁大师和杂物间的女诡,他能听到软烂骨节的扭动声,还有袁大师操控诡异时断断续续的呼喊。

听到打斗的声音越来越远直至消失,陆御才打算打开铁门出去看看。

将剁骨刀横在胸前,陆御伸出左手一点点扭动门锁,在漆黑寂静的走廊里,门锁扭动发出的“咔咔”声显得有些刺耳。

铁门被推开一条缝隙,陆御横刀在前,眼睛时不时看向头顶和门缝外的走廊。

几秒后,陆御从杂物室里小心翼翼挪到了走廊内。

狭长的走道尽头站着一个人影,黑色的人影看着有些僵直,像是插进地缝的竹竿。

“什么东西?”

陆御注视着对方,心中警觉几分。

除此之外,他还发现空气里多了一股奇怪的气味,有点类似小时候在菩萨像前焚的桃木香,只是这香味闻着怪异,总之就是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正在思索时,不远处黑色的人影突然晃了晃。

下一秒,黑影往后移了一小段距离,脚没有动,人像是飘过来的:“走,我们一起走……”

男人的声音从黑影身上传出。

夜眼是中下等级,陆御只能看到一个黑色的轮廓,但是具体看不清楚到底站着什么。

但听这个声音判断,走廊尽头的黑影似乎就是袁大师!

“他怎么会直挺挺站在哪里?难道说被诡异控制了?”陆御心中思索,没有回复对方,静静注视着黑影的变化。

几秒后,黑影又倒着往后退了一步。

这一次,他地双脚依旧没有移动,身体像是顺着地面往后滑动。

“过来,过来,我们一起离开……过来……”

身上的诡异并没有反应,但这种情况下陆御并不认为这黑影是个正常人。

“于效!”

话音刚落,白烟幻化的西装男冲向走廊尽头的黑影,就在陆御准备冲上去补刀的时候,他发现在于效的撕扯下,黑影突然发出一声脆响,折成了两半!

黑影折成了两半!

陆御往前跑了几步,看清楚轮廓他才明白过来,这个黑影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个泡沫立牌!

但这个是立牌的话,刚刚说话的人是谁?立牌又是怎么移动的?

意识到不妙,陆御对着于效大声喊道:“小心楼梯!”

如果立牌没问题,那有问题的就是立牌后面的阶梯,立牌后面很可能躲着什么东西正在操控一切!

于效的反应很快,他拖着残缺的脚迅速往后退了几步。

陆御高度警惕起来,黑暗之中,他听到楼梯上方的怪声正在快速靠近,像是一大滩肉在地上爬行。

退无可退,陆御又呼唤出李月,拿出能提升战斗力的音响。

很快,腐臭味冲淡了周围的桃木香,陆御看见一只苍白的手从墙后伸了出来,紧接着是第二双手,白纸般的手腕上戴着一个碧绿色的玉镯子,鲜红的指甲在皮肤的映衬下如同鲜血。

那双手抓住了破碎的立牌,紧接着,陆御看到一个面目模糊的白色脑袋从楼梯口伸了出来。

面部没有五官,只有不规则的凹凸起伏。

它的黑发拖在地上,细长如蛇的脖子爬在了墙面,伴随着头部的来回扭动,她瘫软无骨的身体也顺着墙壁爬了过来。

女诡的移动速度越来越快,怪异的姿势如同蠕动的一条节肢动物。

李月的血红丝线缠绕在女诡惨白的躯体上,于效则乘着女诡挣扎之际纵身扑了过去。

诡异撕扯的场面有些血腥,陆御虽然有剁骨刀在手,但女诡一直爬在墙上和李月他们纠缠,纵使陆御想帮忙,他也只能揪心看着。

即使有音响的加持,于效和李月也渐渐落于下风,特别是原本就受伤的李月,她拼接的身体渗出鲜血,衣服被鲜红血液一遍遍染湿,头部切口处也开始流血,身体似乎在逐渐变得模糊透明。

“这样下去根本坚持不了多久!”陆御手指颤抖,他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急促。

视线在惨白身体上不断游走,陆御试图在女诡身上寻找弱点。

但是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就在眨眼间,女诡的身体突然挣脱束缚,他蛇一般的脖子穿过于效的和李月的身体,直勾勾冲向陆御的胸口。

——“呲!”

剁骨刀砍在女诡没有五官的脸上,她扭动着脖子,怒意更甚。

女诡的力气很大,陆御咬牙强撑着,他的脚往后滑了几步,而剁骨刀也在此刻发出了轻微的破碎声。

“不可能,一定有弱点!”陆御狠狠抵住女诡额头,他的衬衫因为冷汗而紧贴后背。

女诡身上散发着腐臭味,但是腐臭味似乎正在变淡,桃木香的气息越来越浓郁,恍惚间,陆御感觉桃木香气飘入了自己的七窍。

“不对,这根本就不是现实!”

陆御脑中的混沌感消失,他忽然意识到有几处很不对劲。

是桃木香的气味让他的思绪清晰起来,明明早该想到的线索,却始终没有朝这方面想。

首先,诡异在楼梯上爬动时,他身上的诡异居然都没有反应,无论是美工刀还是钢笔,都平静到有些异常,要是以往的话,残念附着的美工刀肯定会发出警示。

其次,假设这是现实世界,那就说明“真假”的任务已经完成,任务完成后手机不仅仅没有提示,就连任务奖励的手镯也一直戴在女诡身上。

最后,按照袁大师给孙智的解释,杂物间女诡靠精神攻击,她不可能有强过附中怪物的战斗力。

面前无脸的女诡还在挣扎,陆御双手攥紧刀柄,他将卡在头骨上的刀刃用力抽出。

“这是我的意识,我的意识里凭什么被你操控!”

陆御有些发怒,他不能接受又一次被戏耍,不给女诡反应的机会,陆御扬起剁骨刀重重砍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