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真假(三)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301字
  • 2021-05-27 19:38:57

绝望有时候是看不见光的,人会在黑暗里不断下坠。

她捂着头干呕起来,爬在桌上泣不成声。

一点点建起的高塔开始崩溃,而在高塔之后,她没有归宿,甚至没有倾诉的对象,周围的蚂蚁越来越多,它们聚集成一座高山重重压在女孩的身上,皮肉被腐蚀,徒留一具妄想修复高塔的白骨。

生活中的骚扰越来越多,网上开始散播她的恶搞照片。

把她的脸P成黑白遗照,家庭住址也明码标价,直到报警之后这一切才稍有停歇。

遭遇的这些事件让她成了舆论的对象,树欲静而风不止,断断续续有自称“记者”的狗仔出现,而这些所谓的“记者”当中,就有大铭和孙智。

跟踪持续了很久,网络上的狂欢还没有结束。

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她继母的打来的一通电话。

在夕阳西下的一个黄昏,女孩接到了自己父亲的电话,但她没想到,打电话的人却是继母。

“你这段时间到底在干嘛,自己在网上疯也就算了,现在我和你爸都受到了骚扰,你开心了?倒也不是说怪你的意思,但你好歹也要为这个家着想吧,你弟弟马上要高考了,要是出什么差错你赔得起吗?”

“你爸还让我忍着,就你这样子我忍个屁,我也就明着告诉你了,自己的事情赶紧处理好,别以为你骂我的话我不知道,你恶心我,我还恶心你呢,我巴不得你赶紧找你死去的妈!”

——“滴滴滴……”

电话挂断,冰冷的手机屏幕没有一丝温度,她默默注视着眼前一切,黑屏的手机、关闭的电脑、紧遮窗户的黑色窗帘。

她打开博客主页,上传了生命里最后一条动态:“今晚八点整,我将会在杂物间自杀。”

穿上最喜欢的一件洛丽塔,画上妆,她从抽屉里掏出了一张照片,那是自己母亲的照片,她想,死后就能见到她了吧,在另一个世界里,她会和自己的母亲一起生活下去。

精致的裙摆缓缓摇晃,她手腕上的镯子在灯光下反射出微弱的白光。

陆御看着眼前,屋子里突然出现了一扇模糊的门,门的形态越来越具体,那是一扇铁质长门,门上还写着“杂物室”三个字。

“这是跟着孙智见到的门,推开它就能出去?”

陆御有些诧异,他原以为这次的游戏难度会很高,但没想到就是站在旁观角度看完了女孩的一生,但实际性的危险并没有发生。

“会不会危险就在门后?”

正在思索时,陆御看到铁门正在自动打开,门板发出响动,里面是一片刺眼的白光。

门里好像有人在说话?

陆御警惕起来,他扫视四周,随着铁门越开越大,里面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有人正在反复呼喊陆御的名字!

……

那混沌刺眼的白光里,呼唤声像是一条条扯住四肢的线,不知不觉,陆御脑中的思绪仿佛被丝线牵制,他坠了下去,坠进了门内。

“陆御!陆御你醒醒!”

“陆御?”

白光消散,眼前的画面渐渐清晰。

陆御睁开了眼睛,他看到眼前站着的正是自己的同事王立,而周围是办公室,窗外白日当空,看样子是中午两点多。

“这不对劲!”

陆御立即起身,他摸了摸身后,自己的背包和剁骨刀都不在附近,在突变的环境下,他先是冷静下来,接着习惯性观察周围,这里和记忆中的育美一样,甚至连屋外的景色也分毫不差。

“你这是又犯病了吗?药在桌子上我去给你倒水。”王立无奈摇摇头,转身接了一杯温水。

揉了揉昏昏沉沉的脑袋,陆御去看桌上的药。

药物多以“利培酮、奥氮平”命名,他看了后方的说明书才渐渐明白药物的疗效,这好像是抗精神病的药物。

“我怎么会有这种药?我还在杂物间女诡制造的幻境里?”陆御垂头思考着。

“水来了。”王立把水放在了桌子上:“看你表情你这是又犯病了?我说这一瓶药不便宜,吃了药赶紧上班了,再半个小时可就要上课了,另外我警告你啊陆御,别给学生讲诡故事了,魔怔了还!”

陆御抬头直视王立:“吴落甜呢?”

“吴落甜?你是不是又想告诉我她已经死了,落甜就在屋外呢,你今天再这么说可是会被她骂的。”

“你什么意思?”陆御脑子里的思路越来越混乱,恍惚间,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干扰着大脑。

王立神情有些悲伤,摇了摇头道:“我下班就带你去医院复查,谁让我好心呢。”

“不过你这脑子真的有点堪忧,要不是老板好心让你再上几天班凑医药费用,我看你现在就搁精神病院外待着呢,话说你再不好转我们还真不能留你了。”

“我这段时间得了什么病?能具体说说吗?”陆御顺着椅子坐下,顺手从桌上拿起了一把小刀装进衣兜。

王立并没有注意到陆御的小动作,他自顾自说道:“按照医生的说法,你这是得了妄想性障碍,是一种长期持续的,以妄想为主的一系列精神障碍。”

“你这几天是不是感觉自己常常撞诡,还经常有人要杀你,总之就是生活过得比影视剧还夸张,显然就是个恐怖小说的男主角,同时还出现幻听、幻视,还能感受到现实生活中没有的事物,反正就是各种混淆……”

陆御回忆起这几天的经历,确实和王立所言吻合。

但他还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你是说我得了妄想性障碍?但我为什么完全没有印象,我甚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去医院卖药的。”

王立摊手:“就前一周前去的医院,你我和吴落甜三个人一起去的啊,当时你就有些犯病了,硬说我是坏人,说我在跟踪落甜,MD,当时你还把我踢进了电梯里,要不是我们兄弟一场,我可真要找你讹钱了!”

听到他的解释,陆御脸上的表情一点点发生变化。

他隐约记得,自己确实是和吴落甜去的医院,也确实在电梯里困住了一个男人,但是……电梯里困住的男人根本就不是王立。

“究竟是我的记忆出现了偏差,还是说这里根本就不是现实世界?”

陆御心中思索,眼睛在桌面上来回游走:“王立,我手机呢?”

“手机?”

“对,把手机给我。”陆御重复道。

“那柜子上呢。”王立斜眼看向左后方的位置。

起身朝后方走去,他将右手插进衣兜里,默默握住里面冰冷的铁皮小刀,这能让他的心里产生安全感。

还没走几步,陆御视线停在了柜子前,他看到柜子旁的玻璃门上有些倒影和反光,类似于镜子的表面映照出室内的影像,包括墙面上挂着的毛笔字画。

但是毛笔字画上面的字,在玻璃门的倒影里也是正面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