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包裹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536字
  • 2021-05-22 14:16:22

陆御凑过去看了眼,但是走道里并没有奇怪的东西。

“怎么了?”陆御看向孙智的脸,这一看陆御才发现,孙智虽然身体挡在楼道里,但是他眼睛看的却不是楼道,而是斜着眼盯着楼下的停车位。

“她,她刚刚出现了……就站在大货车的旁边,身体模糊成一道白影……但是我好像听到她在对我说话,就在我的耳边小声说话,但是她的嘴被缝住,喉咙里发不出完整的句子,我只能听到额额额的声音……”

孙智感觉大脑内轰鸣一片,四肢发僵,眼前方形的楼道似乎都有些扭曲。

“我,我还看到……”孙智缓缓转头,他的视线转移到陆御的身上:“白影举起了手,她把手指一点点抬起,指的好像就是你的位置……”

“她好像在看你!”

“她在看我?”陆御有些好奇。

孙智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这种感受,明明相隔很远,脸上面五官都模糊成一片,但孙智敢肯定女诡确确实实就在看自己的身后,而自己身后就是刚刚认识的这个陆御。

“对,她好像盯上你了。”孙智说这句话时有些心虚。

手心出了一层虚汗,孙智咽了咽口水,他伸手插进衣兜摸了摸冷冰冰的两把钥匙,这钥匙是袁大师走前留下的,果然还是起了效果吗?

女诡好像确实把关住重点放在了陆御的身上。

手指握着两把钥匙,越攥越紧,这两把钥匙本来是每人一把,但孙智并不想给陆御一份,多一个护身符就是多一份保命的概率。

“但我这样做也没错吧……”

孙智心想:“为什么要给他护身符!他什么都没做,甚至耽误了时间,是我千辛万苦找到的袁大师,这几天活得不人不诡,但是他呢,他一点事都没有,这次也不会出事的,他不会出事的,我才是应该被保护的人!”

孙智在心中反复劝说自己。

他看向陆御,嘴角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你别怕,先回去,回去我们商量商量今晚的计划,等明天袁大师处理完特殊事件就能回来了,我们只需要在今晚活下去。”

孙智走到家门口,他家的防盗门上贴着好几张黄符,门口还挂着一个锈迹斑斑的铃铛。

门被推开,铁铃铛发出“叮铃铃”的低响。

伴随着铜铃的响声,门内漫出一股朱砂和黄纸特有的气味,果然,在开灯之后,对面客厅墙面上贴着密密麻麻的符纸,茶几和卧室门周围也满是符纸和奇形怪状的器皿。

“你这是花了多少钱?”陆御环视一周,他身上的诡异毫无反应,这些符纸和器皿根本没用。

“几千吧,那道士就是一骗子,把符卖给我后,连我家都不敢进。”孙智把桌子简单收拾了一遍。

“你坐下休息休息,我去屋子里找个东西。”

说罢,孙智进入了卧室内,又默默将卧室门反锁。

唇角颤了颤,孙智忍不住哑声笑了起来,他从兜里掏出两把生锈的钥匙,钥匙为铜制,钥匙周身还积攒着暗红色的血痂。

他从柜子里翻出了一团毛线,接着用毛线将两把钥匙紧紧绑在一起,确认不会松动后,孙智才将悬挂钥匙的毛线挂在了脖子上。

冰冷的钥匙坠在胸口,却莫名给人一种安全感。

正打算转身离开,孙智的视线扫过衣柜,衣柜半开着,里面好像放着一团灰白色的衣服。

“什么时候开的?”

孙智摸了摸胸口的钥匙,拿起桌子上的杂志,他借助杂志将柜门一点点移开。

柜门越开越大,里面的东西也呈现在孙智眼前,他瞪大了眼,慢慢张开口,但是发不出一点声音,只是惊愕地盯着柜子。

柜子里放着一个被灰布包裹的方形物,灰布打着死结,上面还有大团的污渍。

这个包裹!这是大铭死前给他的包裹!

他明明记得前天就把包裹丢去了处理厂的垃圾桶,他眼睁睁看着包裹搅进垃圾堆里,是他亲眼看到的。

“不可能,不可能!为什么要回来,我什么都没做错,大铭为什么要把包裹给我,而且我已经扔了包裹,它为什么还要回来!”孙智揉着头发,他有些崩溃。

扫视四周,孙智看到了书桌前的窗户。

“我明明什么也没做错,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

孙智揪起包裹,他踩在椅子上,从窗户朝下看去,楼层底部是一片绿化,现在并没有人经过。

孙智将包裹扔出窗户,他看到灰白的包裹砸了下去,最终挂在了一颗矮小的灌木丛上。

大片的暗绿色绿化带上有一块灰白的包裹,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包裹犹如一只睁开的眼睛。

和诡一样全白的眼睛。

头皮一阵发麻,孙智收回目光并将窗户紧紧锁住。

在床上冷静了一分钟左右,孙智才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调整好情绪,孙智看向对面的陆御:“已经快九点了,我说一下我的想法。”

“按照我这几天的亲身体验,诡异在十二点之后出现的频率最高,我们两个人轮班,我睡两小时你醒着守夜,时间一到就交替成你睡觉我守夜,每两个小时一次轮班怎么样?”

孙智现在冷静了许多,表述的内容也没有卡顿。

“我明白,不过最好从十点就开始警惕,按照纸鹤里的线索,我怀疑这次的诡很可能和‘十’有关,会不会她死的时候刚刚好是晚上的十点十分?”陆御猜测道。

“不可能的。”孙智立即反驳:“而且在十点多的时候我基本没有见过诡异。”

陆御一直注视着孙智,他总感觉对方并不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从偷藏袁大师给的残念就能看出,这小子隐瞒护身符的存在,怕就是为了独吞,有了“护身符”晚上遇诡,也好推自己去出去送死。

“我还有一个疑问,你遇到的女诡只有大铭的女友吗?除了她之外还有没有手腕上戴着镯子,体型微胖的一个女诡?”

陆御回忆起杂物间内的女诡,这只诡异才是最难对付的。

陆御问出这句话后,孙智的表情突然有些奇怪,他眼神躲闪,身体不自觉往后靠了靠。

“你,你见过她?”孙智问。

“对。”

“哦,这,我一直遇见的都是大铭的女朋友……”

陆御眯了眯眼睛:“你确定没有隐瞒?”

“我,我为什么要隐瞒?”孙智有些发怒:“今天和你说的话,比我这几天的总和都要多,我都领你到我家里了,我们有着相同的遭遇,我希望大家互相帮助,而不是互相猜疑!”

陆御点头,他没有继续追问,现在孙智不一定说实话,但如果在半夜被诡追到精神崩溃,那他就没有理由隐瞒真相。

时间很快到十点钟,贴满黄符的屋子里平静如常。

又提起精神熬到了十一点半,孙智打了个哈气道:“你是客人,也没什么经验,所以十二点到一点我来守夜,你去我床上睡就行,你没洁癖吧?”

“没有。”陆御微笑:“谢谢,你真是一个好人。”

孙智挥挥手,目送陆御进屋后便独自坐到了客厅内的沙发上,他摸着胸口冷冰冰的钥匙,默默看向窗外零零散散的灯光。

其实他经常遭遇诡异的时间并不是十二点到两点,而是三点左右。

孙智布满血丝的眼球转移到卧室门口的位置,正真的盛宴,在三点前后才开始,而三点多的守夜人可不是自己。

“对不起,我只是想平安度过一夜,我不想再看到她了,不想看到她……”

孙智心中默想,双眼放空盯着前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