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又是她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217字
  • 2021-05-20 23:50:20

电脑打开,监控视频被调到回放模式。

“就看四楼走廊的监控,时间大概是六点到七点。”陆御道。

中年人点头,他按着鼠标和键盘将监控调到指定的时间段。

看着监控视频开始回放,陆御默默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对准监控屏幕。

视频走廊里白袍护士一直坐在病房门口的椅子上,时间到六点四十几分时,护士好像接到了什么电话,急匆匆往走廊拐角处跑去。

没多久,电梯打开,一个身穿灰蓝色长裙,手戴白纱手套的女人从电梯内走出,女人走路有些不稳,似乎是腿部受过伤。

她披散着一头微卷的黑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脸上五官虽然有些模糊,但不难看出她的小脸上有一双盈盈杏眼,红润的嘴唇扯出一抹天真的笑容。

女人散步似地走到了病房门口,不紧不慢从包里取出一只纸鹤。

她拿起纸鹤,低着头对纸鹤隔空做了个亲吻的动作,接着放到了门口二分之一的地面。

纸鹤在灰白的地面上犹如一滴白墨,她笑眯眯对着门口纸鹤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女人的身影越来越小,出了住院部后消失在了街道里,从此便再没人动过纸鹤,直到房门打开,吴小顺走了出来。

部门主任嗦了两口茶水,问道:“你要找她?你女朋友啊?长的还挺可爱!”

“她不是我女朋友。”

陆御皱眉,语气冷到仿佛刚刚看到的不是美女而是瘟神。

他当然没有丝毫欣赏的性质。

因为这张脸陆御何止是熟悉,她就是传世民俗里的那个疯女人!

盯着电脑屏幕,陆御心中默默思索。

“显而易见,我的行为举止很可能被36街的人掌控着,但是被掌控的原因是什么?”

“对方能轻易找到我家的位置,甚至知道我来到了这所医院。”

“36街的人究竟是借助诡异的力量,还是说,他们其中有一员就藏在我的身边?就目前来看老刘的行为有些奇怪,会不会就是因为他,所以从传世民宿出来后我就被跟踪了?”

“从老刘的言辞中能判断,他当过兵,儿子又是探员,很可能掌握一定的跟踪技术和反侦查手法,从这点来看,老刘也很有嫌疑。”

脑中大致整理了一遍思路,陆御接着看向其他监控视频,可惜其余的监控都没有拍到有用信息,看了几分钟全无收获。

告别部门主任,心事重重回到四楼。

在屋外的椅子上,陆御并没有看到袁大师和他的徒弟,只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瑟瑟发抖的孙智。

听到脚步声,孙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似乎有些站不稳,摇摇晃晃险些摔倒。

“他走了,怎么办?我们完了,我们完了……怎么办……”

“你去我家,两个人一起的话如果诡来了还能逃,我们两个人轮流守夜……万一今晚她来了,不能害怕,我们至少还能活一个……”孙智靠在墙面,整个身体都散架一般。

“袁大师走了?”陆御怀疑是36街的人故意引开的。

孙智揉乱了头发:“他刚刚接到了更严重的一次灵异事件,也是在东郊,听说危及生命,虽然,虽然危及生命,可是这说走就走是什么道理,言而无信啊……该死!该死!”

话音刚落,孙智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一把揪住陆御的肩膀,怒喝道:“你刚刚非要去看什么监控,如果不看监控大师早就跟我回家了!”

“松开。”陆御淡淡开口。

孙智通脸煞白,眼球血丝密布:“这事你有责任,本来你就有责任!”

“我明白,你先松开。”

看他还是一副要发泄怒气的表情,陆御干脆一把握住孙智的手腕,手指用力一拧。

手腕吃痛,孙智没想到陆御的力气这么大,他疼得双目皱起,怒气也被瞬间压了下去:“好,我松开,我不怪你,我就是一时冲动……大师走了,我太害怕了,精神有些崩溃才说出那种话。”

“嗯,冲动可不是什么好事,我也希望你现在冷静一点,诡异可不会因为你的一惊一乍而消失。”

陆御放开孙智,简单嘱咐了几句。

“先走吧,去你家看看。”陆御默默扫了一眼孙智,他看到孙智的衣兜外萦绕着一股淡红色的血丝。

“我家可能有些乱,看着也比较瘆人,其实我现在心里很慌,原本还有大师帮忙,可这回真要遭遇什么我们俩可就是诡异摆弄的玩具了。”孙智絮絮叨叨埋怨起来,这和他不久前的表现判若两人。

或者说孙智本来就是这种性格,只不过袁大师的承诺让他的恐惧得到了一部分的压制。

可惜现在袁大师走了,他没有了依靠,负面情绪的堆积将他的面具撕开了一片口子。

陆御利用余光又看了几眼孙智的衣兜,他的衣兜外依旧有淡淡的血丝缠绕,像是兜里装着几只低等的残念。

“袁大师走前就没给你留什么护身的器物符咒吗?”

陆御漫不经心问了一句。

孙智耸耸肩:“没,没给……我本来还想要来着,结果大师出门太急,确实也没带多少护身符。”

“好,我明白了。”陆御眯眼一笑,余光默默扫过对方目光涣散的眼睛。

夕阳西下,燥热的白天渐渐落幕,温度降了下来,天色也越发昏暗。

在孙智的带领下,二人进入了小区内,这片是东郊的新区房,楼里并没有住满,还有大部分只是买了房位还没入住,崭新的高楼里没有多少生气,就连绿化区也只能零零散散看到几个散步的年轻人。

“我花了大半生的积蓄才买下这里,我周围闹诡之后,我一开始住过旅馆、工作室,甚至在朋友家里,但是无济于事,那女诡还是跟着我,可我什么都没做,我问心无愧,她为什么要跟着我……”

孙智嘴里的抱怨越来越多,他似乎一股脑把这几天的怨气都说了出来。

“你是说诡异会一直跟着你?无论何处。”

陆御意识到了问题的重点。

“对,无论什么地方。”孙智语气有些绝望。

陆御点头,按他对诡异的理解来看,绝大多数地煞等级的诡异无法离开特定范围内,但如果被人类饲养则可以随意活动,就类似于在附中遇到的倒站女。

由此可见,这楼里的女诡也是受人,或者受更高阶的诡所操控。

至少有什么东西给她下达了一个指令,那就是一直跟着孙智。

陆御一边走一边思索,还没走多久面前的孙智突然停了下来,他直挺挺站在走廊里,双眼盯着前方,似乎是看见了什么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