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袁大师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076字
  • 2021-05-24 10:44:00

两人简单聊了几句,没多久张怀生就捂着嘴咳嗽起来,他干咳了几声,急忙从包里掏出几粒药粒咽下。

看他吞了药后才勉强止住了咳嗽,陆御关切道:“这么久了,这病症还是没有缓解吗?”

“老毛病了……”张怀生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说话间,楼梯处传来脚步声,孙智端着一杯茶饮走了上来,他眼神依旧有些呆滞,但动作和神态已经比之前好了太多。

“我朋友来了,张老师有事联系。”陆御向张怀生告别。

看着陆御渐渐走远,张怀生将刚刚喝药的杯子摆正,又仔细整了整起皱的衣服。

选了个舒适的位置坐下,陆御掏出背包里的平板开始画漫画,新章节传完后他开始准备下一章的内容,他回想着读者给出的意见,尝试将画面完善精进。

“你都知道些什么线索?比如大铭给你的包裹,那个包裹里的东西恐怕和诡异的出现有着直接关系。”

陆御低着头一边画一边问。

孙智抿了抿唇,他下意识往身后看了眼:“我,我也想知道,但是那包裹我还没打开就丢了。”

“丢了?”陆御抬起头。

“对,丢了……我也不知道包裹里面有什么,或许,是被诡拿走了吧。”孙智的表情有些奇怪。

陆御停下手上的动作,转而仔细看着对方:“你最好别隐瞒某些事,我们之间相互交换条件,只有这样获胜的几率才会更大。”

“我……”孙智皱起了眉:“我不知道,真的,那包裹莫名其妙就丢了,我也想知道里面有什么。”

“不过有一点我想说,这几天我经常看见一个女人,而且我看到的那个奇怪女人,好像就是大铭的女朋友,在电梯外,在走廊尽头,在楼下,甚至隔壁楼的阳台上!”

“你的意思是,大铭失踪的女友经常出现在你家附近?”陆御认为这件事有些奇怪:“你确定那是活人?”

孙智摇摇头:“不,我肯定不是,那天我在镜子里见到她了,她突然出现在我身后……”

他回忆起了当时的画面,面部表情有些难以控制:“她披头散发的,脸像是涂了白灰一样,而且,而且她的嘴是被几条黑发缝合起来的,我甚至能看到黑发穿过嘴皮后流下的脓血。”

“你说她的嘴被黑发缝住了?”

陆御回忆起之前的敲门任务,在任务里除去杂物间女诡之外,他还看到了十来个其他的诡异,而他们的嘴就被黑发缝合。

按照之前的猜测来看,或许其余的十几只诡异都是被杂物间女诡所操控的。

简而言之杂物间女诡是老大,剩下的十几只诡异是小弟,如果孙智所言不虚,那结合之前的情况可以看出,这二者之间十有八九是“主仆关系”。

“对,我确定他的嘴被缝住了!”孙智强调道:“我记得很清楚。”

陆御点头,他并没有打算现在就把推测告诉对方,孙智对包裹的事又怕又只字不提,可见包裹里有大秘密,在搞清楚情况之前,陆御也打算隐瞒这部分内容。

忐忑不安等到了四点多,一名穿着黑色长袍的中年男人才从楼下走了上来。

中年男人不苟言笑,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十六七的少年,少年穿着干净的白褂和短裤,一双眼睛左右观望,似乎对这家店很是好奇。

“大师!”孙智慌张起身。

“嗯,就是你们两个?”他的目光扫过二人:“看你们印堂发黑,确有大灾。”

陆御收好平板,静静坐在原位。

在介绍和交谈中陆御大致明白,这大师姓袁,自称袁天罡的后人,自幼跟随其师父在山间道观修行,后来为积攒功德才下山驱诡,单论名气的话,这位袁天师在灵异论坛上也是出了名的,他经常会去各地解决灵异事件。

凶宅闹诡,学校怪谈,水库奇闻,他和其小徒弟吴小顺在外漂泊几年,无论是经验还是能力都无可非议。

他表情一直很冷漠,说话时两撇胡子一晃一晃的。

就目前来看,陆御无法判断他是否有真才实学,只能等今晚驱诡见分晓了。

“就是今晚去对吗?”陆御看向袁大师。

“对,驱诡不能拖,时间越久,恐生变端。”他抖了抖黑褂,缓缓站起身:“时间也不早了,先去医院看看那个昏迷的向导,对于我们活人而言,受害者是了解诡异最好的媒介。”

向导所住的医院并不远,坐车不到半个小时几人便到达了东郊区的医院。

走进医院楼道里,一股消毒水的气味向四周飘散。

陆御吸了吸鼻子,他似乎嗅到在消毒水的气息之外,还混杂着一股很淡的臭味,但仔细一闻臭味就瞬间消失了。

和护士沟通了片刻,她才同意几人去看向导。

“病人已经昏迷八天,他的精神和身体都很虚弱,我会站在门口等着,你们进到病房之后切忌大声喧嚣,也不能抽烟。”

护士指了指4012号房:“就是这里。”

“多谢。”陆御道谢,跟着为首的袁大师往里走去。

被蓝白色充斥的病房里,总会混杂着一些奇怪的气味,病房正中躺着一位浑身插满管子男人,他干瘦得不成样子,大半张脸被呼吸器覆盖。

听到开门声,坐在病床旁的中年女人匆忙站起:“你们来了?这么快,看我这里也没有什么能坐的地方……”

“不用,我就是来看看病人。”袁大师说话时给人一种沉稳冷静的感觉,通俗来讲,就是很有安全感。

袁大师从挎包里取出了一柄铜镜和一张黄符,他看向身后的吴小顺:“老样子,他要是醒了,说什么你就记下来。”

说完这句话后,袁大师便将黄符贴在昏迷的向导脸上,絮絮叨叨念着些什么。

陆御站着侧面看着一切,他发觉出现变化的并不是黄符纸,而是他手里的铜镜,铜镜周身有裂痕,伴随着咒语的继续,铜镜上忽然出现了一股萦绕的红烟。

身边的孙智和向导的妻子都没有反应,陆御不免怀疑,难道这暗红烟气只有他能看到,而铜镜里寄存着一只残念?

心中想着,兜里的美工刀果然有了反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