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柜子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176字
  • 2021-03-12 22:44:01

妇人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口述这段杀人案的时候,心底的恐惧几乎爬满全身,自始至终,她都紧攥着双手。

“冰箱里只放着一颗头,他们继续寻找身体,但是根本找不到,而且整个屋子里也没有找到其他人,邻居选择了报警,就在他将视线放低后,他发现冰箱的底部塞满了黑色的东西。”

“担心破坏现场,几人没有继续搜查,而是等着警察赶到现场,法医用铁钩扯出冰箱底部的东西,暗红色的肉沫从黑色的塑料袋里流出,当时我也在现场,我真的不敢相信到底是怎样一个疯子,才会在杀人后那么冷静地处理尸体。”

“后面他们告诉我,冰箱底部的东西,就是我儿媳的尸体……”

老人捂着嘴,她的肩膀有些颤抖,这段回忆在脑海里重演,她仿佛又回到了案发现场。

“至于之后的事情……”

老人眉间的皮肉拧在一起,她似乎并不想继续回忆下去,胸口开始发闷,呼吸越来越吃力:

“天很快暗了下来,警察还在搜集证据,他们从屋子里发现大量报纸,报纸塞满了大大小小的缝隙,柜子后面,床头,甚至是洗澡间的排水口……”

“我看着幽暗发臭的屋子,感觉眼前越来越模糊,我想我需要冷静,因为我儿子程建和小虎都还生死未卜,或许还有希望。”

“程建家住在顶楼,他多花了一份钱将顶楼的杂物间买下,后来杂物间被改成了小书屋,我想上去看看。”

“当时已经八点半了,我握着手电照向楼梯,顶层平时很少有人去,但我却隐约听到一阵低语,就像是台机器不断重复某句话一样。”

“而且我越往上走,空气里的腐烂气味就越发浓郁,这种臭味和楼下屋子里的一模一样,我很清楚,这是死人的尸臭味,但是呢喃声还在继续。”

“我不知道上面的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

“四周很黑,我往上层看去,直通顶楼的台阶显得阴森恐怖,本来想直接离开,把这件事先交给警察,但就在我准备转身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一件事,上层楼里的呢喃声很熟悉,语调好像在某个地方听到过。”

“那是孙子程小虎的声音,我有些不敢相信,原本的恐惧开始减弱,我快步朝顶层走去,当时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我孙子还活着,他还活着!”

“踏入顶层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扇半掩的铁门,铁门有些生锈,上面还溅着已经干枯的血迹,门缝内漆黑一片,里面没有开灯。将手电光照向铁门,我听到了孙子的声音,那个不断重复的呢喃声此刻变得清晰了许多,我能听出来,他一直在重复一句话:被看着。”

“将铁门推开,手电光照向小屋内的那一刻,我看到了有生以来最诡异的一幕……”

“狭窄的屋子里血迹斑斑,地上是一大滩半凝固的血液,小虎的身体被绑在椅子上,他嘴里不断重复着三个字‘被看着,被看着……被看着’,眼睛顺着手电光移动,在小虎的面前,是一个小书柜,书柜里有一个四十厘米的柜子,而柜子里塞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

“他的骨节戳出皮肉,整个人挤压变形,躯体像是被硬生生折断,头部挤出柜子,像只乌龟一样伸向外面,他的脸上,还带着一种很奇怪的微笑,我形容不上来,但我这辈子也忘不了,他的眼睛就正对着小虎。”

“我几乎发疯,那硬生生把自己塞进柜子里的男人,就是我的儿子。”

老人的呼吸有些异常,她在衣兜里翻找着什么,干瘦的手指不停颤抖。

陆御看到她从兜里掏出一盒镇定剂,然后抖出一粒药片,她开始环顾四周,似乎在找水。

“阿姨,别急。”陆御从屋子里端来一杯凉白开递给老人。

“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了,陆老师你……”老人的声音似乎比刚刚更加虚弱和苍老。

“怕我一走了之吗?”陆御摇摇头:“放心,这件事我会尽全力的。”

老人脸上的褶皱微微舒展,她将陆御的手紧紧握住,浑浊的眼睛看向陆御:“我,我该怎么报答你?我该做些什么?这两年里积蓄都用来看病,我之前还对你大喊大叫……”

“阿姨客气了,这是我自愿的,如果阿姨实在有些过意不去,帮忙宣传一下我的兴趣课就行。”陆御微笑。

“不过我时间有限,就先不陪着阿姨了,我想去看看程小虎。”陆御看了眼手表,他已经在屋子里待了半个多小时。

进入程小虎屋子之前,陆御先是翻出了手机里的备用照片,照片里是程小虎的几张画。

画面里有黑色的小人和红色的箱子,有一张里还带着红色的长条,他大致能猜到红箱子和长条是什么。

黑色小人应该就是程小虎自己,而红色的箱子很可能是他死去的父亲,一个被硬生生塞进柜子里的人,浑身是撕裂的伤口,浸染周身的血液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红色的箱子,而压在冰箱底部的肉沫,则是画面里红色的长条,也就是程小虎的母亲。

当时的课上作业是天堂,对于程小虎而言,他的三观还没成型,他应该把死亡和天堂画上了等号。

画面里的方块出现次数更多,这也能从侧面说明,死在柜子里的父亲,对他的刺激更大。

再次见到程小虎的时候,他正坐在床边自言自语,或者更准确些,他正对着床头的诡异说话。

从老人的陈述可以判断,程小虎很可能亲眼见过自己父母死亡的过程,甚至还和变形的尸体待在一个屋子里,他的大脑应该受到了刺激,在高强度的刺激下,程小虎的眼睛能看到诡异,而他内心也变得畸形阴暗。

听到声音后,程小虎转身看向门口:“陆老师,我和妈妈都在等你呢。”

“是吗,小虎在和你妈妈聊些什么?”

程小虎摸了摸后脑勺,思考了片刻:“我妈妈想请陆老师帮个忙。”

一个诡异让活人帮忙?陆御有些意外,他想到了“X”里有一栏提示,大概意思是程小虎母亲的诡异可以饲养,要与其保持好感度。

如果按照字面意思的话,也就是说她可以为己所用?或许饲养成功后还可以操控被饲养的诡。

无论结果是什么,这确实是个好机会。

“你说,只要老师能办到,我都会竭尽所能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