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茶饮店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170字
  • 2021-05-18 20:44:14

“你冷静些,我会帮你的。”陆御起身,他将瘫在地上的孙智扶起。

陆御很清楚他和杂物间女诡脱不开干系,如果顺着孙智这条线查下去,除掉杂物间女诡或许就会事半功倍。

一侧的刘旺看了二人一眼:“你们真要有什么大事就出门去说,这里还在上课呢,另外,陆御你悠着点明白吗?工资的话确实得减一半,这已经是我的上限了。”

“好,明白了,我会尽快复工的。”

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陆御将背包背好,起身看向孙智:“走吧,去你家看看。”

孙智拍着衣服上的灰缓缓站起:“你,你等一等……同事还在楼下,我想办法支走他们。”

“嗯。”陆御接了杯水坐好。

“你为什么不害怕?你难道没有被某个东西盯着的感觉吗?”孙智握着手机,一双无神的眼睛看着陆御。

“同样的问题就不用问第二遍了,你也不用太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有些事多说无益多想费神,都是男人,想开点,诡也没什么可怕的。”

孙智怯生生看着陆御:“你是没见过诡吧,我不相信亲眼见过诡的人会说出这种话。”

“嗯?”陆御浅笑一声:“或许是我见太多习惯了。”

孙智愣了几秒,原本无神的眼睛突然多了几丝怜悯和哀叹:“我懂了,你别放弃,我也不会轻易放弃的,我不想死我还想活着,总有办法能摆脱诅咒的。”

见他反倒安慰起自己来,陆御也没在意,毕竟有些事情并不方便过多表述。

二人等了大概十来分钟,孙智去窗口看的时候,其余几名记者已经开车走远。

“走吧,我们换个地方聊。”孙智道。

自从和陆御见面之后,孙智的精神状态就有所好转,他自己甚至都有些惊讶,看着地铁里人山人海,孙智身后的窥视感确确实实有些减弱。

“陆御,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护身符?”孙智站到陆御对面,低声问了句。

“没有,怎么了?”

孙智摇摇头:“没什么,可能是我单方面的原因,自从被那东西缠上以后,我感觉连一个说话的朋友都没有……”

“我就看着别人站在阳光下,而我不得不藏起来,我,我其实很想说话,可不知道给谁说,我看不到希望,周围都是死亡和恐惧……我找你,其实也是因为你和我是一样的,至少我们所面对的未知是一样的……”

他发肿的眼球转向车窗位置,高楼植被连绵而去,喧闹的车厢里似乎有一层看不见的隔膜:“至少,在你面前我不用藏着,不用被当做疯子。”

“我们都没病,我们只是需要一个出口。”孙智看向自己蜡黄的皮肤,自言自语道。

地铁上的人越来越多,各种气味混杂在车厢里,人们表情各异,仿佛这车厢就是一部分居民生活状态的浓缩。

陆御很早之前就有观察别人的习惯,他喜欢看旁人脸上的表情变化,在现实生活中所有人都是立体的,一开始陆御会默默记住有特点的人,仿照着画进漫画里,试图为一张张脸构想出完整的故事。

打开手机翻动漫画内容,自从直播引流之后,漫画的阅读量就有成倍增长的趋势,作品也一举登上了新人排行榜前百的位置。

“这是一个好的开头,目前素材的积累很足,剩下的只需要坚持创作和适度的宣传,可以看看下次任务的内容,如果内容方便的话,靠直播引流未尝不可。”

收好手机,陆御大脑放空,难得让自己轻松下来,不去思考任何事情。

地铁转了两次,花费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二人才从地铁站走出,室外依旧燥热难耐,阳光的灼烤下,昨晚的积雨消了大半。

“陆御,我家对面有个茶饮店很不错,我采访后经常在茶饮店撰稿,我们先进去等个人。”

“等谁?”陆御问。

“自从大铭出事后,我每天都在找驱诡的相关资料,我去过道观寺庙,短短几天我就花费了好几千,但是效果甚微,直到在一个帖子里遇见了一位大师,我和他描述了一下情况,他说的头头是道,而且是自愿驱诡,修的是俗家功德,不收分毫,我看那大师可能有两下子,就特意约了出来。”

陆御眯起了眼睛:“不为钱财只求功德?”

“对,谈吐很不一样。”

“好。”陆御表示明白,他对这个大师倒也有几分好奇,毕竟对于诡异界,他了解甚微,如果不是老刘的话,陆御甚至不知道还有“灵磁场”和“御灵者”这种术语。

只是在老刘的描述里,御灵者多是凶恶歹徒,但对于其他方面依旧毫无头绪。

“他什么时候来?”陆御希望这位大师真有几分手段。

“不出意外还得等四五个小时,别担心,这座茶室不会赶人,我之前甚至待过一整天。”孙智指了指不远处的建筑:“到了。”

陆御抬眼看去,茶室以木质和混凝土为主,装修典雅,内部有折叠台阶和上层的私密空间,茶饮店内并没有商业街区的喧嚣感,确实适合办公和闲聊。

走到台前看了一眼价目表,陆御识趣地往后退了退,茶饮品的价格是商业街内的两三倍,他工资已经减了一半,这种还是算了。

“太贵了。”

陆御心中默想。

“我请你喝一杯吧,你看看你要点什么?”孙智看向陆御。

“不用了,谢谢,我先去找个位置坐下。”

陆御不打算继续墨迹,这段空闲期可以多画几页漫画,转身走到二楼位置,陆御侧眸扫了眼座位上的几名客人。

视线一掠而过,忽然,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陆御眼前。

“张怀生?”陆御不由自主叫出了这个名字。

座椅前的中年人转过身,他衣服烫得整齐,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干练冷静,以及穿着打扮上的死板。

“陆御?”对方也有些惊讶:“快一年没见了吧!听说你去兴趣班代课了?”

“是。”陆御往前走了几步:“没想到这么巧会在这里遇到你,今天是星期二你怎么没在学校?”

“我就住对面小区,没在学校是因为有事请假了。”张怀生指着对面座椅:“别站着,坐下聊聊,当初我还占过你好几堂课呢,学生一听美术老师又生病了,一阵哀嚎。”

“应该的,毕竟高中压力确实大,需要学习的时间也更多。”陆御回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