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第一次杀人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305字
  • 2021-05-13 17:18:07

握刀冲向楼下,迎面便瞧见一个人影,但堵在拐角处的却不是旁人,而是双目失神的老刘!

他的眼里灰蒙蒙一片,手里握着棒球棍,四肢僵硬怪异,显然是成了一个傀儡。

“得罪了!”

陆御借助地形优势从上层台阶急速冲下,接着狠狠踢向老刘紧握的棒球棍上,棒球棍嘭一声砸在地面。

不给等对方出手的机会,陆御调转剁骨刀方向,利用木柄狠狠砸向老刘耳下位置,耳下撞击后人能暂时晕厥,但不危及生命。

被操控后,他自身的实力下降了不少,外加台阶优势,陆御将老刘砸晕并没有耽误太久。

身后的于效发出刺耳嘶吼,他渐渐落于下风,陆御不清楚他还能坚持多久,心脏的跳动频率正在加速,陆御深刻意识到自己拥有的鬼怪实在太弱了,数量也跟不上。

老刘倒地的一瞬,陆御再度警觉起来,然而即便如此,当他看向楼道时,还是有一道黑影从墙角冲出。

那人一直躲在老刘身侧的墙后,就等着陆御转身之际杀个措手不及。

寒光扑面,陆御挥刀砍向面前,身体则在脚腕的带动下斜斜撞在阳台上。

冲来的是个青年,约十七八的样子,他表情冷漠眉眼上挑,手里握着的短刀就是陆御刚刚朝下刺去的那把。

青年出手又狠又快,而且似乎早就料到陆御会将剁骨刀挥出,他上半身躲闪而过,一手握拳砸在陆御握刀的手腕,一手将短刀由下而上直刺向下脖颈位置。

手腕发麻吃痛,剁骨刀砸在地面,而尖锐刀刃就停在距离喉结的一指处。

陆御浑身一僵,狂风卷斜着雨浸湿后背,黏糊糊的衬衫贴在皮肤上,身体发冷发凉,灵魂也有一种泡在冰水里的错觉。

然而即便如此,陆御还是悄悄将手伸向了衣兜,就算被穿喉,他也要用美工刀拉他同归于尽!

就在手指触碰到衣兜的一瞬,青年冷冰冰的声音从他嘴里传出:“你真普通,普通到我都想杀了你。”

陆御黑暗中的手指已经探入了衣兜里,眼睛则盯着对方:“你猜错了,我身上有一个秘密,你就不想知道吗?”

侧眸扫了眼老刘,陆御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为什么刚刚你控制了他,却没能控制我,你难道不想知道吗?”

“我还真不想。”青年冷哼一声,一脚踢在了陆御大腿位置。

与此同时,上层阳台上的女诡也在青年的吩咐下爬到了身侧,女诡双腿细长,皮肤惨白,一股四散的冷意如同淅淅沥沥的雨水。

站在阳台的于效身体有些模糊,他看上去十分虚弱。

青年站在女诡面前,他冷冰冰盯着陆御:

“现在,跪下,跪在我面前!”

青年指着地面。

现在这个角度根本不方便偷袭,而且这个青年似乎别有用意,陆御悄悄收回美工刀,装作一副“斗志全无”的模样。

他微笑着点了点头:“好,我跪,我现在已经毫无胜算了,你看你要是想知道什么秘密我都可以告诉你,我还可以把我包里的诡异送你,你别杀我,我以后都听你的,我可以当你的小弟,听候差遣……”

青年从兜里掏出手电,冷白的手电光照在陆御身上,白光的照耀下,陆御十分乖巧地跪在了地面。

“你这种没用的东西,究竟是怎么被老大欣赏的?”

他半蹲下身,将手电光直勾勾照在陆御的脸上,冷光刺眼,他不由自主眯起了眼睛。

“你刚刚似乎很嚣张?”

青年面不改色地举起手掌,然后对着陆御侧脸用力扇去,眼镜被打掉在地,陆御乱糟糟的头发遮住额头。

“不,没有,那是我太蠢了,我不该在你面前自作聪明,以后我都听你的,只要你别杀我,我都听你的……”见他越靠越近,陆御手指渐渐伸进衣兜。

“我说的都是真心话,这种情况下,谁都想活命,尊严哪里有命值钱?”

他面上笑容不改,语气温和,像是一只没有任何杀伤力的绵羊。

“别急,想做狗,以后有的是机会。”

青年眼里带着讥讽和轻蔑。

“我都懂,别杀我,你给我一次机会吧……”陆御垂着头,他将细小的美工刀握在手里:

“为了活命,我什么都愿意做,求你给我一次机会……”

话音刚落,陆御突然扑向眼前的青年,他看准方向,紧攥美工刀狠狠刺向青年的脖颈!

变故太快,青年根本来不及反应,他甚至都来不及吩咐诡异,便被陆御手里的小刀一下接着一下刺中,大脑昏昏沉沉,眼前也开始眩晕发黑。

青年手指动了动,他想用刀刺向陆御的腹部,但是整个身体都被死死压着,而且意识也在飞速流逝。

陆御手指也疼的厉害,他这次攻击用了全力,左手拳头砸在对方脸部和头部时,他感觉自己的手指也像是要被震裂一样,但是事到如今,他根本来不及细想,只能拼尽全力将他砸晕。

拳头和刀刃一同出击,陆御想用最短的时间让他失去反抗力。

此刻满手都是鲜血,特别是被美工刀划破的脖子,或许是动脉破了,鲜血流个不止。

陆御眼前有些轻微模糊,虽然大概能看清楚,但青年此刻的表情细节陆御并不知道。

他只听到青年张口说了一句话——你是疯子。

“别吵,安静去地狱吧,去地狱做你的狗。”陆御又狠狠刺了一刀:“好狗可不能乱叫。”

青年嘴里发出低笑,他一边笑,嘴里一边溢出血来。

“你逃不掉的,我……我死了……”青年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我死了,它很快就会失控……你会被我的诡杀死……呵呵呵呵……”

“被我的诡……杀,杀死……呵呵呵呵……”

陆御皱眉,拳头重重砸在他的脸上:“别吵!给我安静去死。”

青年的最后一丝力气被耗尽,他的头浸泡在新鲜温热的鲜血里,血液范围正在扩大,浓郁的血腥味混合着雨水的气息,陆御感觉胃里有些难受。

他抬起头看向四周,但原本站着女诡的地方,此时空空荡荡的。

捡起地上的眼镜和剁骨刀,陆御支撑着墙壁慢慢站起,周围都是雨声,似乎除了雨声之外再没有其他声音。

对着尸体又补几刀,他看起来死透了。

但陆御并没有放松警惕,他很清楚,女诡还没有离开,她随时都可能出现。

身体靠在阳台上,他感觉自己的骨架像是被重建了一般,整个人的四肢已经发麻发酸,视线落在地上的尸体上,陆御心中的求生欲更加强烈了。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不明白是不是遇见怪物太多的原因,他最明显的情绪不是自责,不是愧疚,而是恐惧。

人太脆弱了,一把刀就能杀死一个人。

割开动脉,血就会开闸一般向外疯涌。

现在的陆御不想死,非常不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