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歌声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117字
  • 2021-05-12 20:49:08

花费了将近二十分钟,两人才将通往窗户的杂物堆好。

落灰的杂物上满是蜘蛛网,脚踩着会发出刺耳的吱嘎声,沿着杂物向上攀爬,快到天花板位置时,陆御注意到墙上用红笔写着几句话:

“想拥有满满一袋玩具。”

“我希望可以永远不用上学,成为一个自由自在的人,不想被爸爸天天管着。”

“许愿期中考试全级前三!”

“求愿望实现,我想成为一个万众瞩目的明星,在毕业前能在电视镜头里出现。”

……

字迹大小不一样,风格也不一样。

甚至字迹的颜色也不同,肉眼可见,有些字体已经褪色,看样子是很久以前写的。

从内容可以判断,这大概就是许愿墙的位置了,只是这面墙很普通,看来问题所在并不是墙,而是制造这一切怪谈的幕后黑手。

沿着字迹往上看去,不远处还有一条黑血凝成的裂缝。

裂缝的颜色正在变淡,肉眼看上去十分怪异,因为这条裂缝不像是画上去的,倒像是对着墙面划出一条口子,墙面如人的皮肤般渗出鲜血,结成血痂。

对着字迹和裂缝拍了几张照片,收好手机继续向前爬去。

出了窗户就是教学楼顶,陆御依旧紧握剁骨刀,在这种时刻他不敢放松警惕,之前操控女诡的人很可能就躲在暗处。

李月受伤严重,一旦碰上凶多吉少。

“前辈,我怀疑之前遇到的女诡还没离开,操控他的人或许也在,一定要多加小心。”

“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不用手电,手电在黑夜里太过暴露,按照前辈之前的说法,这只诡异受人操纵,这也是最危险的一点。”陆御解释道。

老刘也是个明理的人,他将手电插到背包侧,一手握着短刀一手握着棒球棍:“你说的在理,那女诡很奇怪,总之现在不方便解释,先赶紧离开附中再说!”

陆御点头,二人一前一后下了楼梯。

走廊漆黑,屋外大雨滂沱,空气里都是雨水混合腐败墙体的气味。

因为夜眼加持,陆御明显轻松些,老刘虽然有些吃力,但他的身体素质很过硬,而且看样子也不止一次干这事,尽快速度有些慢,但每一步即轻又稳,总体上并没有耽误时间。

女诡的标志应该就是水,一路走来,陆御一直留意周身和于效的反应。

屋外的雨发出“噼里啪啦”的拍打声,这让原本安静的教学楼多了杂音,杂音能掩盖下楼的脚步声,同样的,也能掩盖对方轻微的活动。

走到四楼时,似乎有什么声音混杂在雨声里。

陆御屏气凝神,仔细分辨声音的源头,他意识到楼下的屋子里,有人正在小声唱歌!

歌声有些奇怪,唱歌的是一个老人,嗓音年迈沙哑,伴奏的声音像是用锯子在切割玻璃。

是之前操控女诡的人吗?

陆御手心有些出汗,他现在底牌损伤严重,于效又卡着没晋级,在不清楚对方底细的情况下,陆御并不打算招惹他们。

调整好呼吸,陆御摸了摸脖颈的位置,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总感觉脖子位置有些发冷。

可能是之前的歪头女造成的,不作深究,轻手轻脚朝着下层走去,越往下走,那种怪异的歌声就越清晰。

歌声很压抑,在这种环境下让人胸口发闷,陆御侧身扫了眼老刘。

跟在他身侧的老刘有些不对劲,他脸上表情呆滞,眼睛里似乎充满了欲望,就像是贪财的人看到了满满一箱黄金。

有些不对劲!

陆御晃了晃老刘的肩膀,但他并没有理会陆御,而是继续直走,眼睛直愣愣盯着前方。

这种表情让他想起了之前的吴落甜,难道说他也被控制了?

事情发展脱离轨道,陆御攥紧剁骨刀,现在的他没有多少退路可言,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待得越久变故越多。

陆御先是夺下老刘手里的刀,接着单脚抬起狠狠踢向他的小腿腹部。

他不清楚疼痛能不能让他清醒,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被猛踢一脚后,老刘往前踉跄几步,整个人扑到了楼梯拐角,下一秒,他晃了晃身体和脑袋,嘴里突然发出怪笑。

伴随着疯疯癫癫的笑声,老刘像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一样,跌跌撞撞朝楼下跑去。

他歪歪扭扭的身体在黑暗里渐渐消失,伴随着怪异的歌声,他身体摇晃的幅度居然和歌声有些匹配。

陆御心知不妙,但敌在暗我在明,他厌烦这种情况,总感觉四面八方都是危险,教学楼内视觉盲区太多,急急忙忙往下跑更可能被袭击,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搞清楚敌人的位置。

刚刚的歌声很奇怪,回忆起歌声出现后脖颈处也有了凉意,他大概能猜到,或许就是因为和自己相融的歪头女,才导致自己并没有受到歌声的影响。

按理来说,歌声的周围应该就是操控者的所在区。

背靠墙壁,握刀在前,陆御移动到楼梯拐角处,这片能看到的范围更广。

歌声的源头应该就在下层,刚刚老刘疯疯癫癫跑下去,估计也是受人控制,现在老刘一个人下去,他们很可能已经发现自己没被控制。

得想办法判断他们的具体位置。

陆御心中思索着,他取下背包,将里面有用的东西取出,接着趴在阳台上,将背包朝下层斜斜扔去。

背包偏了好远,陆御在另一侧盯着楼下。

不消片刻,他看到一个青年从屋子里走了出来,陆御探出脑袋,高高扬起手里的刀,没有犹豫,孤注一掷朝楼下青年猛力刺去!

就在刀刃抛出的一瞬,陆御感受到兜里的钢笔和美工刀猛然颤抖不止。

心中大呼不妙,眼睁睁看着即将刺入青年背部的刀被大片黑发遮挡,眨眼间,短刀坠地,水汽弥漫。

沾水的黑发晃动消失,一张惨白肿胀的脸突然从阳台下方探出。

“于效!”陆御握刀后退几步。

白烟凝结成一个单腿骨折的西装男,于效挡在陆御面前,与此同时,女诡也拖着湿哒哒的身体爬到了阳台上,她溃烂肿胀的脸上还在往下滴水,毫无血色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顾不上两只诡异的争斗,陆御希望于效能拖久一些,他迅速朝楼下跑去,控制住操控者也就是控制住了诡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