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变异的怪物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220字
  • 2021-05-09 15:07:15

“说的有道理啊……”老刘细细打量着陆御:“你做老师之前就没干过其他事?”

“没有。”陆御随意回了一句,和自己有关的事他暂时不想透露太多。

推开房门,陆御扫视四周,他发现不远处的地面上好像有一滩黑乎乎的液体,相隔太远,周围太黑,夜眼等级并不高,陆御只能勉强看出是一滩液体,难道说女诡又回来了?

老刘将蓝冷光照了过去,光线之下,二人才看清楚那地上的正是一滩发黑的血浆。

小心翼翼从屋子里走出,陆御看了眼头顶和周围的布局,又抽出剁骨刀将其余三间屋子搜了一遍,肉眼可见的地方并没有人藏着,那这滩血究竟是人为的还是诡异造成的?

“有什么发现吗?”陆御走到老刘身后。

“绝门,这血浆是有人故意倒在这里的,你看照片,血浆颜色正常并没有发出冷光。”

陆御结合之前的解释也能大概明白,老刘相机拍出的诡异和其物品,都会呈现一种阴森的冷青色,而地上的血浆颜色正常,这就表示血浆不是幻觉,是真实存在的。

“这块区域就是崔元堆放动物尸体的地方。”

“有人刻意往这里倒血浆,会不会是想引出七楼的怪物?”

陆御警觉地看向四周,这片区域很空荡,除去刚刚检查过的四个杂物间外,就是交错的通风管道。

“你猜测在理,这血浆很不对劲!邪了门了,就是那群人专门找来刺激诡异的!”老刘左顾右盼,手里的棒球棍已然挡在身前。

在黑暗里,通风管道上锈迹斑斑,蜘蛛网缠绕在一米多的方形铁管旁边,不远处传来了细微的怪响,就像是有人穿着湿衣服在地上爬动。

环视四周,陆御扯住老刘的衣袖往后退了几步。

“看头顶。”陆御低声道。

抬起头,渐渐移动视线,老刘看到头顶是一面高高悬起的通风管道,管道直径一米三左右,上面居然出现了黑色的裂痕。

随着裂痕越来越多,墙面上也多出了外渗的黑色液体。

“不好!它们要出来了!”老刘喊道:“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陆御看着墙面往下流动的黑色液体,不免想到传世民宿地下室里的情形,似乎在取走八音盒之后,地下室的墙壁上也出现了黑色的液体。

液体的气味很奇怪,根本找不到形容词去描述,因为陆御从没闻到过类似的气味。

“先退到楼梯口看看情况,这里到处都是通风管道,变数太多!”

陆御也不管老刘嘴里在唠叨什么,扯住他便往楼梯口跑去,他最担心的就是有东西从头顶的通风管道里爬出来。

要是怪物从头顶攻击,那脑袋就很容易受到袭击,楼梯口能看清周围的情况,而且出了事也方便逃脱。

身后湿衣服的拖动声越来越近,头顶的通风管开始颤抖,黑色液体将大半的墙体覆盖,液体里凹凸不平,有几处甚至出现了向外挣扎的脸。

眼看就要都楼梯口了,身后突然一阵劲风呼啸,紧接着墙面开裂,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原本好端端的墙壁突然四分五裂,大块的巨石扯着钢筋向出口倒塌,诡异似乎有意识地控制墙面,它精准地让出口被碎石堵住。

怪味四散,楼梯口被黑色液体席卷吞没。

——“咔嚓嚓!咔嚓嚓!”

也就在墙体崩塌的下一秒,头顶的通风管道突然开裂,铁皮砸向地面发出“嘭”一声巨响,水泥地撞出一片碎屑,二人扭转身体,堪堪躲开。

可想而知,要是刚刚迟疑一秒,那被铁皮要是削在脑袋上,哪里还有命在?

老刘脸上也不慌,反而笑着调侃起来:“退路都没了,你今晚恐怕就和我撂在这里了,你看你非要上来,这不就是作死嘛!”

“杀了这只诡异,退路自然会有。”

陆御直勾勾盯着头顶,断裂的通风管道内发出剧烈的碰撞声,黑色裂痕向四周蔓延,如同管道上生出了一条条血管。

一只鲜红的手从裂缝里伸出,接着便探出了一个漆黑扁平的球体,那应该是怪物的头部,但五官已经融在了黑色的粘稠物里,只能看出小如豆子的红色眼珠,它爬动的速度极快,不过几秒,便整只挤出了管道。

而在它挤出管道之后,身体便像是打了激素一样疯涨几倍。

更让陆御惊讶的是,这只双手血红通身漆黑的怪物,根本就不是人的形状,它的身体细长如蛇,蠕动时还会流下丝丝粘液。

而在它扭动的躯体里,还有一个个向外挣扎的人脸、人手,仿佛这只怪物是数十个死者怨念的集合体。

老刘扯出一张病历单,二话没说便将病历单点燃,鬼火幽幽,老刘面前突然出现一个如蛤蟆般趴在地上的诡异,诡异穿着病号服,嘴里发出难听的尖叫。

病号诡肢体扭曲,瞬间向前冲去,它仿佛没有畏惧的意思,一边吼一边冲向庞然大物。

老刘也握着棒球棍冲了上去,陆御拎起剁骨刀尾随其后,他能感受到背包里的人偶头颤抖了几下,这只黑乎乎的怪物恐怕和杂物间里的女诡不相上下!

他还不清楚这只怪物的底细,不敢直接让李月进攻。

老刘的病号诡最先扯住了怪物的躯体,但怪物的反应极快,它伸出猩红的手臂一把抓住病号诡,病号诡在半空中挣扎着,怪物张开布满尖牙的猩红大嘴,它的嘴里好像有一片惨白的东西。

来不及看清,病号诡便被扔进了大嘴里。

它发出咀嚼食物和骨头的声音,老刘趁它吞食诡异之际,抄起棒球棍便砸向怪物眼睛的位置。

陆御也顺着老刘的方向砍去,怪物被劈头盖脸一顿乱砸,黑血喷溅,顿时发怒起来。

它双臂横扫,二人只感觉一股冷风带着腥臭扑面而来,眼见血红扫来,陆御和老刘皆是双腿下跪,半个身子都趴在了地上。

勉强躲过一击后,怪物不作罢休,又扭转身体砸向二人。

哪里还来得及细想和犹豫,陆御大喊一声李月,撑起身子便往外跑,怪物速度太快,陆御虽急匆匆跑了几米,但还是被怪物畸形的双腿砸中,剧烈的撞击下,陆御被甩出两米左右。

就在怪物准备再来一击时,李月扭曲的身体突然挡在陆御面前,她无头的肢体歪歪斜斜,阴森诡异的声音从背包的人偶脸里传出:

“把你的头借给我,我没有头,把你的头借给我……”

血雾弥漫,寒气顿生,一条条丝线从李月周身蔓延,丝线如蛇,沿着地面迅速缠绕在怪物畸形漆黑的肢体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