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头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254字
  • 2021-03-11 23:31:47

冷汗从额头滑下,陆御手指摸向美工刀,坚硬的刀柄和死尸蛊让他安心很多。

这个孩子十有八九能看到诡异,他确实是个很好的突破口。

转身对上程小虎的脸,陆御尽量让自己的语调温柔平和:“能不能告诉老师,你的父母也在屋子里吗?”

程小虎指了指床头:“妈妈一直陪着我,爸爸今天不在,陆老师能看到我的妈妈吗?”

顺着程小虎的手指看向床头,陆御虽然看不到任何东西,但为了拉进和程小虎的“距离”,他只好试探性回道:

“你妈妈看起来真有气质,五官和你有些相似,很温柔。”

说完这句话后,程小虎脸上的笑容开始变得僵硬,紧接着,他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老师你在骗我。”

程小虎盯着陆御:“你看不到它们,看不到我妈妈。”

陆御有些诧异,难道说他被一个孩子套路了?程小虎的妈妈根本就不在床头,他只是借此试探自己而已。

“陆老师不可能看到我妈妈的五官!”

程小虎指着床底,软糯稚嫩的声音听起来格外诡异:“我把我妈妈的头装到了箱子里,妈妈没有头也没有脸,陆老师看不到我妈妈,我妈妈的头被我装到了箱子里!”

“为什么陆老师看不到,陆老师明明和我一样,为什么你看不到?”程小虎几乎要哭出来。

场面一度失控,陆御凑到程小虎面前,立即握住程小虎的手。

他的手异常冰冷,根本不像一个正常孩子的手。

“听我说,我虽然看不到,但我亲眼见过诡异,我相信你,我相信你的父母一直存在,有什么难处就和老师说,就算别人都不相信你说的话,我也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

程小虎大口呼吸着,喉咙里好像含着一块痰,发出古怪的蠕动声。

这孩子的情绪很不稳定,就像一颗随时会失控的炸弹。

“老师相信你,别怕。”陆御继续劝说,他握着程小虎的手,尽量让他感到安全和善意,随着时间的消逝,程小虎终于慢慢平静下来。

门被推开,老妇人端着一杯果汁放到桌面,她看了眼陆御:“我有话对你说,你先出来一下。”

陆御拍了拍程小虎的肩膀:“等着老师,老师马上就回来。”

程小虎乖乖点头,看样子他已经恢复了冷静。

跟着老妇人走到阳台,阳台上摆着一排盆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面的楼遮住了阳光,几盆花草都有些枯黄干瘪。

“小虎第一次说这么多话,还是对一个外人。他虽然也在对你哭喊,但这并不常见,平常我打他骂他,他也很少说话,只是不停地哭。”

老人眺望对面的楼层,浑浊的眼球微微转动,她脸部的肌肉已经松弛长斑,这个电话里的暴躁妇人,看起来有些苍老虚弱,如同阳台上枯黄的花。

“这些年,我试了很多方法,去看过十多个心理医生,但是没有用,我想着攒些钱带他去看国外的医生,可我一个老婆子哪里去凑那么多钱,就算我把我卖了也凑不出,可我就这一个孙子。”

妇人的声音有些哽咽,这和电话里的表现形成了很大反差。

“陆老师,不怕你笑话,程小虎的父母早在两年前就去世了,自从家里出事以后,小虎的精神就出现了问题,他开始自言自语,对着空气说话,对着空气笑,但是对待其他人就像是哑巴了一样,上学的时候可以一坐一整天,老师同学叫了也不理,就自己干自己的,我真怕他出什么事。”

“后来我发现小虎开始喜欢上了画画,我给他买了油画棒,看着他有了兴趣爱好,我心里总算看到点光亮了,可是随着时间推移,我发现他的画越来越古怪,就像是……”

妇人用双手捂住脸,深吸一口气:“他的画就像是凶案现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还是个孩子,他才九岁。”

老人的肩膀开始颤抖,陆御仿佛从她身上看到了自己母亲的影子。

“阿姨,我会帮你们的,你也看到了,我可以尝试和程小虎交流,我大学时选修过心理学,我试试和他交流,这或许对小虎有帮助。”

陆御并没有学过心理学,但是这样的回答更有说服力。

“只是我需要更多的线索,只有充分了解到背景后,我才能顺着线索解开程小虎的心结。”

“线索?”妇人沉默很久,眉头一直轻微皱着,她似乎并不愿意回忆起两年前发生的事。

陆御见她神色有异,没有继续追问:“没关系,阿姨如果不愿意说的话,即使是提一小部分也可以。”

老人摇头:“并不是我不愿意说,而是我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她的脸色有些发白,放在身前的手指攥地越来越紧:

“我只能说我所见到的,我不知道陆老师你能不能接受,我怕陆老师听到这些事后,会彻底放弃对小虎的帮助。”

陆御皱眉,听她话里的意思,难道说怕吓到自己?

“阿姨放心,我说到做到,就算是听到再离谱的事情,我也不会放弃的,我是他的老师,我会对小虎负责。”

老人将头垂的很低,但她的眼珠却在向四处张望,似乎惧怕周围会躲着一个人。

“两年前的夏天,我接到了一个视频电话,当时我从没想过,家里会发生那么大的事情……”

“视频电话是邻居打来的,他们说那几天总是闻到我家屋子里有一股臭味,敲门也不开,迫不得已才叫来物业来开门,我从手机屏幕里看着他们打开门锁,屋子里很黑没开灯,邻居说臭味的源头就在里面。”

“但是臭味到底是哪里来的?”

“屋子里很暗,所有的窗户都贴满了报纸,几个人撕开报纸后四处翻找,屋子里很混乱,地上都是碎裂的酒瓶,方便面桶堆砌成山,有个人顺着气味找到冰箱,他感觉冰箱的周围聚集着一股臭味,他打开冰箱,冰箱门发出咯吱咯吱的怪响。”

“冰箱好像被人砸过,已经有些破损。在冰箱门被彻底打开后,他们看到了一个女人的头,邻居一直在和我视频,我能清楚看到视频里有一颗已经青紫腐烂的人头,惨白的皮肤下冻出大片淤青,干裂的嘴唇微微张开,眼睛里瞳孔放大,像是极其恐惧地死去。”

“那颗头就像是尊雕塑,安安静静地放在冰箱里,但是只有一颗头,他们一开始并没有找到女人的身体。”

“我知道她是我儿媳,有人将她的头砍了下来,脖子的砍痕十分不规则,法医说,凶手是一点点将头切下来的,刀子刺入肉里摩擦的时候,她还有意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