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她又回来了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254字
  • 2021-07-22 19:39:20

童话书内容的指向依旧是“墙”,但很明显,这次的孩子并不是崔永杰。

也就是说因“墙”出事的不止崔永杰和无腿女。

“没了?”

老刘凑过来看了一眼,他将童话书翻到最后一页,能看清的内容确实只有刚刚的一段话。

老刘对着童话书拍了一张照片,又从包里拿出了一支容量巨大的打火机,奇怪的是,打火机里的液体看上去有些发黑:“小伙子,你没见过御灵者吧?”

说话间,发黑的火苗蹿起,原本沾满血液的漫画书突然开始燃烧。

火光大盛,老刘的整个手都被火焰包裹,原本发黑的火焰渐渐变作青色,如同照片里幽幽的鬼火,四周寒意更甚,燃起的火焰没有热量,而是带着一股冰冷的寒气。

老刘的半张脸都被照成了青色,而他的另外半张脸则隐藏在黑暗之中。

“烧媒介,御诡灵。”老刘低声呢喃了两句。

狂风骤起,窗户发出吱吱怪响。

走廊的尽头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个孩子,她拖着歪七扭八的身体往前挪动,离得近些陆御才看清楚这是一个披散着短发的女孩,她皮肤通白,肢体扭曲。

而就在下一秒,原本踉踉跄跄挪动的女孩,突然“嘭”一声摔倒在地。

她的双腿最先断裂,皮肉化作一滩脓水,其余的四肢和身体也在迅速发生改变,不过几秒,残留的半颗脑袋倒在血水里。

女孩嘴唇颤抖,粘糊糊的液体从嘴里吐出,就连黑发也在溶解,整个过程不过十来秒的时间。

血水挥散出红烟,地面上最后的痕迹也在消散。

“邪了门了!这诡怎么回事?”

老刘忍不住骂出了声,他手里的童话书也消失了,血雾弥漫,诡气消融。

陆御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一幕,就像是回到了昨天晚上。

昨晚教室里的无腿女也是这种死法,而李月告诉他,无腿女不是一个完整的诡。

“前辈……”

陆御看着对方:“我们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这件事你总能告知一二吧?”

老刘也一脸的吃惊样,他爽快地摇摇头:“这我还真不知道,稀奇的很,老爷子我第一次遇见这种事。”

“按这样说吧,我刚刚不是要烧那本书嘛。”

老刘晃了晃液体发黑的“打火机”:

“用这个特殊的东西烧毁诡异传达信息的媒介后,就有一半的概率控制住该诡异,就像是……我拿到了遥控器,就能控制玩具一样,虽然对诡异而言概率不大,但还是挺有用的御灵方法。”

“但我烧毁媒介,诡异不会直接消失的,可这个小女孩怎么说……她这个反应就很奇怪晓得吗?有点像必须附着在媒介上的残念……可是残念不可能具象化……”

老刘伸手比划起来,他皱纹都拧在一起,似乎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形容词去描述。

陆御想了想,接话道:“把诡异比作玩具的话,缺了零件的玩具,就算有遥控器也没用,甚至一按那个遥控器,本来就残缺不全的玩具,难免在运行的过程中垮掉。”

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无腿女的死也是因为被捆绑后强制问话。

归根结底,都是强制让诡异做某件事造成的结果,他用李月的句子反问老刘:

“也就是说,她并不是一个完整的诡?”

老刘竖起大拇指:“可以啊,说到点子上了,比喻不错,我感觉就算像一个缺了零件的玩具,我一控制,玩具就散架了,这附中还真是不对劲,一次次刷新我的概念认知啊!”

“往上走走吧。”陆御看了眼手表,现在是十一点三十五分,他必须要在三点前找到崔永杰的尸体。

没多久,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大片的雨滴砸向地面,在寂静的附中里发出奇怪的旋律,噼里啪啦的雨声中混合着风卷动树叶的沙沙声,楼里腐烂的气味在下雨后混上了一股土腥气。

雨越来越大,阴森潮湿的环境让陆御有些不适。

沿着走廊朝上层而去,冷色的手电光照向走廊,老刘和陆御皆是一愣,走廊的尽头里堆放着杂物,他们还在三楼!

但是怎么可能,诡异在刚刚明明消失了……

陆御皱了皱眉,他渐渐冷静下来,明白这其中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漆黑的走廊向内延展,屋外的雨水斜斜拍打在阳台上。

泡发的墙皮在水中如同皮肤上凸起的水泡,周围都湿哒哒的,汗水也将衣料黏贴在身上,脚底似也有水,移动的时候能感受到鞋底蹭过了水潭。

脚底?

他垂头去看,脚下果然有一滩湿漉漉的水,而且水谭的范围居然正在扩大,一圈圈地浸染地面。

意识到不对,陆御扯住老刘往后退了好几步。

“这里有水,雨不可能洒到这里来!”陆御指了指前方的地面。

——“啪!啪!啪!”

还没等两人反应,走廊里便传出了古怪的脚步声,就像是有人光着脚踩在水里一样。

陆御想起了在箱子里遇到的女诡,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感从双眼看不到的地方蔓延,他抽出了美工刀,目不转睛盯着走廊。

脚步声正在不断靠近,但速度却在变缓。

——“啪啪啪!啪啪啪!”

几秒后,走廊尽头处出现一个黑影,但黑影居然是倒踩在天花板上的,她的身体向下垂落,乱糟糟的长发还在向下滴水。

兜里钢笔开始颤抖,陆明白这女诡能力在电梯男之上,打不过跑为上。

没有犹豫,陆御扯住老刘立刻往楼上跑去。

他一边跑心中一边思索起来。

刚刚那个家伙比于效要强,好在李月没什么反应,但在这个古怪的老刘面前,不到万不得已,陆御不打算放出自己的底牌。

怪异的脚步声还在楼里回荡,二人沿着台阶向上跑去,陆御一边跑一边问:“我把她从房顶上扯下来,你补刀,能不能杀死?”

“啥,把她扯下来?”老刘惊愕。

“对,她在上我们在下,教学楼单层挺高的,这种站位,我们两个很被动,我手里有残念附着的美工刀……总之,把她扯到地上更容易攻击……”

“或者,其实可以直接砍她脑袋!只是不知道脑袋砍下后,是不是身体还会动……”

老刘唇边的胡子颤了颤,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踏上最后一节台阶,面前果然还是三楼,而那个倒立踩在天花板上的女诡,比刚刚更近了几步。

她穿着一件破烂的校服,校服也湿湿哒哒贴在身上。

而她左侧胸口的位置有一个明显的深蓝色校徽,陆御看不清校徽上的字,但他认识校徽的图案,女孩穿的是南姜一中的校服。

回想起崔元之前说过,带崔永杰来附中的,就是南姜一中的学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